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海量藏品

网址:www.chinagbwang.com
网站邮箱:
wbh@chinagbwang.com

公益捐赠
文宝推荐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文库专栏藏家专栏姚政专栏 > 上海博物馆近三千万买的《揭钵图》是珍品?赝品?
公益捐赠

上海博物馆近三千万买的《揭钵图》是珍品?赝品?

作者:姚政日期:2017年1月8日 12:34
 
近日,闻悉上海博物馆在2012年10月30日盈时拍卖公司举行的秋拍会上以2990万元的天价拍得元代画家朱玉的一幅《揭钵图》。此事虽已尘埃落定,但同时也留给了我们很多的联想和不解。
疑点一:朱玉在中国画坛上的地位?
翻遍中国的书画史料,对于画家朱玉的记载寥寥无几,偶见提到的,也至多几笔带过。对书画有认识的人都知道,大凡在中国书画史上占有重要影响的画家,理所当然就应是耳熟能详画坛巨匠,尤其是当这个画家的一幅作品能价值近三千万天价的更是不同凡响的一流大画家,这是书画界最起码的常识。
朱玉(1293―1365)字君壁,一作均壁,昆山(今江苏昆山)人。喜绘事,闻佳山水每翛然独往。从永嘉王振鹏游,方不盈矩,曲尽其妙。而意度横生,不束于绳墨。人言王君盖不之过。尝作紫雾龙宫、翠蓬神阙二图,十年始就,人谓其妙入神品。元季海寇犯境,邑人弃家避难。玉独抱二图坐楼上。寇遥望城中虹气贯月,踪迹而至。疑有至宝,见二图,大怒裂碎而去。杨铁崖(维祯)名其楼曰"虹月楼"。内行修洁。淡于名利,年老犹壮。卒年七十三。
从以上记载来看,朱玉一生浪迹乡野,淡于名利,并没有任何记载他曾入朝为宫廷画家,至多是个从当时大家王振鹏游的擅长道释人物,亦精界画的一名民间画家而已,从这点上可以说明,朱玉生前的名声和现在此画的拍卖价值有很大的背离。
再从以下几起著名的收购案例来判断:北京故宫曾以880万元的价格拍得沈周背临的《富春山居图》,以1980万元拍得北宋张先《十咏图》,2200万元购得隋人《出师颂》;国博以近2999万元的价格收购北宋米芾《研山铭》;首都博物馆以800万元的价格收购唐阎立本《孔子弟子像》(传)手卷,以近7000万价格,私下洽购赵孟頫《妙法莲华经》第五卷……
以上可鉴,从这些人在中国书画史上的影响和地位来看,朱玉的画坛地位和他的作品价值是绝难和这些有着影响深远的大师级的画家相提并论的。
疑点二:《揭钵图》的书画地位和价值真的有那么高吗?
《揭钵图》根据佛教《宝积经》中的题材而来,原本是为北宋大画家李公麟的抗鼎名作,为宋代宣和皇家秘藏,到了元代,李公麟的原作归宜兴人吴大本收藏,再转归元代收藏家陆全卿收藏。之后,据传朱玉根据李公麟的名作临摹了两个本子。其中一本《揭钵图》到了清代归收藏家毕涧飞珍藏。民国时被一位姓蔡古玩商占有,准备卖到国外去,结果被民国四大公子之一、袁世凯次子袁克文买下,再后来也流落去了美国。另一本解放后被人捐给了浙江博物馆。假如朱玉真的临摹了李公麟的《揭钵图》,而非原创,其地位应大打折扣。上博买的是美国本。
疑点三:画谱记载真实吗?
清初《佩文斋书画谱》记载,朱玉《揭钵图》真迹存世仅有两本。这段记载是否可靠,存疑。难道《佩文斋书画谱》一定是最权威的吗?难道元明两代几百年就没有仿制此画的可能吗?再说在元朝和明朝的〈画谱〉上就没有出现过记载《揭钵图》的文字,这又凭得是什么鉴定依据呢?难道单单凭着一部《佩文斋书画谱》的记载就能毫发无差地来断定此画是真品了吗?再说〈佩文斋书画谱〉印录了这幅画作了吗?朱玉临摹《揭钵图》元代无记载、明代亦无记载;朱玉生前所有的书法、绘画荡然无存,怎么对比、证明真实性?两本临摹的本子又同时完好的保存下来,是巧合?还是明代造假?故宫博物院研究员杨臣彬在《明代书画作伪手法种种》一文中说,中国古代书画作伪以明代为甚,称为“苏州片”。白描人物多仿李公麟,清宫旧藏《石渠宝笈》中著录的钱选款《洪崖移居图》、赵孟頫款《老子像并书道德经》及文徵明题均伪。
疑点四:临摹的两幅《揭钵图》风格一致吗?
拍卖资料说,对比浙博本和美国本,后者人物线条更加飘逸,几无断笔,面部结构精准,服饰线条洒脱,而浙博本有近半人物线条出现断笔。
这里出现一个问题,既然两幅《揭钵图》出于朱玉一人之手,而且当时是在看着李公麟的原作做为范本的而画的,那么,朱玉在同个时段怎么可能出现一幅线条断笔一幅线条几无断笔的现象,这从一人之手出现这样的技术性的问题是很值得我们去研究探讨的。从线条断笔和不断笔来看,稍具画画知识的人都明白,断笔分无意和有意,除非是画面场景需要,要不然是绝不可能出现这样故意而为之的低级错误的。看过浙江博物馆所藏的《揭钵图》看似断线,实则线线相连,只是虚实相接,这是一种天人合一的技巧性处理手法,纵观古代画家,有此笔法技巧的不在少数。但如果是朱玉本人作画技巧把控不住的情况,如果是这样的话,一个作为有严格要求和操守的画家是绝对不能把此画示人的,因为这样,那是有伤文人风骨和名声的,这或许就是朱玉独特的风格。从这些问题上看,当那些所谓有着非凡眼力的鉴定专家们面对这两幅质量相差甚远的《揭钵图》的时候,怎么会出现技术性的判断错误呢,试想,如果这几个问题解决不了,那我们可以大胆假设:这两幅《揭钵图》其中肯定有一幅是赝品,甚至两幅都是赝品。
疑点五:《揭钵图》上的五人题跋为何没给朱玉添彩?
研究古画上的题跋,是鉴定字画真伪的重要参据。仔细看看上博的“美本”《揭钵图》的张寰和顾潜题跋的书法风格极其相似,两人虽然同为昆山人,却是经历年龄相差悬殊,断不可能书风一致,又不是师出同门,所以更无书风雷同的渊源可谈,这也是值当去好好研究的。至于文徵明《揭钵图》上题跋似乎更是疑窦丛生:时年81岁的画坛泰斗为一个三流画家非原创的画题跋概率有多大?所题的跋排在地位悬差甚大的顾潜后面可能吗?书法笔迹与文徵明书法真迹对比为何差距这么大?五人题跋的纸张为何惊人相似?
疑点六:《揭钵图》买卖中的怪现象?
《揭钵图》浙江博物馆已有一幅收藏,上博有必要出如此天价巨资再买吗?又不是孤本杰作,不合常理;中国崇佛悠久,自古佛像画浩如烟海,何况我们国人又热心收藏,所以存世在馆藏和民藏的佛像画数量也多得惊人,难道上博不懂吗?如果文徵明的题跋是真迹,这段文字价值就不菲,拍卖公司定会大肆宣传,为何提都不提?“邀请著名的鉴定泰斗傅熹年先生进行鉴定,据说傅熹年先生对这件作品给予高度评价与认可。”找一个老者来为《揭钵图》定性,古代字画是一个人鉴定就能论真假的吗?1950年周恩来总理亲自批准从香港收购的《伯远帖》《中秋帖》刚回到故宫,马衡院长就指出是赝品,可见古字画鉴定的复杂性;现代科技对古字画鉴定的技术已很成熟,做个碳14便知年代(取微量即可,丝毫不影响画面),面对如此天价的采购,上博提出过科技鉴定的要求吗?为了高价卖出《揭钵图》,有人利用媒体把元代三流画家朱玉包装成“宫廷画家”、“奉皇后之命作画”,并打压“浙本”,什么浙本的“跋”是描上去的,等等;上博买到《揭钵图》后,本应大肆宣传弘扬,公开展出,让世人饱饱眼福,谁知“很低调”,连媒体采访都不愿接受。是有难言之隐,还是其他,不得而知。
近3000万买回这么个东东,是真品?珍品?赝品?不得而知,毕竟我们没有看到实物。即便看到实物也未必鉴出所以然。上海人的精明闻名全国,如此手笔让世人大跌眼镜。这3000万如果是馆长的私款,我们不过问,毕竟是财政的拨款,毕竟是纳税人的血汗钱。这种来路不明的、争议巨大的画作,民间、国内外少说有几十万幅。如果全国各国有博物馆都像上博这样收购,国库将被掏空。老百姓眺望着博物馆仓库里一堆堆书画,过穷日子吧!
 
 
 
 
 
 
 

所属类别: 姚政专栏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