返回首页       海量藏品

网址:www.chinagbwang.com
网站邮箱:
wbh@chinagbwang.com

学术研究
文宝推荐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学术研究学术研究 > 是金子总会发光的 (下篇)-建盏的那些事
学术研究

是金子总会发光的 (下篇)-建盏的那些事

作者:陈香龙 okallmight来源:微信平台 日期:2017年9月25日 10:09

 

  一、南宋历史简述


  南宋(公元1127-1279年),共计153年历程,是在北宋被金灭亡后,赵构等人从中原逃到南方而建立的国家。赵构(是北宋宋徽宗的赵佶的第九子,宋钦宗赵恒的同父异母弟弟)南宋开国里帝。宋高宗赵构,由于害怕军人战胜回朝会专横难控制,而且亦担心宋钦宗回朝继承其死后的帝位,在1138年任秦桧为相,向金朝推行求和政策。


  秦桧首先削去抗金将领韩世忠的兵权,又作宋金初次协议,南宋取回包含开封的河南、陕西之地,可说是外交一大胜利。1140年,金朝撕毁协议,金兵分三路南侵,重占开封与陕西等地,宋军在许多抗金名将指挥下,取得辉煌战果。尤其是岳飞在郾城与金兵将领完颜宗弼会战,力挫金兵,乘机进兵朱仙镇,收复了黄河以南一带,与开封只有四十五里。


  后来,宋高宗赵构听取了秦桧意见,以十二道金牌下令岳飞班师回朝,岳飞服从朝廷命令回朝。在公元1142年1月被宋高宗以莫须有的罪名杀害了岳飞父子。当年,宋高宗与金国签订《绍兴和议》,以向金国纳贡称臣为代价,换回了中国东南半壁江山的统治权。

 


南宋皇城图


  宋高宗赵构在临安(杭州)重建的宋朝,史称南宋,与金朝东沿淮河,西以大散关为界。南宋偏安于淮河以南,是中国历史上封建社会经济发达,科技先进发展,对外为开放的国家。尤其在宋金和约《绍兴和议》订盟之后,南宋早中期社会发展昌盛,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国家。生产技术水平也很先进,领先世界。

 


  南宋诗人林升(生卒不详,浙江苍南县灵溪镇人)字费屏、云友,主要生活在宋孝宗时代,他用诗一首《西湖游览志余》中的(题临安邸);“山外青山楼外楼,西湖歌舞几时休。暖风吹得游人醉,只将杭州作汴州”。这首诗颇能说明了南宋中期的繁荣,富足、社会稳定发展景象。


  二、程大昌《演繁露》卷十一


  程大昌(公元1123-1195年),字泰之,徽州休宁人。南宋政治家、学者。《宋史》记载:“程大昌。十岁能属文,登绍兴二十一年进士第。”曾任江西转运副使,擢著作佐郎,历国子司业兼权礼部侍郎等职;绍熙五年,以龙图阁学士致仕。


  当宋代的饮茶风习普及各个阶层,并渗透到日常社会生活中时,嗜茶的文人在自己的著作中记述了大量的茶情茶事;程大昌的《演繁露》就是一例。《演繁露》全书共分十六卷,后有《续演繁露》六卷,又称《程氏演繁录》。全书以格物致知为宗旨,记载了三代至宋朝的杂事488项;同时还记录了许多茶品、茶具、茶事活动以及鲜为人知的茶风习俗……程大昌在谈到南宋中后期皇室和民间的茶道习俗时说:“御前赐茶,皆不用建盏,用大汤氅,色正白”;“禁中大庆贺,则用大镀金氅(敞瓦),以五色韵果簇酊龙凤,谓之‘绣茶’,不过悦目”。这则史料表明:南宋时,“点茶”之雅趣已让位于“绣茶”的风俗。

 


  南宋程大昌撰《演繁露》卷十一记载茶礼:

 

  当时,皇宫中使用的大镀金茶碗。而程大昌在《演繁录》卷十一中提到茶文化的“大汤氅”,应该是对茶碗的釉色、绚烂多彩的深腹茶碗的真实写照,是不是如下图的七彩晕光曜变茶碗呢?

 


(南宋建窑七彩晕光曜变结晶斑茶碗)


  在《演繁露》卷十一中载:“御前赐茶,皆不用建盏(黑釉),用大汤氅(敞瓦)色正白”。“禁中大庆贺,则用大镀金(上敝下瓦)。不过悦目”(引自《格致镜》卷51)。他为后人留下了许多宝贵的茶文献史料。

 


  “大汤氅”这种茶碗一般比“兔毫”盏要大要深,器形不再是斗笠式,而是像如今碗一样的深腹式,碗中的纹饰也不再是“兔毫”形态,而是“氅”的色彩。现代人称为“曜变茶碗”。程大昌所载“今御前赐茶不再用建盏,用大汤氅(敞瓦),色正白”,是不是如下面的茶碗呢?

 


  “色正白”也许是指建盏油滴吧。但有一点可肯定是“绣茶碗”要比“斗茶盏”要大。


  程大昌这段文字记载,应理解为南宋中期,皇宫御用的茶碗还是用建窑生产的建盏,只不过不再使用黑釉兔毫盏,而是御前赐茶为“曜变茶碗”,在特殊喜庆的日子,如品新春贡茶或庆寿等重大喜庆的时节,才能使用“大镀金茶碗”而已。


  说明了黄金釉茶碗在南宋皇宫中,也不是随便使用的,珍惜与喜爱程度是可想而知。


  南宋时期宋朝除军事实力弱点外,其它均是当时世界上先驱者。尤其是经济、技术均是世界上最强大与先进的。商品经济异常繁荣,对外开放程度也是很放宽的,南宋当时就成了全世界最富有的国家之一。所以才有能力使用“大镀金茶碗”来品新春贡茶,或是在皇家祝寿、大庆贺时,专用的茶碗,宋代的“五大名窑”以及以后的元、明、清皇家御用瓷碗,均无此“殊荣”,不得不让人们感叹与赞美宋时繁荣与富有。


  三、周密《武林旧事》卷二


  周密(公元1232-1298年),字公谨、号草窗,南宋笔记大家、文学家,祖籍山东济南,流寓吴兴(今浙江湖州)(周密历任临安府等职)。宋代宝佑年间(公元1253-1258年)间任义乌县令,他的作品有《齐东野语》《或林湘事》等等。

 


  周密撰《武林旧事》共十卷,卷二<进茶>中记载:“仲春上旬,福建漕司进第一纲蜡茶,名“北苑试新”。皆方寸小夸。进御止百夸,护以黄罗软盝,藉以青箬,裹以黄罗夹复,臣封朱印,外用朱漆小匣,镀金锁,又以细竹丝织芨贮之,凡数重。


  此乃雀舌水芽所造,一夸之值四十万,仅可供数瓯之啜耳。或以一二赐外邸,则以生线分解,转遗好事,以为奇玩。茶之初进御也,翰林司例有品尝之费,皆漕司邸吏赂之。间不满欲,则入盐少许,茗花为之散漫,而味亦漓矣。禁中大庆贺(宋代刻“会”),则用大镀金(上敝下瓦)。以五色韵果簇灯龙凤,谓之‘绣茶',不过悦目。亦有专其工者,外人罕见,因附见于此。”

 


  《武林旧事》成书于元初至元二十七年(公元1290年)。为了解南宋城市、经济、文化和市民生活,以及宫延礼仪,提供较为丰富的史料,武林是旧时杭州的别称。尤其对乾道淳熙与绍熙年间(公元1165-1194年间),记录较为详细。


  周密在《志雅堂攀抄》中记载:“金花定碗用大蒜汁刹金描糟,然徒再入窑烧,永不腹脱”。这段史料记载,说明了宋代定窑瓷碗就有描金(金彩)工艺,二次入窑复烧的釉上金彩瓷器的有力证史。

 


  宋代建窑的产品大部分为黑釉兔毫或油滴类茶盏,显示出朴拙之美,但还有极小部份珍贵稀品:七彩曜变、曜变彩斑白鹧鸪斑和七彩晕光绚丽之美的曜变茶盏,以及黄金釉、曜变彩斑附黄金油滴盏等等。尤其这种黄金釉面上加贴金箔、描金彩的闪烁辉煌,光泽灿烂的高贵而不孤媚之美,是顶级建盏,属御用之茶具。


  四、“三金茶碗”鉴赏


  该茶碗高7.1厘米,口径12.5厘米,足径4.0厘米,重358克,制作年代为南宋(中期),这件茶碗器型为撇口型,深弧腹,器内小圆底,浅圈足,足内刻有“供御”二字。露胎处呈黑黄色,因胎骨内含铁量高,及瓷土掺有黄金,所呈显铁与金的本色,胎质较粗,但坚密,修胎修足精致。内外均施黄金釉(宋时称为大镀金),釉层肥厚,釉色金黄非常耀眼,是多次施釉而成果。外壁施釉不到底,因在高温(约1300度)烧制,釉面微有流淌感,但无“釉泪”。

 


(南宋建窑黄金釉贴金箔描金彩茶碗底足)

 


(南宋建窑黄金釉贴金箔描金彩茶碗底足微观图)


  该碗釉色金光闪闪,釉面平滑、肥润,施釉均匀,从古至今罕见的以黄金为釉料的茶碗。这种黄橙之间的美,在古代(唐代有纯金錾花茶碗)是世间所罕见,只有禁内皇宫家族才能拥有与使用的稀有之重器。

 


  该茶碗内外壁均有在黄金釉上,贴花与描金工艺,是经过二次复烧而成。碗内装饰:金箔贴云龙纹与如意夙凰纹及回纹内寿字,再描金绘画蛱蝶翩翩飞舞,栩栩如生。碗外壁装饰:云龙纹与回纹内寿字为贴金箔工艺,双龙捧寿与金峡蝶为人工描绘,金彩工艺非常精湛,绘画精炼老到,一丝不拘,非建窑中巨匠而不及。再经中温(800-900度)焙烧而成。该茶碗工艺复杂,又是二次入窑烧制而成,实是世上最奢侈的茶碗之一。

 


  笔者称其为“三金茶碗”:“一金”瓷胎内掺有黄金;“二金”釉面为黄金釉;“三金”为金釉上加贴金箔与描金工艺。“三金茶碗”为世上最为罕见之物,是象征着宋朝皇室的威严与权力,是皇家致爱之器物,也是象征着宋代荣华与富有之器物。如此精美绝伦的艺术珍品,当属宋代茶文化至宝之一。

 


  在南宋中期以后,因建窑已烧不出真正的“异毫盏”(毫变盏),现代人称为七彩晕光曜变茶碗情况下,才不惜一切成本,指令建窑创烧黄金釉的建盏新品种。当时,应是先烧制“黄金釉茶碗”,在“大镀金”茶碗的基础上,又偶烧出黄金釉油滴,然后再创烧黄金釉上贴金箔制作与描金的复窑二次烧成“三金茶碗”,为御用顶级之器。另外还有一种曜变彩斑黄金釉油滴茶盏也是稀见品种,应属珍品之一。


  五、结语


  为什么现在窑址找不到黄金釉或曜变茶盏等等高级别的建盏残器与瓷片呢?因为这些茶盏胎内掺入黄金矿物粉沫,或是釉药中掺入珍贵的原矿物珠宝,如白银、黄金、玛瑙、宝石、玉石、钻石等等,所以才能烧出铬蓝釉七彩晕光曜变彩斑茶盏,美似“碗中宇宙”。

 


(北宋建窑七彩晕光曜变彩斑茶盏)


  如黄金入胎成釉的御用茶碗,所用黄金数量均是要向宋皇家汇报(报销黄金及珠宝等),所以不论残器或废品茶盏,均要与贡器一起运到杭城或开封,交给南北宋皇家的“内府”处置,不得私藏。


  还有普通多彩曜变与七彩晕光曜变结晶斑茶盏(碗)等等品种,其中都有玛瑙、珍珠、玉石、白银、黄金、宝石、翡翠等珍贵原料入釉药,每件残器与瓷片,在当时都已是“宝贝”。正如宋钧瓷“家有黄金万两,不如钧瓷一片”盛誉之说。充分说明了当时这些变化莫测,入窑一色,出窑千彩的珍品。又作为皇宫贡瓷的曜变彩斑茶盏残器碎片,怎会遗留在水吉窑址呢???

 


  这些高级别的建盏,在宋代时不是外人均能见到。更不要说现代人了……。人的一辈子像喝一碗茶,泉水是沸煮的,人心是平静的,一个人喝一碗茶。沏的是贡茶,尝的是荣华;品的是绿茶,静的是红心;悟的是人生,涤的是灵魂。看着“团龙凤饼”贡茶,在“三金茶碗”中翻腾滚卷;肯定会想起许多感慨……。人生如茶,茶如人生。

 


  一碗茶喝罢,一敛裾;随时光而去,一辈子。而留下——“三金茶碗”,在大地上让后人尽情欣赏,美轮美奂的艺术珍品,及最为奢侈的、而稀为人知的、御用茶具。能用此类碗这些古人应该只有是:宋孝宗或是宋光宗以及宋宁宗他们,别人是不知这“绣茶”碗内是啥味道。若想要知道当时的“三金茶碗”里茶汤的内容,还需穿越千年亲自去体会。若亲自拿起“三金茶碗”喝上一口,那自然就知道茶碗内是什么滋味了!

 

 


  宋时,不是“岳飞”无能,只是“秦桧”太多。今时,也不是本器不真(不到代),只是认识她的“所谓专家”不多。但是,是金子总会发光的!


  是金子总会发光的,看前方闪烁着金彩;是金子总会发光的,前方充满着七彩晕光。千年建盏必定会炫耀千古!

 


  为我们 “中国的建窑、世界的建盏”而努力奋斗吧!!!


  最后祝贺中国《建盏世界》研究会公众号平台,扬帆启航、前景似金、闪烁炫彩、辉煌建盏千年历史!!!


  陈香龙 作于温州


  2017年9月初

所属类别: 学术研究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