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海量藏品

网址:www.chinagbwang.com
网站邮箱:
wbh@chinagbwang.com

文宝推荐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资讯动态热门话题 > 为什么文博反腐,要抓住“四大事件”不放?
资讯动态

为什么文博反腐,要抓住“四大事件”不放?

作者:纪宇来源:微信平台 日期:2017年9月4日 15:25

 

  别嫌我罗嗦,别误会我“死打乱缠”,抓住人家几条小辫子不放。每当想起文博界令人痛心疾首的腐败,某些人明目张胆地的不作为、乱作为,给我们祖国带来的不可挽回的损失,我就愤怒,我就忧虑,我就放下手头正在写的抒情诗,向文博界黑暗的扭结处掷去几支投枪。


  我执着地认为,文博界反腐,要抓住至今未得到纠正的“四大事件”不放,一定要弄个水落石出,一定要社会公告事实真相,一定要查个是非分明,一定要写出个历史结论。


  这“四大事件”就是,第一,河北冀州的冀宝斋博物馆被迫关闭,逼死馆长王宗泉事件,第二,中贸圣佳2011年拍卖的汉代玉凳、玉梳妆台究竟是汉代的,还是现在工艺品?事过六载,有什么结论?第三,是北京电视台“一锤定音”节目中,王刚砸瓷,一砸六七年,他砸对了,还是砸错了,是打假的功臣,还是砸真的犯罪嫌疑人?为什么状告王刚的官司打不到底,是什么势力在庇护他?第四,厦门爱国港商、北师大校友邱季端向母校捐古瓷六千件,为什么捐赠品还没出库,就被乱锤敲击,无据打假?北京、上海文博界的风云人物跳出来质疑,甚至已所谓两个多亿一件的鸡缸杯为底数,乘以六千,算出一个吓人的天价,认为邱老捐如此巨额瓷器绝无可能,因此必假,必欲置之于死地而后快。邱季端动了谁的奶酪,焦点在哪里?


  第一个事件,河北冀宝斋博物馆合法还是非法,应该支持还是下文件取缔,网络混混马伯庸的一篇荒诞不经的文章为什么会成为炸毁它的导火索?逼死农民企业家、担任村支书近四十年的王宗泉。事至如今,文物执法部门有什么反思,该负什么责任?有没有实施打击冀宝斋的领导部门或官员、负责人进行过检讨,或引咎辞职?


  王宗泉年龄与我相同,我两次去冀宝斋,与他深入交谈过。我认为他为人稳重、质朴、敏锐,是个热爱中国古代文化的农民,这极其难得,极为可贵。中国当代农民以实际行动保护数额如此之多的文物和艺术品,不要国家投资,在自己村的土地上盖起宏伟的、恒古没有的,可以称作富丽堂皇的艺术博物馆,向社会开放,迎来全国各地的游客和研究者,这是好事还是坏事,是行善还是作恶?为什么王宗泉会成为文博界某些人的眼中钉、肉中刺,必欲除之而后快?


  在我和王宗泉的交谈中,我强烈地感受到他襟怀坦荡,没有城府,对他几十年的收藏品极为热爱和自豪,他是对外不会设防的性情中人,你喜欢和赞赏他的藏品,他就高兴地像个天真的孩子。但体制内的所谓专家臧否他的瓷器,出尔反尔,又使他愤怒。他给我看了一张便签,讲了故宫那个叶姓专家来冀宝斋时的情景。初时,叶专家看了寄宝斋展馆里的元青花和部分瓷器,大为赞赏,说了不少好话。王宗泉被她说懵了,感动了,心想社会舆论讲这老太太不认民间藏品,打击民间收藏,今天一见传言不确,不是那样的,她还是个好人。他心里一高兴就放松了警惕,忘记了底线,向叶性专家打开仓库门,让她看了同样、同类的海量收藏。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叶老太太面容变色,立即变卦,说:收回刚才的结论,这些瓷器全是新仿,她不能为之出具证书。


  王宗泉知道自己不慎,让她看多了,吓着了,后悔自己做错了。他对叶老太太说:“我们请你来是付费用的,你认或不认,都要开出证书,证假的证书也行,否则这钱我们不能付”为了拿到钱,叶老太太就留下这张亲笔写着这些瓷器都是新仿品的便签。事后,她千方百计想拿回这张她不认民间藏品的证据,但她已经永远拿不回去了。事过境迁,讲这些事,王宗泉已很平静,比起有权威,有更大势力的人来说,这不算什么,这不过是一支小小的插曲。


  王宗泉对我讲了很多收藏路上的痛苦艰辛,文博界阴阳人的各种嘴脸,但有一点他没有讲,也从来不在外面张扬。二铺村在改革开放之初,做为村的支部书记,他领着大家搞三产,制做暖气片。因为要承担风险,他和村里是签了承包经营合同的,合同规定,每年盈利中他都应按比例提成。


  可三十多年下来,王宗泉没有提过成。若他按合同规定,每年提出自己应得的那些钱,再用这些钱收买文物和艺术品,那谁也说不出什么话来。可他没有提,每次买东西都是带着会计,谈妥价格,会计付款。他从来不沾手现金。时间久了,人们忘记了他应得的提成,他不提成,变为常态。他买这些瓷器文玩变成了“用村集体的钱”。习惯了成自然,好心常常不得好报。


  该拿的钱不拿,是你风格高。成了集体的东西,就大家有份,这其中是有教训可以汲取的。


  而有些人,太注重于钱。一个大博物馆矗立在这里,还有巨大的仓库,海量的藏品,其中有我多少?什么时候能割开分给我们?这与王宗泉的初衷相距太远。打冀宝斋的要害是王宗泉花钱少了,他花钱少办起了博物馆,收藏了天量藏品,反衬出了文博界某些人花大钱买了一两件小物件。他们怕了,这种反衬太直接,太直观,太可怕。狐狸的尾巴已经露出来了,被揪住只是时间问题。


  冀宝斋被迫关闭了,沦落了。王宗泉死了,再开,也不是原来那个冀宝斋了,可人们还是期待一个说法,一个能让社会认可的说法,一个让九泉下的王宗泉能够含笑点头的说法。


  第二个事件,汉代玉凳和玉梳妆台的最初买家和送到拍卖行的送拍者姓王,我见过也和他聊过,他心里明镜一般清楚东西的来龙去脉。可他不讲,他更不能讲的是他买这两件东西的钱是怎么挣来的,这是秘密。遗憾的、令人难以想象的是,王老板挣的钱又和国家文物局及其辖下的国家博物馆和故宫的某些大展馆的装修工程有关。直白地说吧,他是这浩大的,有大钱挣的工程承包公司的老板。人们有理由怀疑他身上是有疑点的,他为什么能接二连三地成功承包文博界头号装修工程,这些部门招投标程序是否规范,有没有暗箱操作,涉及到利益输送?


  我想,这都是地雷阵,引爆一颗会把文博界某些机构和人物炸个翻天覆地。然而人有远虑,可避近忧。王老板在习总书记就任,反腐倡廉的大幕拉开之前就消失了,据说是移民到了某国,反正找他是不易了,要查这笔账,表面上已无形迹可寻。


  可真要查,就没有查不到的,只是时机不到而已。


  第三个事件,王刚砸瓷,据说“砸”这个看点是王刚自己创意提出的,王刚的装腔作势,令人作呕。我曾经听若干人议论王刚,讨厌王刚,说“凡是王刚代言或作广告的商品一律抵制。真不明白,那些弱智企业家怎么还敢去粘王刚?”哦,王刚已成为销售毒药,谁粘谁亏。瓷砸错了,不敢承认,硬撑着,还能撑到几时?不就涉及到北京市文物局站台,北京电视台播出吗?现今信息时代,天地翻覆,正迎了《红楼梦》里一段话:“忽喇喇似大厦倾,昏惨惨似灯将尽。呀,一场欢喜忽悲辛。叹人世,终难定。”


  王刚拒不认错,不向广大藏家认罪,仍然以小丑姿态向中国传统文化挑战,他的下场是可悲的,君若不信,可拭目以待。


  第四个事件,对于邱季端先生无数次义捐,正直的国人已经习以为常。支持女排,赞助母校,数额早已过亿。钱财对他早已是身外之物。我敬佩邱老,几次采访他,为他写了诗传和多篇文章,我视之为兄长。北师大为邱老举办的捐赠仪式上,又是我代表藏家在大会发言,我又几次赴厦门亲见他数十万件各类巨藏。邱老是不怕打,也打不倒的。污蔑他是自取其辱,质疑他也只会自证浅薄无知。依我看来,文博界那几个我都懒得点出其名姓的人,疯狂打假邱老是利令智昏,找错了对象。捐品未出库就“打”,更是慌不择机,愚不可及。邱老坦坦荡荡,清清白白,爱中国文化“处心”,保中华文物脉络“积虑”,功莫大焉!

 

  这四个事件,全国藏家,有正义感的文博界人士说过多少遍了,写过多少次了,那个不知,谁人不晓?算起来这时间也真不短了,腻歪不腻歪,招人厌不招人厌?可解决一丁点了么?推进一小步了么?仅我个人就反复呼吁,不断写过多次,现在再次重提,我不感到身心俱疲,反而激起更大、更顽强的斗志,问题不解决,一万年也不放弃,水总要落,石必将出,真相一定会大白于天下,我坚信,我们坚信。

 

  当我看到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给科技、航天、两弹一星等元勋颁奖成就奖时,我就联想到收藏文博界。在打响反腐第一枪之后,在深入开展取得成果之后,在澄清这四大事件的迷障之后,是不是也应该开个隆重的,向全国直播,向世界公布的表彰大会,给保护中国古代文化的功勋者授奖,那站在头排的,一定有邱季端先生,有不屈不挠的捍卫真理的斗士。


  我们期待着那一天,或许那一天正在向我们大步走来。

所属类别: 热门话题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