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海量藏品

网址:www.chinagbwang.com
网站邮箱:
wbh@chinagbwang.com

文宝推荐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资讯动态活动资讯 > 一纸令下,山雨欲来 ——两部委文物专项整顿行动解读
资讯动态

一纸令下,山雨欲来 ——两部委文物专项整顿行动解读

作者:lawyer宪之 竹隸来源:微信平台 日期:2017年8月4日 11:18

8月2日下午,国家文物局官方微信公众号的一条通知转遍了艺术品从业者的朋友圈。(工商总局 文物局关于联合开展文物流通市场专项整顿行动的通知)根据通知要求,工商总局和文物局两部委将在7月至10月开展一场针对文物市场的专项整治行动。


可以说,这份通知来得非常突然,而且措辞严肃。对于艺术品行业的从业者而言,最关心的问题莫过于:这次整顿将对艺术品行业产生怎样的影响?又将对每一个从业者个体产生怎样的影响?


重大政策出台后的一段时间,通常也是各种猜测、传言和“内幕消息”爆发的高峰。面对真真假假的消息,如果我们想得出把准政策的脉,一方面需要回归文件内容本身,尽可能挖掘内涵;另一方面需要把握文件出台的背景,搞清前因后果。

 


本文的分析依据全部来自政府部门的公开信息和权威媒体的公开报道。


一、剑指何处?


细读《通知》全文,我们不难发现,出现频率最高的两句个重点短语就是买卖国家禁止买卖的文物售卖假“文物”。这两个并列出现的短语,在前言和“行动目标”两章各出现一次,在“行动内容”一章出现两次。毫无疑问,这次整顿针对的目标就是这两种行为。


这两种行为实际上也是各有所指。


所谓国家禁止买卖的文物,主要是指盗掘古文化遗址和古墓葬所获得的文物。就在8月1日,国家文物局的公众号推送了《公安部公开通缉十名重大文物犯罪在逃人员》一文,文中所列的10位公安部A级通缉犯均涉嫌文物犯罪,包括盗掘古文化遗址、古墓葬以及盗窃、倒卖、走私文物等。一线的盗墓者为获得利润,必然将盗掘出的文物通过文物市场进行贩卖,参与贩卖和走私的艺术品商就可能构成刑法规定的“倒卖文物罪”和“走私文物罪”,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曾在2015年底专门出台了《关于办理妨害文物管理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对具体的量刑给出指导。


比如,倒卖文物罪最高可判五年有期徒刑的“情节严重”是指:


  (一)倒卖三级文物的;


  (二)交易数额在五万元以上的;


  (三)其他情节严重的情形。


最高可判十年有期徒刑的 “情节特别严重”是指:


  (一)倒卖二级以上文物的;


  (二)倒卖三级文物五件以上的;


  (三)交易数额在二十五万元以上的;


  (四)其他情节特别严重的情形。


客观的说,国家对于盗掘、贩卖和走私类文物犯罪的规定态度一贯明确,虽然执法强度和处罚力度会有波动,但是出土青铜器等“高压线”的存在是大部分艺术品商都心知肚明的,所以对这方面的整顿应该算意料之中。

 


叶家山曾国墓出土青铜器


相比之下,第二个整治对象——“售卖假文物”多少有些意料之外。“古玩行不打假”这条历史悠久的行业潜规则到今天仍然有着很强的生命力,而艺术品本身真伪难断的特点让文物诈骗的判定存在很大的难度,所以执法部门一般也不太愿意介入其中。


可是为什么之前这么多年都风平浪静地过来了,现在忽然提出要整顿售卖假文物?其实这件事并非毫无征兆,在7月28日国家文物局召开的第三场鼓励民间合法收藏文物座谈会上,国家文物局局长刘玉珠专门提到“文物造假给民间文物保护利用带来的危害”;更早以前的7月21日,国家文物局副局长关强在答记者问时提到“近年来,非国有博物馆藏品真实性问题日益突出”,并且直接点了三个民间博物馆的名字:冀宝斋博物馆、西丰县鹿城博物馆和深圳隆盛博物馆


既然直接点了冀宝斋的名,我们不难推测,文物局这次整顿的另一半锋芒,其实是针对艺术品行业里“声名赫赫”的“国宝帮”。

 


“国宝献汶川”活动中的青花釉里红大盘


二、为何整顿?


盗墓和非法买卖文物所产生的破坏早已经成为老生常谈的社会共识,本文不想多重复。更值得关注的问题在于,管理层为何此时打算对国宝帮进行整顿?


如果说国宝帮指假为真,扰乱视听,那么这个群体开“博物馆”、搞展览、发动媒体宣传也不是一日两日。文物工作虽然对大众审美和文化传承很重要,但不存在现实的紧迫性,决策层完全可以选择放任不管,任其自生自灭,至多就是每次爆发丑闻的时候忍受一段时间的舆论压力。但如果把视角拉得更宏观,我们会发现事情远没有那么简单。


除了实在臭名昭著的冀宝斋,其他两个被点名的鹿城博物馆和隆盛博物馆在国宝帮序列中并不算知名,但是这两家所谓的博物馆都与参与了一种恶性非常严重的行为——集资诈骗。这两个博物馆背后的运营者都以所购的赝品为诱饵,进行借贷和融资活动,说白了就是以“价值连城”的国宝和高昂的利息骗取普通民众的信任,吸收社会资金,一旦无力兑付就可能造成群体性事件。在这场老鼠仓中,大部分吸收的资金都被国宝帮们非法处置。当大量普通的老百姓发现他们既要不回本钱,抵押的文物又是一文不值的赝品时,往往第一反应就是围堵政府部门,如果出现一个类似e租宝规模的案件,那么后果只能用恐怖来形容。这个锅,显然政府是不会替国宝帮背的。


更严重的是,国宝帮的自我宣传中总是着重强调自己的行为抢救珍贵文物的义举,是党和政府支持的大好事,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而号称“扶贫济困,均富共生”的传销组织善心汇,对自己的事业是这样描述的:“其为党和政府减轻负担,做了大量的扶贫帮困的具体工作,累计公益慈善救助捐款数千万元,扶贫济困达数十万人”。大批善心汇的狂热信徒在头目被抓捕后,竟然相互串联,冲击地方政府部门,甚至组织大规模人员进京闹事。

 


我们不难想象,如果不加以整顿,如果出现了一个打着“抢救文物”旗号的大型传销组织,又会对社会秩序产生多大的冲击?


假文物,或者说国宝帮真正的危害,不在于点对点的诈骗。说句不客气的,旅游景区和古玩城里的个体商人贩卖几百上千的赝品,对社会秩序的扰乱能有多大,值得两部委专门发文打击?但在实体经济低迷,巨量的社会资金急于寻找出路的情况下,假文物如果成为非法集资和传销组织的道具,那么放任不管则无异于手捧一颗定时炸弹。

 


三、强度和时间


实事求是的说,风虽然已经起了,但随之而来的是大雨滂沱,还是阳光依旧,现在仍未可知。这一场整顿的强度和持续的时间,取决于管理层的决心,甚至可能与更高的决策层有关。


但是,我们不妨以其他行业的整顿来进行猜想。本届政府的决策层面临的改革难点远不止这一个两个,啃过的硬骨头也比这个硬得多。以金融业为例,大佬们借海外投资转移资产的风潮到底是能刹住的,原来是“自己赚的钱想怎么花就怎么花”,现在是“积极响应国家号召”。毕竟,中国政府的社会资源掌控和调动能力可能是其他国家政府无法比拟,甚至无法想象的。文物和工商虽然都不是强势部门,但是如果铁了心要整顿,不见成果不收工,那么还是大有可为的。


我们在此提三个可供观察的指标,分别是:


整顿的最高级对象、惩罚的方式、后续的长效措施。


说白了也就是打多大的老虎、给多重的处罚、有什么样的后招。《通知》明确提到要“突出抓好大、要案件查处工作”,要“确定一批典型案件并及时向社会曝光”,如果只是处理一些情节轻微,涉案金额不大的人员,那么显然很难收效。对于情节恶劣,涉案金额巨大的文物贩卖案件,和社会舆论反响强烈,甚至敢于借助党政机关场地进行假文物展览的人员,敢不敢处理,敢不敢真处理,才是对两部委真正的考验所在。


尤其是对于具有一定社会知名度的人员或者前公职人员,甚至是在职的公职人员,如果有《通知》中提及的行为,是依法处理整顿,涉嫌犯罪的移交司法机关处理,还是允许一些“优待”甚至特别待遇存在,都是现实存在的困难。在中共十九大即将召开,对于贪腐渎职保持持续高压的状态下,我们或许还是有理由对这次整顿拭目以待。


四、整顿不是终点


运动式的整顿毕竟不是常态化模式,如果不能建立起有效的常态执法机制,那么并不能根本解决问题。目前,国家对于民间文物收藏的立,存在相当程度的可改进之处。


所有问题中最根本、最尖锐也是最难解决的,是艺术品真伪的鉴定问题。

 


文物诈骗的前提是使用假文物,但“真还是假”的结论需要一个权威机构来作出。否则被处罚的人很可能不买账,抱团制造舆论压力,文物部门如果无法有力回应,显然有损于自身权威。而且,一个良好市场的维持需要权威的鉴定机构来定纷止争,总不能指望什么事情最终都闹到法院,况且法官不是鉴定专家,专业上的问题还是得靠专业的人来解决。


上海目前开始对文物鉴定摸索开始改革试点,方案一出立刻引起争议,最被诟病的地方在于商业机构人员的参与。如何保证一个有权威又有操守的鉴定机构存在,是文物部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里要考虑的问题。毕竟,健康的艺术品行业需要的在保护文物和活跃市场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


结语:


风来了,你准备好了吗?

 


END

所属类别: 活动资讯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