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海量藏品

网址:www.chinagbwang.com
网站邮箱:
wbh@chinagbwang.com

文宝推荐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资讯动态热门话题 > 对抗绝无出路,为“冀宝斋”平反昭雪刻不容缓——再致河北省文物局局长张立方
资讯动态

对抗绝无出路,为“冀宝斋”平反昭雪刻不容缓——再致河北省文物局局长张立方

作者:母智德日期:2017年2月11日 22:36

            对抗绝无出路,为“冀宝斋”平反昭雪刻不容缓
          ——再致河北省文物局局长张立方

       2013年7月7日,马伯庸这条极端仇视我们党、我们伟大社会主义祖国,公然建立“后清帝国”并自封为“皇帝”的、文博界邪恶势力的走狗,在网络里发表了一篇毫无专业常识,用尽污秽、梦呓般的语言对“冀宝斋”进行丧心病狂地恶毒攻击与诽谤的博文。河北省文物局局长张立方,立即拜倒在“马皇帝”的脚下,听命于“后清帝国皇帝”的旨意,在主流媒体上公开发话:“冀宝斋的东西没有一件是真的”,而后雷厉风行、无视党纪国法、大施淫威、罔顾事实、越权干政,置“冀宝斋”于死地;与此同时,全国130多家媒体竟“一边倒”地对“冀宝斋”发起了史无前例的惨烈大围剿。
       在张立方局长的主导下,7月14日便以河北省文物局的名义发文称:“冀州市委和市政府成立了调查组,提出了关于冀宝斋博物馆的整改意见。鉴于‘冀宝斋博物馆’成立时未按相关规定向省文物局申请设立,冀州市民政局撤销为其颁发的民营非企业单位注册登记证,‘冀宝斋博物馆’闭馆整顿。” 同时宣布,摘除2012年8月经河北省旅游景区质量等级评定委员会评定、全国旅游景区质量等级评定委员会公告并颁发的“AAA级国家旅游景区”的牌匾,2011年9月由中共衡水市委、衡水市人民政府授予的“衡水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以及“河北省少先队员实践基地”等匾牌。河北省文物局甚至表示:“冀州市纪委、监察局还将牵头,成立专门调查组,对相关部门责任人进行调查处理。”
       7月20日,冀州镇党委以谈话的方式,宣布免去王宗泉担任了48年的二铺村党支部书记的职务。
       围剿“冀宝斋”,图谋全面扼杀民间收藏和民间博物馆的诡秘事件,不仅震惊了华夏大地、必将成为中国文博界最黑暗、最肮脏的一笔载入史册;而且引起了相关国际组织、全世界正义之士、文化学者、法学专家的关注、质疑与扼腕。
       其实,就在张立方局长得意忘形,对“冀宝斋”大开杀戒的当时,就有不少正义之士从政策和法理的层面提醒并告诫他:你张立方的所有做法都是严重违反党和政府的相关政策、法律、法规的。
       2013年7月19日《检察日报》刊发了一篇题为《冀宝斋博物馆闭馆整顿• 民办博物馆要规范更要支持》的文章。文章说:“7月14日,河北省文物局公布了对于‘冀宝斋’的调查处理结果:冀州市民政局现已撤销冀宝斋博物馆的民营非企业单位注册登记证,‘冀宝斋博物馆’闭馆整顿。这一事件从侧面揭示了我国民办博物馆的尴尬处境。”文章还进一步指出:“ 由文化部发布、于2006年1月1日起施行的《博物馆管理办法》第三条规定:‘国家扶持和发展博物馆事业,鼓励个人、法人和其他组织设立博物馆。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应当将博物馆事业纳入本级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规划,事业经费列入本级财政预算。’此条款说明国家支持民办博物馆的存在。”同时还引用了曾任首都博物馆文物修复部主任魏三纲先生在接受《检察日报》采访时所说的一段话:“现在国家允许民办博物馆走到前台就是对民办博物馆的大力支持。民办博物馆同样具有国有博物馆收藏、展示、教育、研究的属性。民办博物馆的出现不仅丰富了我国博物馆的品种,给基层民众带来享受文化教育的机会,对于民间文物来说更是起到了更好的保护作用。”
       “文物博发[2010]11号文件”——《国家文物局、民政部、财政部、国土资源部、住房和城乡建设部、文化部、国家税务总局关于促进民办博物馆发展的意见》中强调指出:要“高度重视,积极促进民办博物馆健康发展”。同时指出:“进入新世纪以来,文化体制改革逐步深化,民办博物馆发展迅速。但是由于民办博物馆在我国还是一个新事物,尚处于探索阶段,还存在着准入制度不完善、扶持政策不健全、管理运行不规范、社会作用不明显等问题,严重制约了民办博物馆的健康发展。”有鉴于此,文件明确要求:“民政、财政、国土资源、住房城乡建设、文化、税务、文物等行政部门和行业组织要加强协调,形成合力,加强调查研究,对民办博物馆在创办、开放、发展中遇到的具体困难和问题,给予必要的关注,及时帮助、切实解决,保障民办博物馆健康发展。”
       中央七部局的文件是2010年1月29日发布的,“冀宝斋”事件发生在2013年7月7日,在这三年半的时间里河北省文物局为什么拒不执行中央七部局的指示?为什么不贯彻以习近平总书记为核心的党中央反对“四风”、勤政为民、建设人民满意的服务型政府的指示,深入实际、深入基层,“及时帮助、切实解决”冀宝斋创办之初手续不完备所“遇到的具体困难和问题”呢?
       然而,当“冀宝斋”事件发生后,河北省文物局局长竟然毫无愧疚地告诉记者:“冀宝斋博物馆没有在河北省文物局注册,没有走过手续,不是正式注册的博物馆,他们自己弄个牌子就招呼起来了。”
       占地60亩、投资5400万、地上三层、地下一层、主体建筑14000平方米、12个展厅、拥有4万余件藏品的博物馆,是“自己弄个牌子“就能”招呼起来”的吗?作为政府主管部门的高官,毫无党性、丧失天良,竟敢当众撒谎造谣,违反事实、绞杀社会主义新生事物!冀州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张庆振局长,当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的陈述,就足以戳穿张立方局长的谎言。“冀宝斋”不是“没有走过手续”,而是在“冀宝斋”尚未开工兴建之前就已经按当时的政策规定,主动向职能部门申办了相关手续。即便是存在手续不完善的情况,也完全是因为河北省文物局长期的不作为、乱作为和严重失职、渎职造成的。
       “冀宝斋”的筹备经历了10年的漫长时光,截至2013年7月“冀宝斋”事件发生,仅其正式开馆展示的时间就已经整整三年了。“冀宝斋”作为河北省乃至全中国第一家村级农民博物馆,各级领导是十分重视的,新闻媒体也是特别关注的。在“冀宝斋”奠基兴建时,各级、各类媒体就给予了广泛报道,如果这件本应是河北省文物局主管的大事、新鲜事,他们没有看见报道,也不知道在河北大地上发生了这件事;那么,在2010年7月21日,“冀宝斋”举行盛大开馆仪式时,河北省各级领导、中央和河北省相关部门的负责人都出席了庆典仪式,作为政府主管部门的河北省文物局即使没有派员参加,但是从中央到地方的各类媒体都进行了报道,影响十分广泛,难道河北省文物局竟然也毫不知晓?
       至于摘除2012年8月经河北省旅游景区质量等级评定委员会评定、全国旅游景区质量等级评定委员会公告并颁发的“AAA级国家旅游景区”的牌匾,2011年9月由中共衡水市委、衡水市人民政府授予的“衡水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以及“河北省少先队员实践基地”等匾牌,则更是张立方局长图谋不轨、越职擅权、违法违纪的胡作非为。因为“冀宝斋”的“AAA级国家旅游景区”、“衡水市爱国主义教育基地”以及“河北省少先队员实践基地”匾牌,绝不是“冀宝斋”“自己弄的”,而都是由国家、河北省和衡水市有关部门按照相关的政策、法规,经过正常的程序、严格的审验颁发给“冀宝斋”的。
       综上简述,我们不难看出,身为河北省文物局长的张立方是完完全全地对中央政策的胡作为、反作为,充分暴露了他极端仇视民间文物保护、极端反对“鼓励非国有博物馆发展”、不与党中央保持高度一致、恣意践踏党的组织纪律、政治规矩的扭曲人格和低下的政治品质。
       据河北省、衡水市的主流媒体报道:“从河北省的第一个小康村、衡水湖畔第一座旅游景区、中国村级组织拍出的第一部古装电视剧到第一家村级博物馆,一个小村能创出这么多骄人的业绩,没有一个好的领导班子是不可能做到的,而这个班子的带头人更是尤为关键。王宗泉同志带领着他的团队,一步一个脚印,数十年如一日,‘权为村民所用、利为村民所谋’,形成合力、创出大业。在业绩面前,王宗泉的荣誉自然是位居其首。然而,王宗泉却看得很淡:应得的奖金他不要;上级提名让他转为正式国家干部他不转;80年代奖励村里的农转非指标,他让给了别人;出席表彰会、庆功宴这样露脸的事,他总是让村里其他干部去,自己极少参加;得到过多少奖状和证书他自己也不清楚。这就是王宗泉,一个连任河北省七届、八届人大代表,用40多年党龄书写人生的共产党员。”
       《衡水晚报》报道:“2006年11月,有英国、土耳其、伊朗等国专家、学者参加的元代瓷器国际学术研讨会在上海召开,王宗泉作为主持人之一出席了会议。在有国家文物局博物馆专家组组长吕济民、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史树青、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孙学海、首都博物馆原馆长马希贵等文博界顶级人物与会的人员中,王宗泉是唯一一个从黄土地上走来的农民。村级博物馆参加国际研讨会,农民收藏家登上国际学术讲坛,在专家、学者荟萃的文博会和收藏界产生了深远影响。”
       《衡水晚报》 2011年5月3日讯:“日前,记者从冀宝斋博物馆获悉,馆主王宗泉荣获‘中国骄傲•第12届中国时代十大功勋人物’荣誉称号。这次活动是由中国经济报刊协会、亚太经济时报社、中国国际文化交流协会、世界华人当代企业家协会、影响力人物杂志社等单位联合主办,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蒋正华,中共中央对外宣传办公室、国务院新闻办原副主任杨正泉等作为嘉宾出席。4月20日,颁奖盛典在国家会议中心举行。另外,在中国时代新闻人物北大高峰论坛上,王宗泉介绍了自己的奋斗历程和人生感悟,从不同角度解读了新时代的‘责任与使命’,并与来自全国各地的多名代表走进中国人民解放军三军仪仗队开展慰问活动。”
       2011年,《中国民间博物馆年鉴》中收录了全国有名气的民间博物馆106家。冀宝斋博物馆位列其中,与这些博物馆相比较,不论是建馆规模还是藏品数量,与冀宝斋相匹敌者为数不多,照此而论,称冀宝斋博物馆为民间第一馆,虽有不谦,也并非不实。“冀宝斋”还得到了中国最高行业协会的认可,被“中国文物学会”吸纳为“团体会员单位”。
       在“冀宝斋”开馆展览的三年时间里,接待了无数境内外的参观者,从中央到地方的有关领导、专家学者也慕名前往参观、指导,对“冀宝斋”给于了热情赞扬;十二届、十三届中央委员、黑龙江省委书记、省人大主任孙维本还亲自率领黑龙江省“全国人大代表考察团”前往“冀宝斋”考察、参观,并给予高度评价,其目的就是要学习“冀宝斋”的经验,推进黑龙江省新农村的文化建设。
       正如中央七部局指出的那样:“民办博物馆在我国还是一个新事物,尚处于探索阶段,还存在着准入制度不完善、扶持政策不健全、管理运行不规范、社会作用不明显等问题”。像“冀宝斋”这样的、旷古未有的村级农民博物馆,更难免存在不完善、不规范的诸多问题。但是,“瑕不掩瑜”。“冀宝斋博物馆”是社会主义新农村、新农民的伟大创举,是社会主义新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的成功范例,是探索社会主义新农村文化产业发展新思维、新路子的开拓者、实践者。然而,就是这样一个亟待主管部门关注、鼓励、帮助、扶持的农民博物馆,却在“马皇帝”的旨意下,被它的主管部门扼杀在发展、完善、壮大的摇篮之中。
       2013年10月27日下午,王宗泉对笔者讲了以下一些话,离他与世长辞的时间仅仅10个小时左右,这应算是他最后遗言的一部分吧?常言道:“人之将死其言也善”!
       王宗泉说:“我是一名老党员,几十年来我所做的一切,一不图名、二不图利。说小了,是让二铺村的村民过上好日子;说大了,就是为我们党的事业尽一点应尽的责任。如果我有私心,早就是一个亿万富翁了。”在谈到“冀宝斋”购买藏品花掉村集体3000万元的资金时,王宗泉说:“那3000万元资金可以说是村集体的,但也可以说是用我自己的钱买的。那些东西没有一件是属于我的,我没有拿回家,都是二铺村的,归根到底是为国家保护的。”与此同时,笔者趁机证实了一个早就听说但未能得到验证的信息:改革开放初期、兴办乡镇企业肇始,根据当时的政策,乡镇企业的创办者、经营管理者可按企业产值的5%左右提成,归管理者个人所得。几十年来王宗泉累计应提五亿多元归他所有,但是迄今为止,他一分未提、一分未领。王宗泉说:“这件事是真实的。在金钱问题上,我的原则就是,向村民看齐,只要份内的、不得分外的,不管哪个部门、哪级政府给我的奖金我都不要;村里的企业该给我提的成,我也不要。我要那么多钱干什么?把它留给集体,用在发展集体经济上更有意义。现在说出来,没有人会相信的。但是,我欢迎各级领导、媒体记者、人民群众到冀州镇镇政府、二铺村村委会查档案、看文件、审财务。当时是签了合同的,镇里还发了红头文件;也可以向已经退休的冀州镇原党委书记杨振林同志(中共十三大代表、多届全国人大代表)进行调查,他是直接经办者、最了解情况。”
       在物欲横流、“金钱至上”的当今社会,一些党的领导干部思想变质、作风变坏、忘记党的宗旨、一切向钱看。该得的,自然要得;不该得的、千方百计也要得到。甚至以权谋私、索贿受贿,侵吞国家资财、鱼肉民脂民膏。而王宗泉不仅该得的奖金不要,甚至连神仙见了也要垂涎欲滴的五亿多元巨额钱财,竟然全部留给了村集体。再联系他几十年的一贯表现,王宗泉真可谓“超凡脱俗、鹤立鸡群”,堪称共产党员的楷模、党的领导干部学习的榜样,无愧一位——不是“最美村官”的最美村官!
       2013年10月28日凌晨,在围剿“冀宝斋”的巨大压力下,在文博界邪恶势力的无情迫害下,王宗权突发心脏病、满含冤愤永远离开了人世,终年68岁。
       王宗泉19岁开始担任二铺村党支部书记,一干就是四十八年。王宗泉为党、为人民艰苦奋斗、无私奉献的一生,及其所取得的辉煌业绩是不可抹杀的。他没有倒在崎岖坎坷、艰辛备至、勇于改革、大胆探索、发展经济、富裕村民的征程上,却死在了他三十年前既定的“保护中国文物、弘扬民族文化、振奋民族精神、发展冀州经济”的美好愿望中。
       张立方局长,“冀宝斋”的“闭馆整顿”,从2013年的7月14日到现在已经过去了三年多的时间,你是怎么整顿的?整顿的标准是什么?验收的的标准又是什么?整顿的结果如何?验收的结果又如何?你应该、而且必须要有个交代。因为你的“冀宝斋闭馆整顿”的命令,不仅全中国老百姓都知道,而且整个地球人也都知道。须知:“闭馆整顿”是有期限的,“闭馆整顿”更不等于彻底消灭、永世不可复馆!
       我们认为,河北省文物局张局长“执政为民”的理念是大成问题的,他只行使、甚至滥用掌握在自己手中的权力,却不履行自己应尽的责任和义务,高高在上、做官当老爷;对“冀宝斋闭馆整顿”的处理决定,是违背党的政策、违反中央政府主管部门的政令和法规的,实属助纣为虐的逆天之举!且不说“冀宝斋”的“闭馆”,已经给农村精神文明建设、文化产业大发展造成了严重的负面影响,几万件承载着中华先民智慧和创造力、本应属于全体中国人民和全人类的文物艺术品惨遭荼毒、生死未卜;单就投资近亿元的集体资产长期被闲置、荒废,数十个就业在“冀宝斋”的村民失去了工作、生计无着的严酷现实,张立方局长绝不应该撒手不管、袖手旁观,心安理得地沉浸在“胜利的欢乐”之中!
       张局长,三年多前你曾经通过媒体高调宣布:“‘冀宝斋’的东西没有一件是真的”。我国《民法》规定:“谁主张,谁举证”,三年多过去了,你完全应该利用你手中所握的特权,对“冀宝斋”的四万多件藏品进行全面的科学鉴定,并以此为据来证明你的主张是正确的;如果拿不出证据,就只能说明你是在诬陷、你就是违法者,你就应该公开向创造中华文明的先人们谢罪、向保护中华文明成果的“冀宝斋”谢罪、向被你们迫害致死的王宗泉谢罪,并且依法赔偿因你们的违法乱纪给二铺村造成的一切损失!
拖是拖不过去的,蒙混也是绝对过不了关的!
       张立方局长,你学过“冀宝斋事件”之后,习总书记、李克强总理关于文物工作的一系列重要指示吗?你阅读过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加强文物工作的指导意见》吗?你研究过《国务院令•博物馆条例》以及《中共中央办公厅 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实施中华优秀传统文化传承发展工程的意见>》吗?难道响彻在中国文博界的声声春雷、吹拂在文物保护百花园里的阵阵春风、升腾在传承发展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天际边的绚丽朝霞,对你就没有丝毫的触动、引起你哪怕是肤浅的反思吗?
       我们强烈要求张立方局长,拿出你当年镇压“冀宝斋”雷厉风行的作风,大胆果敢的行事气魄,坚决贯彻执行党的文物工作和博物馆工作的政策、法令,立即启动“冀宝斋”的复馆工作,还“冀宝斋”、王宗泉以公道。这是你唯一的选择和明智之举。
       你的顶头上司——国家文物局局长刘玉珠2017年2月2日,在接受香港凤凰卫视资讯台副台长兼新闻主播吴小莉的专访时,已经向全世界昭告:“现在社会高度关注民间文物收藏,对国家文物局批评之声越来越多,原因在于国家文物局对民间文物,包括对非国有博物馆的支持方面缺少政策支持,所以在我的任期内,我希望这个问题能够有所解决。”“文物收藏协会有统计,民间文物收藏是国有文物收藏的数十倍,民间文物收藏也是中华文明或者说中国文物的重要组成部分,民间文物收藏的问题如果不能得到切实解决,文物保护之路也是不完整的。所以我说越是这样我们越要做,宁可牺牲在前进的路上,也不能还没见敌人就缴械投降。”这是党心所向、民心所归、大势所趋!
       无动于衷,只能说明你对党、对党的事业心怀不满;沉默,意味着你还想继续与党中央、国务院的大政方针对抗到底。
局长大人,请你不要漠视作为党在文博战线的一位高级官员与党中央离心离德、同人民群众格格不入、胡作为、反作为必然造成的灾难性后果;更不要小觑数以千万计的民间“爱国护宝”人士在沉默中所积蓄的强大力量!
                      二0一七年二月六日

所属类别: 热门话题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