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海量藏品

网址:www.chinagbwang.com
网站邮箱:
wbh@chinagbwang.com

文宝推荐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资讯动态热门话题 > 展事观察 华山论“剑”
资讯动态

展事观察 华山论“剑”

作者:火烧云日期:2017年4月1日 12:39

 

  《中国美术报》刊载了潘守永所写的新闻时评,标题是“这次'亮宝会'够荒唐”,评论中除却对于所谓“国宝帮”行使声讨之指令外,并无实质性内容,读之索然无味,少提它亦罢。倒是在该文引言暨“事件链接”中,尚能觉察到作者的“狐疑点”之所在,值得为美术报编辑点赞,因为这样才方便交流么,才让“持不同意见者”有与之商榷的余地,说话也就能“有的放矢”了,当然这儿讲的“有的放矢”,并非象潘某所为,意欲将对方放倒在地再踏上一脚,让其永世不得翻身(笑)。只是有利于摆明各自的鉴赏观点,做到“百家争呜,以理服人”。依笔者所见,从古到今“以势压人”的情形真可谓层出不穷屡见不鲜,但真正奏效了的恐怕一例也寻觅不出咯。就因为观念上的问题,惟有通过讨论的方式,说理的方式来进行,舍此均难以行的通!
  (文摘)事件链接:近日,“国宝帮”又引关注。2月27日下午,由民族文化宫、中国战略与管理研究会主办,中国民族艺术馆承办的“华夏瑰宝——中国民间文物收藏主题展”在民族文化宫开幕。展览一经推出,对展品的质疑、反驳、对骂便交相呼应,一时成为网络媒体的“新闻热点”。如文博在线用“162字、14个标点总结事件”:2月27日“华夏瑰宝——中国民间文物收藏主题展”在民族文化宫开展;3月2日,网友质疑展品真假,开始引发争论,三星堆博物馆也发文质疑;3月6日,该展更名“民间遗珍——民间收藏品主题展”,撤去或隐去展品年代标识牌,主办方在官网100万悬赏能复制展品的人;3月7日,《北京青年报》登载《民间文物展部分藏品真伪引争议》的文章,多家媒体转载,事件争议持续中……通过对展出藏品以及相关质疑文章的查阅,问题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比如:展出藏品的外形不合理,青铜剑长三米;制作技术有明显漏洞,有专家提出刀痕为机器所制、锈色新作;对藏品知识逻辑的质疑,三星堆藏品中是否该出现佛教题材、良渚时期出现皇帝和马俑等问题如何解释。近年来,此类事件频有发生,且涉及单位越来越多,影响越来越广,但由于相关部门缺乏相应的管理机制,此类事件往往无果而终。
  评述:“展出藏品的外形不合理,青铜剑长三米;制作技术有明显漏洞,有专家提出刀痕为机器所制、锈色新作;对藏品知识逻辑的质疑,三星堆藏品中是否该出现佛教题材、良渚时期出现皇帝和马俑等问题如何解释。”在此,仅就数米长的青铜剑发表一点个人见解:汉剑确有3米长度的,而此次展览的宝剑有4米长,潘氏既已到过现场观摩,却并不真正了解汉人佩剑讲究的是“一寸长一寸强”,你将汉代工匠披肝沥胆研制出的尚方御制礼器,凭白无故地在时评中缩减了足有一米长,是有意还是无意呢?若系后者,这种“展示观察”未免显得粗率;若是前者,难道不担心汉人梦中穿越而至来找你算账?(笑)此类宝剑笔者不仅上手考研过,甚至还有类似收藏,故将其断真了无疑义。时评中置疑此剑为机器加工,大约系指剑首呈同心圆现象罢,其实这有什么奇怪的,越王勾践剑的剑首不亦系如此表征么。“锈色新作“的提法更为显得怪异。比如,一件战汉青铜剑面世后,它被人用出汗的手拿捏过,或是淋上了雨水,受潮之后表面难免会因受氧化而生锈,自然容易被看成为“新作”的了。这样的时评文字,居然也配刋载于文化部主办国画院承办的《中国美术报》上,难道就不觉得丢人现眼么?
    
  今早在微信群中见有朋友言道:“但愿能够把鉴定核心确立下来,纳入法制,这是文藏的重灾区,谁鉴定谁承担终身法律责任,凡有国家颁发资质者都可以鉴定,都合理承担责任,这样市场活了,银行、企业跟进,民藏在一片祥悦中交流交易,这才是中国式大家庭。”
  俺复道:说梦话哩!依余所见,文玩领域的“口水仗”会要无休止的进行下去,既使是将来管理条例有规定让鉴定者“承担法律责任“,也仍旧改变不了现实状况,因为“终极裁判员”总是缺席的。若人不信,走着瞧好了。一个明确无误的运行轨迹必然是、也只能是:民藏将由战略防守转向相持阶段,相持继久就有可能出现战略反攻的情势。这或许就是真实发生着的文玩鉴赏史记。目前,所处位置还停留于相持中期,未来尚有相当长的过程需要蓝队红队去共同历炼。期间,不排除两队都会有“反水者”出现,如同这次展示中“唐山老张”所表现的那般。
    
  从文化大视野角度考量,鉴赏还只隶属于“术”的范畴,比之更深邃的乃是“天之道”。眼下,咱地球人类对于“道”的探索远远不够深入,尤其缘于“道”的实践更是乏善可陈,尽管全方位探索正如火如荼地处于进行时,比如探索外星文明和人体特异功能,以及微观量子、引力波领域的科学研究,虽然饱含有此起彼伏的争议,但却仍让沉缅其间的痴迷探索人士乐不知返。改革开放以来,倡导“摸着石头过河”,现时中确有一些人已在对佛学的“中阴身”展开考证,在过往还都属于无人问津的“神界鬼域”,探秘者惟恐会因此要引火烧身,倒并不在于“布鲁诺”先驱精神的匮乏,更主要或许是由于证人证言的搜集颇费功夫,难以持续有效地开展下去。又譬如讲,建立在心物分异层面上的现代哲学,基础系指为人们耳熟能详的所谓“物质第一性,精神第二性”,近些年来也开始受到有识之士的置疑,有人甚至提出,哲学这一基本问题系属于伪命题,因为无论是人类意识或者精神,都不可能离开物质存有而生起作用。是故,主张心物一元化的“本体论”总还存有一些市场份额哈。简言之,如果作为现代科学立身的基石存有毛病,那么,在所统领指引下的人类意识形态、物质文化领域恐怕也就笈笈可危了,时下常被世人所诟病的、社会领域中屡屡发见的离乱人伦的事件(如近期热议中的聊城辱母案在内),包括官场贪腐风行的老大难问题,很难讲与之脱得了干系。
  既然“道”的问题如此复杂,距离真正解决尚有待遥远的将来,那么眼下出现“术”的问题的各项讨论就再正常不过了。原则上似应积极鼓励关于“术”的讨论事宜,贯彻实施“百花齐放,百家争呜”的方针,崇尚求知务实和探寻真理,力求避免空洞无物的言论和“无据打假”,藉此不断提升人们的认知水准和思辩能力,一俟条件成熟,渐次引导到对于“道”的探索层面上,以求从根本上去解决认识问题。
  以此着眼,笔者欣闻经国务院批准,业已正式成立了“第46届世界技能大赛”申办工作领导小组和申办工作委员会,世界技能大赛由世界技能组织举办,被誉为“技能奥林匹克”,是世界技能组织成员展示和交流职业技能的重要平台。我国积极参与这项国际竞赛,必将促使“工匠精神”渐入人心,崇尚技能的社会氛围日益浓厚。笔者衷心祈愿,道与术的探索考证趁此东风劲吹,有如鲲鹏展翅宏图开启,相辅相成,相得益彰。
  闲来说道一下所谓“国宝帮”,依笔者看来,这其实是一批很值得尊敬的民藏人士,他们中的大多数均属于求真务实、敢于担当的一群人,鲁迅先生笔下有一种人,即“中华民族自古以来,就有埋头苦干的人,就有拼命硬干的人,就有为民请命的人,就有舍身求法的人。--他们是中国的脊梁。”乃是对于时下这群人最适当的描写。问题在于文物主管部门的某些领导人,一旦看到民间藏家响应党和政府“让文物话起来”的号召,发扬首创精神,在北京长安街民族文化宫举办卓有成效的“民藏遗珍主题展”,他们就惊慌失措,歇斯底里地加以阻挠和谩骂(分明是弘扬中华传统文明的盛举,人民日报特刊予以推介,就成了本次展览最好的注脚),尔等却偏要泼上一瓢冷水:“民间收藏中,满眼所见皆是粗制滥造之物,与历史无关,也与艺术无关!”这不是公然与主流媒体唱着反调么!
  据悉,“2月27日,也就是展览开幕的当天,文物主管部门得到消息之后,相关处室的领导和职员紧急开会,在办公室加班到很晚……?”笔者暗自思付,中国民间从来都不缺乏求知的热望和探秘的激情,既使没有官方号召参与,人们也势必选择合乎时代潮流的财富投放渠道,“盛世兴藏”就是这一历史轨迹在当代的合理示现。到底紧张个啥?也不知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文管部门自觉不自觉地站到了民藏的对立面,除了打压似无它事可做,难道这就是有效引导、整合,拉入正轨么?尔等开口闭口称呼“国宝帮”,与之相对称的叫个什么“帮”才更合适,是称名“乱片帮”,拟或“烂菜帮”?!(笑
    

所属类别: 热门话题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