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海量藏品

网址:www.chinagbwang.com
网站邮箱:
wbh@chinagbwang.com

文宝推荐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资讯动态活动资讯 > 民间“文物私生子”:已是社会不可逆转和回避的现实(下)
资讯动态

民间“文物私生子”:已是社会不可逆转和回避的现实(下)

作者:王治国 王晖 收藏内参来源:微信平台 日期:2017年10月9日 11:11

 

(接昨天的上篇。作者:王治国 王晖)


  三、“文物私生子”已成为不可回避的社会现实问题


  我们国家的文物、国宝一般均指历代传世又传承有序或故宫历代皇帝所传之物,再就是国家考古工作者,以考古程序发掘出土的文物,才得以认可并给予名分和册封,尔后被博物馆收藏、保管、展示,才可谓是国家的文物嫡生子。那么像我们以上所谈的,近20年来因翻天覆地的建设动土而出土的流入民间的无数文物,因各种复杂原因无法取得合法身份,现都已沦为“文物私生子”。因这部分文物的出土都处在偶然和不确定因素中,加之第一手接触到文物的人,全都是文化素养较低的劳工,无法估量文物的内涵和价值。对偶然得到的文物,在利益的诱惑下,他们的第一选择就是隐藏并伺机卖钱,而他们却又没有明确的销售渠道和对象,自然而然拿到地摊和古玩市场销售。


  因此类事件都是在施工偶然间发生,国家不可能有及时的监管机制和条件,在利益的诱惑下,此类文物很自然地就这样流入了市场,进入了民间。从此这些文物就沦落成了地地道道的“文物私生子”,无法得到认可和妥善的呵护保管。可以确切地说,20多年翻天覆地的基本建设,此类文物的数量是一个无法估量的天文数字。

 


  我们再以复杂的心情来看因盗墓而产生的“文物私生子”的去向及处境。因盗墓者的构成阶层不是完全相同,一部分是多年专业从事盗墓的人,他们所盗文物大都有定向销售渠道,境外居多,国内也有一定数量。但近年来,由于国家加强海关检查和境外追缴的力度,再加国内购价的提升,所以大部分盗品还是以各种隐蔽的方式流入国内的不同地区和市场。另外一部分是专业盗墓者原先雇佣的大批帮手们,近些年来也纷纷学习效仿,组织人马另起炉灶肆意盗墓。但他们这一批人由于没有定向的销售渠道,于是就以不同的方法手段,先将赃物隐蔽一段时间,尔后秘密的异地进行销赃。总之他们会以不同手段进入现在十分活跃开放而又鱼龙混杂的古玩市场。众所周知,在古玩市场上,现在可以说百分之九十九的都是赝品,此类文物隐身在海洋般的赝品中,全凭有眼力的人来发现、购买、收藏它。


  收藏热的大潮,已使党、政、军、警的不少人员涉入收藏,更有大批成功企业家、知识分子、白领、离退休的老干部和社会一部分闲散人员也都纷纷加入收藏大军。十几年来,在这批收藏队伍中,已有相当数量的人员经过刻骨铭心的上当交学费,现已练就了一定的识别鉴赏能力,特别是已创办了民营博物馆的成功人士,一旦有出土文物和珍品混杂在古玩市场和地摊的赝品堆中,都难逃他们的慧眼。他们都会用自己省吃俭用的血汗钱,毫不犹豫地将其秒杀。

 


  收藏的乐趣已使他们痴迷上瘾,但凡是迷上收藏的人都有一个共性的特点,就是一般不会跻身于麻将桌前和赌场,更不会将钱无端地花在豪华娱乐场所,往往是在平时的生活中省吃俭用,而在收藏购买文物时却是毫不吝啬,倾其所有,显得魄力十足。


  尽管这批人的收藏目的、动机不尽相同,有的是爱好和研究,有的是收藏,有的是投资,有的是投机,有的是攀附风雅装点门面等等。但客观上他们的行为都已演变成了有益于国家和社会的善行和义举。因为他们舍不得用自己的血汗钱改善自己的生活质量,而是替国家和社会义务在购买、呵护、保管“文物私生子”。与那些用不义之财进出澳门赌场,一注就输掉几个亿的一些人士相比,与那些浪迹于天上人间类的豪华风月场所的人员相比,他们的所为更应受到人们称道,所以我们应该向那些用自己血汗钱义务为国家、为社会收购、保管文物的人表示崇高的敬意。


  尽管他们每个人的主观动机各有不同,但客观上都已起到为国家、为人民、为社会、为历史保管、保护文物的直接作用。因为文物永远都属于社会,每个现时拥有者,都只不过是一个用自己的血汗钱购买、保管文物的义务保管员和守护者。因为人死后,是什么都带不走的,他既然用血汗钱购买文物,就会用十二分的心思呵护和保管。如国家暂不征收和无人接手,也可能会世世代代都为国家充当好义务保管员。所以这些收藏家和他们收留的“文物私生子”在渴盼企求:“在文革极左思想体系指导下产生的文物法能够尽快完善至适应当前新形势的收藏发展。”

 


  此观点实际上早在清末、民国已被收藏先贤大家以实际行动所证实。张伯驹老先生当年以豪门之后坐拥豪资豪宅,但因收藏的嗜好,将其家中豪资用光,又将豪宅搭上,收藏国宝无数。而却守护着这些国宝过了数十年的清贫生活,生前就已悉数捐给国家和社会。我们今天能有幸在博物馆里看到这些国宝,能不感谢这位牺牲自己利益,成全国家文博事业的先贤吗?再看朱家溍、孙瀛洲等不少收藏前辈不也都是在用自己的血汗钱毕生在为国家义务收购抢救文物,而在生前生后都又无偿归于国家、社会。相信我们今天的大批收藏家和民营博物馆创办者中,也有不少人会步这些先贤的后尘,成就文物历史的一段佳话,其中民办博物馆第一人马未都就已率先做出了榜样,生前就已将文物准备捐献给国家的事办妥。即使那些生前来不及安排的人,历史和时间也同样自然会帮助其完成让文物归属社会和国家的使命。


  因为凡是搞收藏的人,都会感悟到这一点,比如我们今天上手保管的某件国宝文物,昨天归属的也许是什么王公贵族,前天又归属的可能又是什么皇亲国戚,可今天怎么又到了我们手中,这也是昨天、前天的主人不曾料到的事,所以我们也只不过是历史和时间让我们暂时拥有保管,明天不知将又有谁来接手,后天又不知将是谁在守护。谁想将文物永远归属自己所有是根本不可能的事,因为它永远属于社会,属于国家。

 


  所以说,虽然每个人的收藏动机各不相同,但对其客观所起到的作用和价值不可忽视和低估,更不该无端加以指责非议,不仅要以积极正面的心态去面对,更应该得到社会的重视、支持和尊重。特别是在当前,面对无数因以上两大因素出土的“文物私生子”无人敢认、无人接管的特殊历史阶段,这些收藏家和民间博物馆的创办人,敢于顶压力、冒风险做此义举,相信历史和时间会给他们一个公道和正确的评价。同时还应看到昨天90年代初民营企业家不被重视和尊重的社会地位,就是今天收藏家和民办博物馆创办人的社会地位,更应相信明天收藏家和民办博物馆创办人的社会地位就是今天成功民营企业家处处受尊敬、国家也重视支持的社会地位。文物保护的春天将要到来,收藏的盛世将会更加繁荣昌盛,让我们共同拭目以待。


( 作者:王治国 王晖)

所属类别: 活动资讯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