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海量藏品

网址:www.chinagbwang.com
网站邮箱:
wbh@chinagbwang.com

文宝推荐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资讯动态热门话题 > 观央视《国家宝藏》随想录(七)
资讯动态

观央视《国家宝藏》随想录(七)

作者:邱季端 邱季端博物院来源:微信公众号 日期:2018年1月16日 17:45

 

 


▲ 良渚黑陶


  中国的绘画始于史前什么时候,至今尚无定论。根据专家的说法仰韶陶器约始创于公元前六七千年,上面已有各种图案的绘画艺术。这之前的岩画,出现在什么年代,人们还是靠猜。良渚的陶器绘画明显优于仰韶,人神鸟兽活灵活现。良渚玉器文化大约在公元前3500年到5000年,这是传统的说法。从人类的进化史推测,在陶器上绘画,远比在玉器上雕刻图案操作简单。良渚陶器美术创作,始于何时,相信比良渚玉器文明早,早多少世纪?要靠精准的科技检测,不是靠嘴巴说说算数。

 


▲ 良渚玉编钟(长:11m 高:2.4m)


  当人们都认为金文乃中国最早古文字时,甲骨文出现了。甲骨文的发现和确认并非一帆风顺。那时没有什么局、什么院、什么所垄断学术,权威无法钳制思想之自由,终于神台坍塌,甲骨文获得公众肯定,中国的文明史推进了一大步。文字创作和绘画艺术是孪生兄弟,两者总是相依为命。当你在欣赏甲骨金文时,即使你看不懂文字,你同时却在欣赏一幅美术作品。书中有画,画中有书,是中国书画优于外国的精神内涵。


  

 

  


▲ 良渚玉编钟细节


  青铜器的各种图案令我们叹为观止,举世无双。可惜那些图案的“粉文”——陶范现在已荡然无存,中国的刻画美术史断了半壁江山。

 


  我们在民间发现了一幅四米长一米宽的三星堆玉屏风,由数十个长方形玉块拼接形成。玉屏风的图案城墙内外房舍井然有序,将士持各式兵器罗列城内外,是攻守双方还是城外布防?屏风背面是一串史前文字。可以肯定的是,这玉屏风制成年代不会晩于商周。与此同时,我们在民间发现十一米长两米四高的良渚玉编钟(比曾侯乙制作的青铜编钟早了一两千年),所刻画的图案神秘又精彩,编钟上数千文字,正待我们破解。根据已研究的成果,良渚文明早于商周。



▲ 玉屏风正面


  宫廷画师什么朝代设立,有待稽考。毛延寿乃公众人物,汉元帝时就有这位宫廷画师陷害王昭君的故事。汉代的帛画、画像砖、画像石和彩陶证明了中国的绘画已形成了气候,精湛的书画技术奠定了中国美术的坚强基石。魏晋南北朝是中国纸绢绘画的青春年华,虽然年华青春,据说,所有美术作品基本不复存在,万一有幅作品出现,必死无疑。



▲ 玉屏风背面


  《国家宝藏》辽宁省博物馆介绍了东晋顾恺之的《洛神赋图》,确定是宋人所仿。馆长们说宋人仿品有九幅,以北京故宫和辽博藏品最好。北京故宫的藏品乾隆皇帝早就确认为仿品,比较《女史箴图》,乾隆认为“其神味浑穆,笔趣殊异”。不过乾隆爷没有现代专家“精准”,他认为“此虽非顾画,要为宋以前名手无疑”,把时间点放长数百年。
 


▲故宫《洛神赋图》节选


  碰巧,厦门寒江雪艺术馆也收藏了三幅顾恺之款的《洛神赋图》。三幅画落款字体相似,分别为“顾恺之画”、“顾恺之绘”、“顾恺之写”,三幅画都盖上“顾恺之印”。三幅画的场景、人物、色彩、笔法大同小异,和故宫藏品的场景、人物、色彩、笔法差别颇大。除此之外,画卷意境颇为悬殊。故宫的顾仿本楼船车马,龙腾鱼跃,鸟飞兽奔,蔚为壮观,意在铺陈洛文,写实之本。寒江雪本简约静谧,凄美幽倩,空灵物外,神秘浑穆,志于神拟洛赋,写意之卷。

 

 

 


▲寒江雪馆《洛神赋图》


  很长一段时间,近现代的书画专家形成同一说法,宋代书画一律不盖章,盖章必是仿品,更何况晋人书画盖章。这座“冰山”现在已崩塌,但是已经死人无数。


  寒江雪的《洛神赋图》最早有北宋中期欧阳修、文彦博留下鉴赏印跋,后被徽宗内府藏,历经南宋金元明清内府收录。徽宗可能不认为乃顾恺之手笔,否则,如同他确认的真品一样,必书瘦金大楷正名,另加印章画押“天下一人”。但是宋人朱熹等人则确认为“顾恺之真跡”,宋元明清多位名家留下鉴赏印跋。真或仿,请高手验证。如果是仿,何时所仿,个人认为北宋仁宗、英宗、神宗之前。


  善良的朋友善意劝我扬长避短,意思只谈陶瓷,不涉书画。自身仅备一长,即是以物证史,余皆所短,不足道。物证多了,犹如“腹有诗书气自华”。诸如青铜、楚漆有大量小篆岀现,我在前文敢说小篆非李斯首创。数日前隋立川先生转发了美籍华人汉学大家郑庆云老师在美国报刊的文章,郑老师用丰富的物证,阐明小篆西周到东周就非常成熟。非巧合也,万宗归一也:以物证史,以古辨今。英国考古学家格林韦尔说:“永远不要考虑理论,只管收集事实。”


 


  瓷器一项,民藏已经显尽峥嵘,民间鉴定高手云集,那些伪专家再也不能予取予夺,甚至可以说如老鼠过街人人喊打。日前曾祥辉先生有篇文章《北京故宫古陶瓷“权威专家”伪学论著“暴光”篇》在网上疯传,写尽某些人的不学无术。他们好好藏在深宫安享尊荣吧,不必可怜他们会成为“深宫怨妇”,国家有大把金钱富养。书画一项呢?马世川老师有一段醒世恒言,摘录如下:“比之于对陶瓷的学术论著而言,故宫在中国古代书画的论著更是荒诞不经的,也许没有人会想到,故宫的荒唐是建立在样本荒唐的基础上的,也许多年以后,再回头审视一回自己被故宫蒙骗的历史,稍有自尊的人都会感到难堪的,人的一生,最大块的纳税也许就是‘智商税’了。”


  最近有一部电影《无问西东》热播,题目取之于清华大学的校歌“只问初心,无论西东”,讲的也是清华人只问初心忠实行事的故事。人要忠实于自己的内心说说容易,行施实难,忠实于国家的历史文化,难上加难。一是物欲横流,药石不灵;二是“身处此山中”,“环滁皆山也”。


  我既然选择了发现与探索中国古代艺术品的真谛,那就“只问初心,无问西东”!引用影片主题曲两句歌词自慰吧:“愿心之自由,共天地俊秀!”

所属类别: 热门话题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