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海量藏品

网址:www.chinagbwang.com
网站邮箱:
wbh@chinagbwang.com

公益捐赠
文宝推荐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文库专栏藏家专栏姚政专栏 > 纪念鉴藏家朱震先生
公益捐赠

纪念鉴藏家朱震先生

作者:姚政日期:2017年1月8日 12:33
 
7月4日下午,我刚从贵阳飞回北京,即给朱老打电话,想询问一下2号下午中央电视台金越先生在国粹苑中藏会馆的情况,谁知关机。不一会隋立川电告我,朱震走了。真是晴天霹雳。他永久关机了。
朱震先生是我收藏的启蒙老师。2001年春,在于明先生的引荐下,我认识了朱震先生。一番交谈后,我放弃了从事20年的出版生涯,上了“收藏”这条船。
朱震出生在一个老知识分子家庭,其父民国时就是农业专家。朱震上世纪60年代毕业于北京石油学院,学工程机械。毕业后分配到北京燕山石化,文革后当时燕山石化的党委书记吴仪劝他加入了中共。他曾任北京燕山石化宣传部副部长、燕山石化电视台台长。曾8次连任企业电视台协会秘书长,自己戏称“猪八戒”。
朱震14岁开始收藏,至今近60年。当时主要收钱币。后来瓷器、玉器、青铜器、书画、家具什么都收。接触过他的人都知道,朱老知识渊博,似乎什么都懂,其实和他收藏门类宽泛,又好专研有关。什么好,什么美,就收什么。从我认识他,就知道他缺钱。他时常拿些古董转让给我,我就知道他又碰上什么心爱之物,缺钱了。反正他拿来什么我就收什么,他说多少钱我就付多少钱,从没还过一次价。记得2001年,他从我这借了50万,说是要去保护一颗夜明珠(朗斯代尔陨石钻石夜明珠,赤峰人王占魁持有),并说他已经投了100万,目的就是不让国宝流失海外。一年后,我也见到了王占魁。他俩算账,确实朱震投了不少钱,结果夜明珠没了,钱也没了,他也算了,我也拉倒了。可见朱老也是个性情中人,乱花钱的主,跟我一样,什么都信,从不怀疑别人。后来我常劝他,这么大年纪了,少买些东西吧。朱老回答我,孙学海老先生都快90了,还在收藏,说看见好东西躺在潘家园地摊上难受;浙江横店徐文荣先生80岁了,还在盖圆明园,收古董。我无语。看来收藏就像吸毒,戒不掉。哪天死,哪天了断。收藏是世上唯一的终身“职业”。
朱震的科学鉴定实验室,是他一生中最闪光的亮点。建实验室的起因是朱老几十年的收藏品也备受伪专家的无据打假。要正名,只有走科技鉴定的路。朱震是学理工科的,他很快以《中国科学技术史》陶瓷卷、青铜卷中的数据为基础,摸索出一系列的科学规律,为广大收藏家服务。凡是到朱震实验室去过的人,都被他的科学态度所折服。他能从化学形态、物理形态来解释文物,这往往是博物馆、考古界学者所不具备的。我始终认为,朱震在鉴定瓷器和青铜器的水平在国内是名列前茅的,首先他自己有大量的藏品,有几十年的收藏经验,又有科学检测手段。他不断的用仪器在矫正自己的眼力。朱老的去世,是收藏界的一大损失,更是鉴定界的一大损失。他的经验、理念,短时期无人能填补。实验室初创阶段门庭若市,全国各地的藏家千里迢迢拿着文物来找他,但他收的费用是最低的,而且东西测了不对不收钱。后来他又在全国建了六七个实验室。我曾问他,这样到你这的人不就少了吗?他说藏家买点东西不容易,少跑点路就少花费点。我这能维持下来,或自己补贴点都无所谓了。
网上的这张照片是我给他拍的。2010年底,我们评选中国文物保护金奖,朱老荣幸入围,我去给他照相,就拿他的仪器作背景,因为我觉得这台仪器就是他的生命。他很珍惜联合国千年发展目标中国组委会授予的这一奖项。他说,这是他一生中唯一获得的奖项。
朱震先生是中国收藏家协会玉器收藏委员会顾问、中藏网顾问委员会顾问。他是中国发现黑皮玉的第一人。他参加过中国收藏家协会玉委会的扬州活动、遵义会议、北京人民大会堂国宝献汶川活动、三届北京饭店十大收藏家、十大国宝评选活动、中藏网庆典活动、台湾展览、元青花国际研讨会,以及首都博物馆王刚砸瓷的鉴定活动,许多活动他都是积极的组织者和参与者。他的实验室是收藏家聚会的场所,许多藏家是通过他了解了中藏网,凝聚到中藏网。
朱震先生的去世,震动了收藏界。藏品、人品、水平,藏家有目共睹。他平易近人,从不发脾气,非常乐意帮助别人,连小贩都拿他当救世主;他嫉恶如仇,一直提倡成立基金会,帮助受伪专家欺凌的弱势藏家打官司。
朱震是个凡人,但在收藏界是个名人。在他眼里那些徒有虚名、满嘴喷粪的“藏家”、“专家”,只配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他什么都收,就是不收“瓷片”。
“昔人已乘黄鹤去,此地空余黄鹤楼”。他的实验室、他那盖了一半的会所······不知能否继续下去。
安息吧。忙碌了一辈子,也该歇歇了。

所属类别: 姚政专栏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