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海量藏品

网址:www.chinagbwang.com
网站邮箱:
wbh@chinagbwang.com

公益捐赠
文宝推荐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文库专栏藏家专栏姚政专栏 > 是进步还是退步?
公益捐赠

是进步还是退步?

作者:姚政日期:2017年1月8日 12:38
 
按理说,一部法还未定型前来说它是进步还是退步为时过早,但毕竟2015年12月28日公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修订草案(送审稿)》(以下简称“本法”)在民藏中引起轩然大波,有点人心惶惶,有点不知所措,甚至还出现了一些激进的口号,这些都是可以理解的。因为这部法关系到若干万收藏家或收藏爱好者的切身利益和名誉,挣没挣钱不说,客观上保护了祖先文物、民族资产,别弄到后来变成了一个犯罪分子。为此,刚成立的中国战略与管理研究会民间文物保护委员会在中华博物院网开辟讨论专栏,请藏友各抒己见,以便综合意见向上反映。在这里,我作为一个普通藏家也来谈点看法。
“本法”共115条,真正与民间收藏家有直接关系的节点不多。首先,纵观全法,你作为一个收藏者感觉受没受到保护,换言之,你已收藏的文物,受不受法律保护?你能否出售你的收藏的文物?你能否继续购买文物?第二,如果“本法”就这样执行,能否阻止文物外流?第三,原《中华人民共和国文物保护法》第五章第五十条(以下简称“前法”)是否应该保留?第四,添加哪些内容,更有利于文物保护?
第一个问题,已收藏的文物受不受法律保护?“本法”第一条指出:“根据宪法,制定本法。”宪法第十三条规定:“公民的合法的私有财产不受侵犯”。你收藏的文物是不是属于你的私有财产呢?“本法”第四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地下、内水和领海中遗存的一切文物,属国家所有。”那你放在家里的,无论是柜子里、床底下、阳台上、仓房里的文物,均不属于国家,是私有财产,受法律保护。“本法”第五条规定:“属于···私人所有的···以及依法取得的其他文物,其所有权受法律保护。” “本法”第四条还规定:“中国境内出土的文物”属于国家所有。如有人说你收藏的文物是出土文物,请举证哪一年出土的,出土地点在哪?还得证明不是在国家开办的古玩城、文物商店买的。古玩城里有无出土文物,应有国家来把关。就如我们在超市、商店里购买的商品,质量如何是由国家质检局把关的。如收藏者误买了出土文物,完全无法律责任。
既然是私有财产,私有文物,能否出售呢?“本法”第六十条规定:”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买卖下列文物:(一)国有文物,但是国家允许的除外;(二)文物收藏单位收藏的文物;(三)盗窃、盗掘、走私的文物。”“本法“明确规定了不能买卖的文物,根据“法无禁止即可为,法无禁止即允许” 之法理,只要你收藏的文物不属于以上三条,即可流通,公权力机关不得干涉,因“法无授权即禁止”。
民间藏家能否继续购买文物?“前法”第五十条规定了民间收藏来源的五条,通观“本法”,无一处字眼允许民间购买文物,但第十三条中有这样表述:“国家鼓励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参与文物保护”,“文物保护”不光是道义上的、口头上的,最重要的是花钱买东西。国家、国企从海外回流的字画,牛头马面,都是以“保护文物”的名义。那么为什么国家在这里要“鼓励”呢?客观上说,这几十年来,在保护“不可移动文物”上,国家是主力军,是主流;在保护“可移动文物”上,民间收藏是主力军,是主流。在“可移动文物”的投资上,双方不成比例。民间投资是国家投资的N倍。所以,如果法律不允许民间购买文物,等于不需要民间来保护文物,这显然与中央精神背到而驰。而民间买了,藏宝于民,反正肉烂在锅里,何乐而不为?“本法”第四十九条规定:“博物馆······可通过下列方式取得文物。”这里指的“博物馆”显然是非国有的,民营的或公民正在筹备的 “博物馆”。“本法”第六十条规定什么文物不能买,说明其他的都能买。
第二个问题,“本法”能否阻止文物外流?“前法”实施多年,文物走私无法无天,登峰造极。据有关部门统计,1700万件文物流失海外;用国家文物局局长2011年在“两会”上的话说,“一件几十吨重的文物,流出国门只需三天。”那么既然过去也是有法可依,为何走私愈演愈烈?
此次“本法”加大了打击盗掘的力度,加大了打击走私的力度,但收效未必乐观。首先现在的盗墓,已不是几个小蟊贼为之。某些重灾区,村长、村支书、执法机关、当地政府部门都是保护伞,都已成为利益链上的一环,吃惯了拿惯了,现在收手不容易;盗墓工具现代化,盗墓者经验丰富,既会看风水,又会搞测量,国家队几乎只能跟在后面拣点漏;盗出来的文物,几经倒手,往往进入古玩市场、文物店出售,根据”本法”,今后民间收藏者对国家开的文物市场、古玩城里出售的疑似文物会非常谨慎,除了文物主管部门明示,它是什么或不是什么,否则老百姓根本弄不清买的是不是文物,更弄不清是几级文物。中国人不买了,并不意味就没人买了,外国人可就乘虚而入。潘家园每年来成千上万的外国人,把这些“工艺品”“赝品”名正言顺的运到海外。政府可以打击走私,但打击不了公开出售的商品。再有,近些年大量的流转于社会的文物都被利益集团打成假的、赝品,当某批文物运到海关时,海关人员往往不识货,把不了关,或深受民间都是假文物的影响而轻易放行,或让文物部门来把关,如当权者事先被收买,得点蝇头小利,便大笔一挥:“全是工艺品,放行”。中国几十年来堂而皇之走私出去多少文物,抓住过一个“内鬼”吗?过去抓不到,今后就能抓到了?法律不严密,程序不严密是根本原因。可又有谁去认真研究文物能大量走私这事呢?千万千万不要以为文物走私是犯罪分子在海边用小船一点点偷运出去的,而是大大方方、一集装箱一集装箱运出去的。
第三个问题,“前法”第五章中的第五十条是否应该保留?“前法”第五章是“民间文物收藏”,第五十条指出了民间收藏如何取得的五个渠道。这是“前法”与“本法”中唯一提到的“民间收藏”字眼,似乎也是民间收藏家所进行的收藏活动唯一的法律依据。第五十条的核心是什么?国家承认民间收藏,承认民间可依法得到文物,承认民间文物可依法流通。“本法”取消了这一条。为什么取消这一条,笔者说不太清。是否可从以下方面理解:其一,第五十条的核心内容已在“本法”第十三条、第六十条中体现,即文物可以买,除了国家规定不可以买的,其他都可为,绝不止“前法”中的五种渠道,外延更大。其二,取消第五十条可能是参考其他法律的制定,比如《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上个世纪八十年代起,中国民营企业不断壮大,国有企业数量不断萎缩。现在民营企业的贡献在国民经济中占到很大的份额,无论是产值、纳税、安置劳动力、创业的活力都远超国企,按道理中国应该制定一部《民营企业法》,翻遍中国法典,没有。而《中华人民共和国公司法》中似乎也只字没提“民营企业”,但事实上所有的企业都受法律保护。
第四个问题,“本法”中应添加什么内容?
(一)明确允许民间合法购买文物。文物有在国外的,有在国内的,重点保护国内的;有国家的,有民间的,重点保护民间的;有游荡在社会的,有在藏家家里的,重点保护游荡在社会的。游荡在社会的文物数以千万计,国家会买吗?不会的。这是最容易流失海外的部分。那么谁来买?谁来保护?只有民间。要动员广大民众保护文物,就要让他们掏钱合法的收购文物。允许民间文物买卖的法律条文不能羞羞答答、含含糊糊,要非常明确。不然文物保护法就没有起到保护文物的作用。因为老百姓看不懂那些弯弯绕的条文,猜猜猜的条文。允许买还得允许卖,不能光吃不拉,民间以藏养藏是正常的,当然前提是合法。
(二)国家应大力支持公民、企业、社团组织创办博物馆、艺术馆。文物保护的最佳状态是文物进入博物馆、登记造册、供人观赏、供人研究。国家这些年新建、扩建了许多国有博物馆,但没什么东西,一是没钱买,二是民间捐赠的又不要,对民间文物不屑一顾。用民间藏家的话来说,基本属于“老、破、残”。即便是中国国家博物馆的藏品,比如瓷器(能见到的),还没有一个民间大收藏家的品种多、质量好,这不能不说是“前法”的失败。而民间又有很多人有实力有意愿办博物馆。有关部门应降低门槛,废除不合理的规定和程序,大力扶持,鼓励民间建馆。国外著名博物馆展出的中国文物,不管是来自八国联军后裔,还是走私贩卖来的,照样展出,因为文物本身没有罪;英国福尔摩斯博物馆,只有100多平米大小,没有一件真品,全世界的旅游者照样每天排长队观看。反观我们的主管部门,用“来源不明”四个字,挡住文物进入博物馆,挡住了民间博物馆建设的脚步。民间建馆的数量质量,是衡量“本法”是否适用的标志性指标。法律应明确规定,主管部门对民间博物馆建设故意刁难是犯罪行为,国家工作人员对民间博物馆藏品无据打假是犯罪行为。这种行为比盗墓更严重,是软刀子杀人,权力杀人,是对中华文物的摧残。民间博物馆的报批应实行注册制而非审批制。好的馆自然会长期生存,差的会自然淘汰,国家无需操心。
(三)停止国有文博单位、国有企业巨资购买回流文物或在拍卖会上竞拍文物(涉及国家重大利益,如能证明钓鱼岛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的文物,另当别论)。无论是北京故宫2999万购买的《研山铭》帖、湖南博物馆的6000万的青铜皿方罍、上海博物馆2990万拍来的《揭钵图》、450万美元回流的《淳化阁》贴、首都博物馆的476万拍回的瓷器“多穆壶”、保利购买的十二生肖牛头虎头,都有巨大的争议,都不值得兴师动众巨款购买,购买伴随着回扣,伴随着腐败。海外、中国民间留存的古字画数以百万计,有必要花几千万、几个亿一张一张买回来吗?掏空国库也买不完!国有文博部门采购文物应公示,因为许多文物都不是孤品,民间也许可以找到。“文物保护”不能成为利益集团的挡箭牌。
(四)对文物的检测鉴定要终身负责,要完善数据库的建设。文物要保护好,物品的真伪检测鉴定是个重要前提。现在大量的清代翡翠、古代珠宝、古代田黄流失海外,问题就出在检测上。国检机构不讲科学数据,以势压人,胡出逻辑混乱的证书,造成大量民间流转的国宝级的文物没人要,低价流失海外。我们的主管部门至今没有认识到问题的严重性。
(五)国有博物馆的文物研究数据应与民间共享。国有博物馆是用纳税人的钱盖起来的,国有博物馆的工作人员的俸禄是纳税人给的,国有博物馆的文物研究数据与民间共享是天经地义的。比如,故宫博物院公布所收藏的清代翡翠检测数据(肯定都是所谓的b+c),国家在制定检测标准时就有了参考数据。民间收藏的清代翡翠有了真实身份,才会有更多的人来保护它。
以上想法、观点不一定正确,因为笔者毕竟不是专搞法律的。民藏自认为为国家为民族保护文物作出了很大贡献,争取法律地位是理所当然的,但不要寄予太大希望。民营企业搞了那么多年,按道理法律地位应跟国企差不多吧,但民企贷款就很难,这就是中国现状。收藏者只要不与盗墓贼打交道,一般不会出什么问题,国家的政策还是很宽松的,无为而治就是最大的治。几十年来,有几个收藏家被抓进去的。说你的文物是出土的,属于国家的,或是盗墓来的,都需证据,“谁主张,谁举证”。
我们中国文物保护委员会将会向《文物保护法》制定单位建议,进行一次对话,让他们更多的了解民藏真相。不懂收藏的人来制定法律,实在有点为难。只要不出现2008年“商务部第一案”,民藏就有希望。

所属类别: 姚政专栏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