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海量藏品

网址:www.chinagbwang.com
网站邮箱:
wbh@chinagbwang.com

文宝推荐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资讯动态热门话题 > 观央视《国家宝藏》随想录 (三)
资讯动态

观央视《国家宝藏》随想录 (三)

作者:邱季端 邱季端博物院来源:微信公众号 日期:2017年12月13日 17:37

 

  故宫南迁文物是一笔糊涂账。


  一九三三年故宫南迁文物的决定是勇敢负责任的行为,反对的声音和抗议行动波涛汹涌,连鲁迅先生也赋诗表示不满:“寂寞空城在,仓皇古董迁。”面对强大的反对力量,副院长马衡掷地有声地说:“河有两岸,事有两面。故宫文物外迁的确也有它的负面效应,因而也是迫不得已而为之,我们不愿看到今天的局面。但是国家亡了,总有复兴之日;而文物毀了,将永远不可复得。只要文物在,中华文化的根就不会断,中华民族的精神就不会亡,中国人就不会做亡国奴!”


  经时任故宫博物院院长易培基和副院长马衡四处奔走,终于获国民政府行政院院长宋子文批准,后又得到北京驻军司令张学良派兵帮助,南迁文物安抵南京再转上海法租界栖身。易培基院长还因此被奸人夫妇诬陷,忧愤而终。吴稚晖赋诗记其事:“最毒悍妇心,沉冤纵雪公为死;误交卖友客,闲官相攘谋竞深。”

 


  战事告急,南迁文物又分三路由南京历尽艰辛险阻转运至四川峨眉乐山一带保存。为了保护中华宝藏,当时一批中国知识分子勇毅坚忍,祸福趋之,生死不避,为保护这批文物历尽千辛万苦,其献身精神值得我们尊敬、赞扬。这其中就有在《国家宝藏》节目中出场的梁金生先生的爷爷梁廷炜老先生。


  梁金生先生在节目中说南迁文物一万三千多箱,这数字没有错,准确数字是13427箱又64包。这仅仅是故宫博物院的文物。南迁文物还有另外一个数字是19557箱,多了6066箱。这6066箱是颐和园、国子监、古物陈列所委托故宫同时南迁的,其中就有10件石鼓是国子监的藏宝,解放后文物北运被故宫纳入囊中了。

 


▲南运途中


  所有说法都说进川文物无一丟失。据2016年9月20日《文汇报》载和9月22日人民网报道:当时文物分三路西迁四川,南路80箱经长沙贵阳入川,中路9369箱经宜昌进川,北路7286箱经由宝鸡汉中抵川。三路加起来是16735箱,少了2822箱。既然无一丟失,为什么少了2822箱?是统计错误或者路上丟失?又有人说南京遗留了2900箱,解放后才找到。日本人占领南京几达八年之久,没找到;国民党回南京也有三年多,文物由他保管,由他运送,也没找到,解放后才找到,费解!

 


  所有说法抗日胜利后运回南京文物也无一丢失。让我们再来算一笔总帐,看19557箱解放前后的去向吧。


  1948年,国民党知道大势已去,挑选了南运文物2972箱运去台湾,共计文物231910件。停留在南京的文物应该还有16585箱(19557-2972)。但是故宫官方网公布留在南京的有11178箱,那么有5407箱没有下落。按照马衡院长的说法,每箱有50到100件,我们取个中间数70件,则有37万余件文物不翼而飞。


  就这11178箱的去向也疑问重重。根据故宫官网南运文物分三次运回北京说法,分别是:1950年1500箱,1953年716箱,1958年4027箱,共6243箱。另滞留在南京的有2211箱,两项加起来只有8454箱,又有2724箱不知所终。另据马衡的孙子马思猛说运回北京的有8308箱,这说法没有得到官方的认可。


  南运文物19557箱,实际有去向的仅台湾2972箱,南京2211箱,北京6243箱,共计11426箱,等于有8131箱约56万9千件南运文物没有下落,即有百分之四十的南运文物和统计数字对不上号,比两个台北故宫的文物还要多,比运回北京故宫的也要多。或者有更准确的统计,愿闻其详,以究谬误。


  数字是枯燥的,却是惊心动魄的。

 

 


  在兵荒马乱的时候,有人依权势“借”,有人偷,有人抢并非不可能。事实上,这一二十年来在民间发现有故宫博物院封条的盒子不在少数,装有书画、青铜、玉器、瓷器、铜器等等,经目测和科检,都是古代艺术品。


  多年来我一直强调文博部门应该做广泛深入的社会考古和社会调查才知道中国古代艺术品的真相。非不能也,是不为也。无语问苍天,苍天也茫然!


  “娘希匹”的国民党在抗战时表现如何,历史终会有公道评价。单就保护文物而言,人家还真做点实事。故宫文物南迁的决定就是保护国宝的壮举,文物南运西运又运回南京,如果不是政府派兵沿途护送,这批文物的命运不知道会怎么样。抗战胜利后,国民党政府行政院训示教育部的“清理战时文物损失委员会”清理战时文物损失,调查结果是战时我国公私文物损失了3607074件又1870箱。现在谁有兴趣调查“文革”到现在损失的文物?公开出境或走私到国外的文物有多少?

 

 

 

 

  文物南运前,马衡想了解三希堂的另外二希“伯远帖”和”中秋帖”的下落,私访曾任袁世凯的大管家郭葆昌,以下是两人见面时的一段对话:


  “郭兄这几年也没闲着啊,听说你这几年收藏颇丰,已成远近闻名的大藏家了。”


  “惭愧,惭愧,本人也就是网罗到一些小鱼小虾而已。我这点东西,比起故宫珍藏的那些国宝重器,真是皮毛都算不上。”


  “那也说不定。故宫博物院成立之前,从紫禁城里流出来的文物还少吗?不要说溥仪巧立名目屡屡往外拿,就连那些嫔妃、太监、宫女也是想着法子盗窃宫中文物卖到外面去。现在的民间,藏宝无数。”(笔者按:“二希”就是瑾妃偷出宫卖给郭葆昌的。)


  “这倒是,这已成了不是秘密的秘密,人所皆知。唉,老祖宗几千年攒下的,一松手,就散了。”

 

 

 


  诚如马衡所言:“现在的民间,藏宝无数。”加上这三十年从地里水里荒陬僻野出来的藏宝,更是不计其数。都“松手”了,散了!不需要保护了!每年几十亿的“保护费”,都给官办博物馆花了,民间滴水不沾,徒留望梅!呜呼……

所属类别: 热门话题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