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海量藏品

网址:www.chinagbwang.com
网站邮箱:
wbh@chinagbwang.com

文宝推荐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资讯动态活动资讯 > 中国文博、民间收藏"现状"(二)
资讯动态

中国文博、民间收藏"现状"(二)

作者:曾祥辉 收藏界的新世纪来源:微信平台 日期:2017年11月27日 10:13

系  列 (二)


  中国,作为一个具有悠久历史的文明古国,其历朝历代所创造出的除生活日用之外的艺术类物品、是千百年后任何一个时间段的专业文博管理范畴都“统领”不了的,所以,当今政府在对“国有馆藏”专职人员的任职条件和岗位职责等系列条例中,从不涉足到馆藏范围之外的知识层面和事务。


  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随着国家改革开放的波澜壮阔之势,加上古玩商城的兴建和收藏热潮的掀起,对社会文物的鉴定便迅速成为了市场领域一个十分紧缺的关键行业。一部分利原本绿绿无为、无所事事而又利欲熏心的国家高层馆藏单位的专业人员,为垄断民间收藏有偿鉴定的话语权(他们利用上级行政领导机构,从专业知识角度上对他们的尊重和信任;民间藏家从“特殊行业”角度上对他们的信赖和崇拜),便一个个自以为是地涌跃介入到了对社会文物一无工商,二无税收,三无物价管理的(纯自由)"有偿鉴定行业"。
 

  由于他们对绝大多数生疏的社会珍贵文物严重缺乏认知度,加上长期以国家"文博专家"身份而奔赴于大江南北所形成的各方(中介)利益链等因素,被他们有意或无意否认、判假的社会珍贵文物,占他们鉴定比例的百分之九十以上,因此,他们对社会珍贵文物鉴别能力的低下程度,代表着国家"文博专家"的学术能力和眼学能力,被越来越多的民间藏家所识破......,使得民藏界有识之士甚至对国家“文博专家”的整体素质生产了高度怀疑。国家文博专家大量否定民间收藏的珍贵藏品,造成了广大民藏界对国家专业文博的强烈不满,加上利益集团对市场的操纵炒作和垄断,才形成了中国文博、民间收藏一种复杂而偏斜的混乱局面。归根结底其主要根源,还是因为国家“文博专家”这一“名正言顺”的专业"名词",长期遮挡了业外的社会"视线",和党和国家的最高行政"视线",才发展到了今天连国家文博最高职能都难以扭转的混乱局面!
 

  在中国历史上,几乎未曾听说过对古物有“专业鉴定”的四字记载,当然这与时代背景和社会的发展有关。对于古玩文物的所谓专业鉴定,是中国当今的收藏热潮兴起之后,才诞生的一种纯商业性质的新型行业,但是,恰恰正是因为这些所谓“专业鉴定”的馆藏界专家们并没有具备对此方面的实践经验和学识阅历,才出现了无处不在的“冤假错案”。正如海内外著名的爱国慈善、收藏家邱季端先生在《回应翟某某 项某某之辈》一文中所说:“......本人初始学艺,交了无数学费,骗我的都是所谓专家,甚至有政府博物馆馆长......。
 

  由于鉴定方无论是鉴真还是判假,都得不到应有的法律保护和制约,不管是判对判错,反正都没有责任可言,这就是当今中国社会文物鉴定,乱象不止的所在"背景"。事实上,对于中国社会文物的真伪鉴定,国家藏馆的文博专家本身就不应该介入其中,因为当今中国民藏界缺乏的早已不是真才实学的鉴定人才,而真正紧缺的是国家对"民藏界"真才实学人才的承认和起用。
 

  按国际贯例,对历史文物的鉴定是难以列入社会商业性行业的,当然这也许与各国的国民素质和国情有关......。
 

(例)摘:发布时间:2011年09月09日 02:02 | 进入复兴论坛 | 来源:北京晨报
 

“台北故宫博物院:绝不会私下为民间文物做鉴定”
 

  “不私下为民间文物做鉴定、估价,这是一个国际博物馆界的基本伦理,”台北故宫博物院登录保存处处长嵇若昕8日在接受新华社记者专访时反复强调“基本伦理”。她语气坚定地说:“台北故宫绝对不会允许这样的事情发生。如果有,一经发现,我们有明确法律和规章,将按照台湾有关公务员的相关法律等进行处罚、记过以至免职。”
 

  嵇若昕说,一方面由于台湾的相关法律规定,一方面是职业基本伦理的要求,台北故宫从没有在职人员以院方或私人身份从事鉴定活动,即使是退休人员,也不会去做。
 

  据了解,台北故宫的研究人员每周都会在固定时间为民间人士所携带的“宝贝”提供咨询服务,但前提是——免费。
  

  对大陆媒体近日揭露的5位文物专家为假古董估价并被骗子利用骗贷一事,嵇若昕听说了,但她并未发表意见,只是疑惑地问:“他们是不是已经退休了?”
 

  摘:中新网3月6日电
 

"故宫规定专家不得以公务身份鉴定非公务文物"
 

  "故宫博物院院长单霁翔日前谈及文物鉴定乱象时表示:故宫有规定,院内专家不得以故宫博物院的公务身份在社会上从事非公务文物鉴定活动,以及与文物拍卖、文物市场等有关的藏品鉴定活动。
 

  故宫不承担对社会文物提供鉴定服务
 

  时下不少媒体在报道文物鉴定现状时常常冠以“乱象”之名。天价“金缕玉衣”等事件的出现折射出市场尚不成熟、缺乏规范和自律的现实。一些很权威的老先生也被裹挟其中。故宫博物院作为老专家、老学者云集的机构是否也有专家参与民间文物鉴定的事件发生?
 

  单霁翔对此回答说“故宫博物院作为国家文物保护管理单位 按照职责负责故宫文物藏品的鉴定 同时按照政府职能部门的要求提供公务性文物鉴定,除此之外,不承担对社会文物提供鉴定服务。因此故宫博物院有规章制度规定,院内专家不得以故宫博物院的公务身份在社会上从事非公务文物鉴定活动,以及与文物拍卖、文物市场等有关的藏品鉴定活动。”
 

  那么,是谁率先发起对中国浩如烟海的“社会文物”纯商业性质的所谓“专业鉴定”的呢?(故宫博物院)部分专家学者,不仅以进水楼台、当仁不让之势理直气壮地率先介入对中国民间收藏的有偿鉴定,甚至还像彻底“买断”了中国历史文物的鉴定资格和专业知识的所有权。

 

  摘:中国新闻网2017年2月22<文化新闻>2011年09月17日20:29 来源:羊城晚报:
 

  “专家们不说真话。按照他们的意思去买,几百万没了,最后我发现这些专家认为不错的东西,都是假的。更多的瓷器藏在仓库里,很少有展示的机会。收藏家廖茂林说。在他的身后,数百件瓷器摆放在展示台上,这仅仅是冰山一角。他说:“4万多件,耗了我几个亿。”
 

  作为民间成功的企业家,数十年打拼,积累下亿万身家,最后都变成一堆传说中的无价之宝;作为四川最大的民间收藏家之一,他对那些有专家头衔的人,有着本能的抗拒。没有专家“掌眼”,古瓷器进不了拍卖行的门。他不屑地评价:“包括那些故宫的专家,他们的知识来自书本上,市场实战经验不多,不识货。他们把真的,说成是假的。把假的,说成是真的。比如,我的元青花,专家说是假的,但我自己知道是真的。”
 

  尽管从心底鄙视这些专家们,但廖茂林还是必须让这些专家“掌眼”。低声下气地将这些专家请过来,出场费一天1万,甚至更高,还有国内的泰斗开价15万一天。请他们来看看,做个鉴定。他不得不向这些专家们低头,没有这些专家的认可,这些古瓷器进不了拍卖行的门。没有拍卖就没有身价,这些兼职于各大拍卖行的专家就是拍卖市场的门槛。专家们说,好,好看,摆着。吃了,喝了,然后拿钱,走人......。”
 

  以上事实证明,正是因为这些所谓专家们鉴别能力的严重偏差,才将中国社会文物的艺术形式、文化现象搅和得神深不可测、扑朔迷离;才导致缺乏收藏学识的人们,对社会文物收藏的真实价值取向模棱两可、无所适从......。
 

  对于文物的鉴定,其“资格”二字并不是现实文博馆藏界所谓“专业”二字可以取代的,就古陶瓷而言,国家藏馆的陶瓷专家所从事的无论是学术理论还是实际操作,不一定都与“鉴定”二字有关。对于古瓷真与假的鉴别知识:是在经过对各类真假器物长期对比研究加感悟的悟性中逐步摸索获取的,并不是天天看得见摸得着就可以得心应手地鉴别得出来的。
 

  那么这些介入社会文物有偿鉴定的文博专家,他们鉴定的“模式”到底是怎样形成的呢?为什么这些求鉴之物普遍得不到他们的认可呢?他们到底是凭什么学术依据,或物证事实而全面否定这些社会文物的呢?这个问题,还得从文博专家与有偿的所谓"专业鉴定"说起......。(待续) 

所属类别: 活动资讯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