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海量藏品

网址:www.chinagbwang.com
网站邮箱:
wbh@chinagbwang.com

文宝推荐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资讯动态活动资讯 > 冗文复黄伟刚先生谈量子文物鉴定仪
资讯动态

冗文复黄伟刚先生谈量子文物鉴定仪

作者:母智德日期:2018年8月13日 14:27

 

黄伟刚先生:


  首先,感谢你对“量子文物鉴定仪”的关注!


  自“量子文物鉴定仪”研发成功的消息公布以后,文博界的邪恶势力、利益集团,为了维护他们长期掌控的话语权、鉴定权,完全从旧有的经典物理学和化学的理念出发,对“检定仪”进行了一番张冠李戴、指鹿为马的质疑,或者以“桃花源中人”的见识说“检定仪”是“伪科技”、是“大忽悠”,但仅仅是吹了“一股风”,很快就销声匿迹了。未曾料到的是,某些“民间收藏人士”承袭文博邪恶势力“隔空打假”的伎俩,竟然起劲地、不遗余力地对“检定仪”这个足以为“民藏正名、翻身”的重大科技成果(因为几年来,该“鉴定仪”已经对8万余件民间藏品进行了鉴定,其结果95%以上都是到代的真品),完全持否定的态度,无端指责、恣意诽谤。甚至有一位“民间收藏家”在以他为“群主”的微信群里,笼络多人、公开声言:“什么量子日它妈的B”·“害了不明真象的民蔵我骂它们是轻的,不杀它们算善良”·“我看到这些骗人的心中怒火万丈高,想杀死那些坏种,为民除害多杀几个,上刑场也心干!”


  你在“中国古陶瓷大典编委会办公群”里发帖说:“@蜀叟(母智德)母老师好,想要服众,唯有能够通过量子文物鉴定仪对于检测的实物进行“盲鉴”,方可堵住藏界悠悠众口”·“藏家朋友和我说先进行专家初步目鉴,再用仪器输入数据进行科鉴,这样主观操作性太强,不能让人信服。这也是,朋友所担心之处。”


  你的上述建议,虽完全出于好意,但因为你尚未亲眼见过“量子文物鉴定仪”,更未亲身体验“鉴定仪”对各种材质的文物艺术品进行鉴定的全过程,说到底,还是对“鉴定仪”所运用的量子科技原理缺乏最起码的了解。首先,请不要把网上传播的那种带有两根“探测棒”的所谓“量子检测仪”,与我们所说的“量子文物鉴定仪”混为一谈;再者,藏家朋友所说的在对藏品进行检测时,“先进行专家初步目鉴,再用仪器输入数据进行科鉴”,纯属主观臆想的无稽之谈。如果用“量子文物鉴定仪”检测文物艺术品之前,先要经过“专家初步目鉴”,还要人为地“输入数据”,那就从根本上失去了研发“量子文物鉴定仪”的意义,纯属“忽悠人的伪科技”,这样的“科鉴仪器”只能是一种毫无科技含量、一文不名、应予贬斥、诅咒的垃圾、废物!


  我介入“鉴定仪”这个项目已经两年半以上,雷从云老师亲自参与这个项目的体验、论证也已超过一年半的时间。雷从云老师是1959年四川省(当时含重庆市)被北京大学录取的唯一一位川籍学生,他所学的是五年制的“历史系考古专业”。1964年参加工作,1965年1月1日入党,先后工作于中国文物博物馆研究所(今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中国历史博物馆(现中国国家博物馆)和中国文物交流中心三个国家级文博单位。在“中国文物交流中心”工作的21年里,由于他以其深厚的专业造诣、为中外文化交流做出了突出贡献,1986年被美国华盛顿州授予荣誉市民,1996年获得“美国联邦肯塔基克罗最高荣誉奖”,是国务院颁发的“有特殊贡献专家奖”的获得者,终身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退休后享受国家部委正司局级待遇。雷老师对“鉴定仪”的考察、验证是极其认真、严谨的,甚至达到了“苛求”的地步。他为了验证“鉴定仪”对被鉴器物的鉴定,会不会受人为因素的干扰,曾千方百计、可以说是绞尽脑汁提出各种质疑,然后通过实鉴反复进行验证。无情的事实终于使雷老师坚信,“鉴定仪”的鉴定原理、鉴定过程、鉴定结论绝不会、也不可能受任何人为的、外界因素的干扰。


  有藏友向我们提出,“你们在北京,为什么不可以找几位故宫、国博的专家,让他们拿几件东西用量子文物鉴定仪进行鉴定,如果结论准确,就请他们出个证明,政府部门是没有理由不认可的”。其实,这些藏友把问题看得太简单了。他们根本不了解,在当今封闭、保守、基本不与时俱进的中国文博界要做一件好事,很难;要想做一件真正利国利民的大好事,更是难上加难!


  在我们向国家有关部门提交的《关于“量子文物鉴定仪”的情况汇报》里,附录了推荐这份《汇报》的两类专家名单,一类是“科技专家”,其中有原中科院副院长、两院院士、中科院院士以及相关领域的著名专家;在推荐《汇报》的十一位文博专家里,既有故宫、国博和著名大学、研究院的专家、教授,也有中国社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和省级考古所的专家,其专业涵盖了陶瓷、玉器、青铜器、书画等等。在这十一位文博专家里,起初绝大多数对“量子文物鉴定仪”是持怀疑态度的。但是,经过量子专家的讲解,主要是通过多次的亲身体验,也就是请他们带上自己研究、鉴定过的不同材质的文物古董,直接参与“鉴定仪”鉴定的全过程,最终“鉴定仪”所得出的各种材质的文物古董生产、制作精确到年的鉴定结论,使所有专家不得不口服心服,既欣喜又震撼。事实已经证明,这些由国家评定的、具有高级职称的体制内专家,他们对“鉴定仪”的认可、推荐,是得不到有权有势的主管部门领导的重视的;倘若同样是这些专家说:“民间藏品98%以上都是赝品、仿品”,他们定会欣然接受,并发动媒体不遗余力地跟进、报道。这便是中国文博界的现状,你能“搬起石头砸天”?!


  在呈交给国家有关部门的《关于“量子文物鉴定仪”的情况汇报》里,我们白纸黑字地明确写道:“‘量子文物鉴定仪’所应用的检测鉴定原理,完全突破、甚至颠覆了经典物理学和化学的传统理念,绝不依赖‘热释光’和‘数据库’作支撑,而是通过对储存、叠加在被鉴文物艺术品本身内部的“全息年份信息”的剥离、破译、解读,达到对被鉴器物生产、制作年份的准确断代。因此,‘量子文物鉴定仪’既不存在上述科技鉴定方法的种种弊端,而且突破了全世界所有科技鉴定方法只能对古陶瓷进行鉴定的局限,堪称世界范围内首创的、运用量子科技对各类文物艺术品的生产制作年代、进行真正的‘绝对断代’的科技鉴定仪器,具有里程碑式的、划时代的重大意义”·“因为‘量子文物鉴定仪’具有对各种材质的文物艺术品生产、制作的年份(甚至‘月份’)予以准确检测的特殊功能,不仅能够彻底突破文物艺术品真贋鉴定的‘瓶颈’、彻底结束文物艺术品鉴定的乱象,而且具有多方面的重大意义:众所周知,一些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就已经完成的考古发掘,至今却拿不出‘考古科研成果报告’,其重要原因就在于发掘出土的样品没有可供研判墓葬、遗址等确切年代的文字记载或相关实物,然而仅凭考古专家的经验又不能破解这些秘密,所以只得长期搁置起来;如果把‘量子文物鉴定仪’运用于考古发掘工作,则可迅速对发掘出土的各种物品生产、制作的年份做出准确的结论,从而大大提高考古科研工作的效率。若干年来,把守‘国门’的文物专家因为经验不足或其他不可告人的原因,有意无意地把文物真品说成是‘仿品’、‘赝品’,致使大量的、宝贵的文物资源流失境外;如果让‘量子文物鉴定仪’把守‘国门’,则可不受任何人为因素的干扰、有效地遏制文物走私、文物外流的恶潮。”


  上述对“量子文物鉴定仪”的介绍,是“王婆卖瓜”、言过其实吗?非也!我们深知《汇报》是呈送给国家有关部门的,来不得半点虚谎,否则就要犯“欺骗党、欺骗政府”之重罪。也正因为如此,我们才敢在《汇报·我们的请求》里,充满底气地写道:


  “为了全面、有效地保护中华民族优秀文化和文明进步的物质成果,把中央政府要建立‘以科学仪器鉴定为准,专家眼鉴为辅’的文物艺术品鉴定溯源体系的重大决策落到实处,我们恳请国家有关部门对‘量子文物鉴定仪’进行考察、实测、论证、验收,以期尽快在文物艺术品鉴定的实践中得到应用和推广。”


  我们还特别强调:“‘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要想知道梨子的滋味,就得亲口尝一尝’。‘量子文物鉴定仪’所具备的填补世界文物艺术品科技鉴定空白的特异功能,是真是假、是虚是实?唯有通过亲身体验,深入实际考察、验证,方能把握实情。故而我们建议,由国家有关部门组织相关专家,用‘量子文物鉴定仪’对国家考古科研机构在考古发掘中采集的文物标本、以及公立博物馆收藏的各类文物,用‘量子文物鉴定仪’进行实际检测,然后将‘量子文物鉴定仪’鉴定的结论,同此前专家们研究、鉴定的结论加以对比,便可得出科学、客观、准确的验证结论。”


  早在2015年3月17日,国家质监总局受国务院委托,召集国家文物局、国家标委会、国家知识产权局、认监委、中纪委等十几个部门开会,最终形成的结论是:要建立“以科学仪器鉴定为准,专家眼鉴为辅”的文物艺术品鉴定溯源体系。国家文物局印发的《国家文物事业发展“十三五”规划》里也明确提出:要规范文物鉴定活动,推广科技手段在文物鉴定中的应用。


  国家文物局刘玉珠局长,仅去年就连续召开了三次座谈会,大力号召“要突破文物艺术品真赝鉴定的瓶颈”,“彻底结束文物艺术品鉴定的乱象”。


  包括我们在内的所有老百姓。对上述文件、政策、指示、号召是深信不疑的,更坚信一定能得到不折不扣地贯彻执行。然而,据我所知,自2017年8月以来,“量子文物鉴定仪”项目组的同仁们,为了争取“检定仪”能够得到国家有关部门的认可,可谓殚精竭虑、一刻也未敢松懈。但时至今日,无论他们怎么真诚地、低三下四地恳求政府主管部门的有关领导深入实际、亲自体验、科学验证,他们都无动于衷。


  我总是在想,“量子文物鉴定”存放的地点就在北京市内,离有关部门仅“一箭之遥”,而那些有权有势的主管领导都是六十岁不到的“年轻人”,他们办分内的事,既要享受纳税人提供的俸禄,又有公车伺候;更何况“量子文物鉴定鉴定仪”又是遵照他们的号召,由中国人自主研发的、足以使国人扬眉吐气的创新型的科技成果,他们为什么就不愿高抬贵步、深入实际、调查研究呢?雷从云老师已是年界八旬的耄耋老人、本人也是年逾七十二岁的古稀老朽,为了“量子文物鉴定仪”,我们不曾得过分文的报酬,还要自掏腰包、冒严寒顶酷暑,无数次的挤公交、乘出租,往返几十公里、甚至一百多公里,为考察、验证“鉴定仪”、使之成功地推向市场而劳碌奔波、百折不挠,却终究是事与愿违。为此,我和雷老师常常只有无奈地自嘲:“真是皇帝不急太监急”啊!每每想起有人还要杀死我们这样的“坏种”,实在有点心寒!


  虽然,在中国文博界存在着对党和政府不忠不诚、阳奉阴违的“两面人”,口是心非、自欺欺人的“好龙叶公”,他们只会虚张声势、说大话、讲假话,欺骗中央、祸国殃民。但是,我们更加坚信,总会有忠贞不二、勤政务实的领导,能够诚心诚意地践行习主席:“科技是国家强盛之基,创新是民族进步之魂”以及有关保护文物、有效利用文物的一系列重要指示,以“踏石留印、抓铁留痕”的气魄,打破利益的固化、冲破体制机制的藩篱,在对“量子文物鉴定仪”深入考察、严格验证的前提下,得出客观、公正的结论。


  据官媒报道,2018年4月14日至15日,中国文物学会收藏鉴定委员会2018年工作会议在上海举行。会上,中国文物学会收藏鉴定委员会与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宣布合作成立了“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文物艺术品研究所”和“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文物艺术品金融与标准化研究所”,并组建了领导班子。


  我们也有了一个好的开端,中国管理科学研究院产业发展中心2018年3月19日,以“中管产字(2018)第002号”文件的形式,批准我们建立了“文物艺术品量子科技鉴定所”。我相信,“鉴定仪项目组”的同仁们绝不会自暴自弃、遇难而退。常言道:“条条道路通罗马”、“黑了东方有西方”。因为我们国家毕竟奉行的是“具有中国特色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在某个环节丧失了“优越性”,还可以通过“市场”这个巨大的杠杆,来倒逼那个“优越性”显灵。


  ······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母智德 2018年8月11日

所属类别: 活动资讯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