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海量藏品

网址:www.chinagbwang.com
网站邮箱:
wbh@chinagbwang.com

公益捐赠
文宝推荐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文库专栏藏家专栏马世川专栏 > 《霜浦归渔图》-—台北故宫的自我表扬
公益捐赠

《霜浦归渔图》-—台北故宫的自我表扬

作者:马世川日期:2017年2月1日 22:22


一早起来就闹心,原因是看见了一篇《墨分五彩,意在境中》的文章。文章用心的给出了台北和北京故宫的几个范例,其中第一个就是台北著名的《霜浦归渔图》。文章旨在说明"墨分五彩"的道理,同时也有意引领众人体会其中的"意境"而已。
  


这原本就是一幅不打折扣的印刷品,除去黑乎乎的油墨,哪来的墨分五彩?在中国古代,如果没有赋彩,单凭墨之浓淡,也可以做出很有"意境"的画面来。古人绘画的极致就是"大道至简"的白描,省却了着色的高昂的靡费,恰恰到达了"意境"的极致。色料,尤其是传统中国画的原始矿物颜料,工序多,资源少,提纯难,效率低,因此很贵重,用起来并不是太轻松,解决"昂贵"的最好办法就是白描。好一个白描,一方面解决了用不起的问题,另一方面,如果用墨掌握好了,会起到非常神奇的作用,往往会产生意想不到的效果。墨本身就是"彩",墨分五彩指的就是焦,浓,重,淡,清。浓淡可以分出几个阶梯,用不同浓淡的墨色赋彩,就像我们的黑白照片一样,不会耽搁你画作的品质。恰恰相反,好的黑白片和好的白描一样,往往涵养了比彩色照片更多的"意境"。


  
上图是典型的倪瓒用墨,无论是山石还是几株"寒树",无一不是"墨分五彩"的直观表达。山石用墨有深有浅,沟凹处浓墨点染,间或有重墨辅助,正面"合阳"的地方整体稍明,用色浅淡。即使如此,也将墨色分出阶梯,这样便有了山石起伏错落的质感,非常的"应景"。当然如果一旦增添了"重墨"的水中倒影,那么,"意境"就弥漫了整幅画面。这幅所谓的"平远"图,仅仅给出了近景的局部,可以想见,如果隔湖远眺,远处影影绰绰的孤山,江心正有孤舟随风摇曳,或只有一个艄公,或空无一物,那么意境才出来了。
倪瓒画树也是要有层次的,即使一丛扎堆的也能通过枝叶墨的浓淡显示出他们在我们视觉当中的前后位置关系的,再回过头看上五秒钟《霜浦图》,那当头正面的一窝树,有前有后吗?有位置关系吗?有层次感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印"焦"了的黑乎乎的一片,"意境"究竟在哪里?好歹人是有想象力的,让我们在如此困难的条件下识别出了,哪里是山,哪里是人,哪里是树木了。但是非常遗憾的是,这种朦胧诗一般的绘画,正是由于印刷版本的误导,让中国古代书画深受蒙蔽,这也误导了以后几十年美院教学理论和绘画实践,以至于在审美上荒谬至极。这样珂罗版的印刷能力的天然缺陷,造就了所谓的古代书画荒诞的"意境",似乎从来也没有人认真的想过,《霜浦图》这样的朦胧风格派生的笔触细节,是不是人类手工绘画能够实现的?一个照相技术所导致的印刷缺陷本来让画作本身充满了"含混",并且终于成为了美术历史上所苦苦追寻的绘画目标,缔造了新中国美术教育的让人手画再现印刷过程系统性缺陷的"伟大"逻辑,这个逻辑显然是荒唐的。
最主要的对印刷品的判断,还是来自于其自身丢失的细节,这就是所谓的有无"笔触交代"。无论古今,没有笔触的作品是没法向世人交代的,即使是写意的作品,一样不能缺少了笔触的存在。事实上,传统的山水画作,它们对树木的笔触表达是相当清晰且一丝不苟的,对比一下台北的《霜浦图》,下图当中的树木,虽然点染千万次,繁缛不堪,但每一笔都精细入微,笔触清晰可鉴,即便每一枝松针,每一片阔叶,都有明确的笔触交代,而且质量之高令人击节,当然是出自于大家之手笔了。有没有笔触当然是中国书画是否印刷的试金石,有笔触的每一笔都会交代清楚,我们会轻易地觉察出它每一笔的来龙去脉,没有笔触,往往会囫囵吞枣,我们无法揣摩其中的细节,有笔触是人做的,没有笔触就是"非人"干的,它隐藏了无以计数的图文信息,这是照,制版,印刷的系统性的"失真",而这种失真恰恰是人类能力万万办不到的。


 

 

 
还是想把手画和印刷的放在一起,这样便可以非常直观的审视他们的不同,虽然因为拼图的关系丧失了单图演示的清晰度,不过还是可以很轻易的识别出印刷和手画的一般性印象的,有没有笔触一目了然。我们只能将两幅都有树木作品捏合在一块,一幅是手画的,一幅是珂罗版印刷的,为的就是比对,有了比对,实际上理论上的论证是很无聊的。一直还是有一个希望,希望有朝一日看见元代唐棣的这幅原作品的,估计作品的品质是不会令人失望的。
 


不愿意相信台湾故宫就是一职业骗子,但就其几十年如一日夸张的'表扬和自我表扬",又叫人难以相信这些人从事的不是骗子职业,我们只是不知道他们究竟是有意的还是无意的而已。台北书画,犯下类似错误的恐怕并不仅限于《霜浦图》等几幅,甚至是普遍性的。"有些事情,他们恐怕并不清楚,智力和研究能力所限,他们和大陆是一个路子,在学术上是很差劲的"。真不知道台北故宫对于印刷的认知到底是真睡呢还是装睡呢!如果是真睡,可以原谅,如果是假睡,那就十恶不赦了。
如果真想最直接的享受一下"墨粉五彩"美妙的感觉,不如奉献一顿最美妙的大餐,宫素然的"明妃出塞"就是那道中国历史上最了不起的白描大餐。作品来源:大连华夏文化博物馆
  


 

所属类别: 马世川专栏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