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海量藏品

网址:www.chinagbwang.com
网站邮箱:
wbh@chinagbwang.com

公益捐赠
文宝推荐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文库专栏藏家专栏姚政专栏 > 鸡缸杯事件是收藏界的郭美美事件?
公益捐赠

鸡缸杯事件是收藏界的郭美美事件?

作者:姚政日期:2017年1月8日 12:34
 
今年本是“马”年,谁知竟被两只“鸡”闹成了“鸡”年。“名妓郭美美事件”可用“炫富”、“豪赌”、“吹牛”、“卖淫”、“既当婊子又立牌坊”、“中国第一名鸡”、“哄抬鸡价”、“出名不择手段”、“家喻户晓”来概括。而一只普普通通的“鸡”缸杯也在中国掀起巨澜,近日杯中又冒出“仙气”,搅得民间收藏家六神不安,羡慕、嫉妒、还恨,亦成为老百姓饭后谈资。其实鸡缸杯事件很简单,简单的就像杯子本身,就这么几两瓷土,就这么简单的工艺,就这么简单的图案,就这么简单的色彩。十句话就能讲清鸡缸杯之古今骗局。
第一句话:明代鸡缸杯价值十万之最早出处?
  据笔者目前所查到的资料,明沈德符《万历野获编》卷二十四“庙市日期”一节中称:“窑器最贵成化,次则宣德。杯盏之属,初不过数金。余儿时尚不知珍重。顷来京师,则成窑酒杯每对至博银百金,予为吐舌不能下。”沈德符字景倩(1578-1642),浙江嘉兴人,万历四十六年举人。他从小随祖父、父亲居住北京,孩时即闻朝家事。中年后祖、父去世,他便回到南方,仿造欧阳修归田录,开始把早年从祖、父听来的朝章故事,加之自己的其他见闻,撰成《万历野获编》。此书可断为野史,成窑酒杯值“博银百金”是逛城隍庙市时道听途说的,被收入书中,实不为证。注意:此书中只提到“成窑酒杯”,未提何种酒杯。之后的万历《神宗实录》有了进一步的演绎,第一次提出:“神宗时尚食,御前有成化鸡缸杯一对,价值十万。”《明神宗实录》为编年体史料长编。从明太祖到明熹宗凡十三朝,皆有修纂。有一说为:《神宗实录》由于阉党的把持篡改,所以清代学者或说它“叙述一无足采”,或说它是“秽史”。可见“鸡缸杯价值十万”说很可能为不实之词。清代朱彝尊、朱琰等对鸡缸杯的评价沿用此说,有以讹传讹之嫌。
第二句话:鸡缸杯是成化皇帝御用酒杯?皇帝为万贵妃亲自设计了斗彩鸡缸杯?
第一、明代史书无任何记载。第二、皇帝赠予万贵妃更是臆猜。万贵妃所用瓷器都有特殊记号,即“大明成化年制”底款下方另写一“萬”字(见图一、图二、图三、图四)。而媒体、拍卖方大势宣传2.8亿的鸡缸杯有正宗的皇家血统,是万贵妃亲自用过的,实为捕风捉影,毫无根据。历代文物贩子只是为哄抬鸡缸杯价格编造故事,制造商业骗局,谋取暴利。
第三句话:斗彩鸡缸杯在明代的历史地位?
瓷器中祭祀器、陈设器、雕瓷器、尊、瓶、缸、罐、盆、碗等地位都高于杯盏。杯盏的生产成本、销售价在瓷器中都是最低的,历代如此。把鸡缸杯吹到了天上是基于:一、成化年发明了斗彩,成化皇帝最喜欢;二、小巧玲珑;三是子母鸡图案。其实斗彩不是成化官窑所发明,1988年11月景德镇陶瓷考古研究所在明御厂故址的西墙之下,发现两件有宣德官款的斗彩莲池鸳鸯之后,证实“斗彩”发明于宣德官窑,成化斗彩是从宣德继承而来;相比瓷器大器物,鸡缸杯确实是小(比南方人喝功夫茶的杯大多了),但说它小巧玲珑不敢苟同,器型太一般了,既不如同期的高脚鸡纹杯(见图五)、成化脱胎白釉暗刻龙凤纹杯(见图六、图七),更不如明永乐甜白釉暗刻龙薄胎葵口杯(见图八),以及雍正珐琅彩锦上添花薄胎小杯(见图九);至于子母鸡图案宋代就有,太简单了(千万别跟我说是抽象派),大鸡带小鸡,这是日常生活中最常见的情景,这种图画毫无创新,在中国美术史上毫无地位,非熟练工几分钟画一个。明代杯盏中,鸡缸杯并非第一。明谷泰《博古要览》曰:“成窑上品,无过五彩葡萄撇口扁肚靶杯,式较宣杯妙甚。次若草虫可口子母鸡劝杯······”(见吕成龙著《明清官窑瓷器》)。那么吹捧鸡缸杯目的何在?古董商的商业运作,编故事,现代词叫“包装”,要不怎有“无商不奸”之说。2006年香港一个张姓“大收藏家”,花1000元人民币在苏州买了一只清乾隆珐琅彩杏林春燕碗,胡吹全世界仅有2只,一运作拍了1.5亿元(“买”者为其妹),弄得全国有瓷碗的收藏家天天在做杏林春梦。同样“家有千财万贯不如钧瓷一片”的所谓千年古训,最早流传于天津,不也是古董商为了利益编造的谎言吗?
第四句话:明清两代御窑厂生产的酒杯茶杯成本价?
明清两代没用特殊材料、特殊工艺做的御窑酒杯茶杯成本极低。据故宫瓷器专家吕成龙所著的《明清官窑瓷器》记载,明代文献中有“瓷器节传二十三万五千件,约费银二十万两”(见图十、图十一)的记载,由此推算每件瓷器的平均烧造费约为一两白银。而清代的记载更为详细,《清宫瓷器档案全集》中乾隆三十年皇太后万寿贡物成本报价:“洋彩如意茶盅十副,计二十件,每副五钱三分,共银五两三钱”(见图十二);成本最高的是转心瓶,也只有60两。嘉庆十二年,内务府奉旨变卖宫廷瓷器十万件,其中“各色盅一万二百二十件,每件银二分五厘;酒盅八千四百七十一件,每件银一分五厘”(见图十三)。嘉庆十五年内务府变卖宫廷瓷器十五万件,其中“盅一万五千九百六十三件,每件银二分二厘;酒盅一万六千二百十一件,每件银一分五厘”(见图十四)。
第五句话:鸡缸杯的数量?
杯盘碗碟是实用器,是宫廷或民间需求量、存世量最大的瓷器。清代嘉庆皇帝三次卖给民间御窑库存瓷器45万件,仅各色盅、酒盅七万余件。有人说鸡缸杯全世界仅存19件,真是胡编。据景德镇窑工讲,这么小的鸡缸杯,一窑可烧12000件。几年前一个窖藏出过1900件;修建深圳至厦门高铁时,出土了成千上万件。收藏家手上谁没几件(见图十五、图十六),北京中藏会馆一次就购买过200件,并全部通过科学鉴定。何必为了一己私利,把别人的鸡缸杯都打成赝品?
第六句话:此杯是1999年拍卖的鸡缸杯?
2014年拍卖的鸡缸杯与苏富比瓷器拍卖图片第36页上的鸡缸杯对比,此鸡缸杯非彼鸡缸杯(见图十七、图十八),如果不是一件东西,编造“流传有序”故事有点滑稽。
第七句话:2.8亿元的鸡缸杯是仿品?
可以说99%是仿品。可能是明代成化年民间仿品,也可能是明后期、清代仿品。原因一是此杯来路不明,迄今为止无任何核心证据证明,此杯是皇帝御用;二是和民间被指责的鸡缸杯赝品没什么不同,甚至还不如收藏家手上的鸡缸杯精致;三是杯上无包浆;四是无任何人出示科学仪器鉴定报告;五是拍卖公司从来不保真。
第八句话:此杯付款?
付没付款,上没上税,开没开发票并不重要。假戏真做,真戏假作都可。关键谁得到了这笔巨资:可能是鸡缸杯的收藏者(那他太幸运了),可能是买者的弟弟、妹妹(香港张家就是先例),可能是表哥、表叔······
第九句话:买者会交6000万税?
不会的,永远是从上海保税区仓库借展。按理说买得起马还买不起鞍吗?假如真的花了2.8亿元,尤其是这么有钱的人不会差这一口气。给海外付款那么大方,给国家交点税又何必战战兢兢?但假如是做局,这几千万税款可是要买者自己掏的。
第十句话:买者为什么敢拿鸡缸杯喝茶?
买者心里有数,掉到地上也不值钱。再说,收藏家有几个没拿鸡缸杯喝茶?还喝酒呢!
结束语一:鸡缸杯事件相比郭美美事件,究竟有多少共同点,套用2014年中国流行语:你懂的!
结束语二:鸡缸杯事件的历史意义在于:一、民间藏家手中的鸡缸杯增值了,原来卖200元,现在能卖2000元了;二、普及了文博知识,让许多民众知道有一种瓷器叫“鸡缸杯”,客观上弘扬了中国传统文化;三、为“国宝帮”找到了真正的帮主;四、比三秋杯谦虚,那个杯是10个亿;五、以前拍卖总说xxx全世界仅2个,现在承认19个,这是历史性的突破;六、中国人民真正站立起来了,一个鸡缸杯就可抵一艘航母,10个鸡缸杯可打一场伊拉克战争。
结束语三:本文无意攻击任何一只“鸡”,无论是“土”鸡,还是“肉”鸡。尤其有一只“鸡”已关进了“鸡笼”,更不应落井下石。本文只是为了履行“中藏网”之职责---把收藏界的真相告诉民众!如有冒犯,恕请谅解。

所属类别: 姚政专栏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