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海量藏品

网址:www.chinagbwang.com
网站邮箱:
wbh@chinagbwang.com

公益捐赠
文宝推荐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文库专栏藏家专栏姚政专栏 > 沉睡万年的黑皮玉即将苏醒
公益捐赠

沉睡万年的黑皮玉即将苏醒

作者:姚政日期:2017年1月8日 12:31
 
黑皮玉--这是一个在国家考古挖掘中从未出现过的名称,但在中国民间的收藏群体中已流传了几十年。它似铁,很重,密度大;它似煤,表皮很黑。但它不是铁不是煤,而是玉,一种以透闪石为主要成分的玉石。这种黑不溜秋的玉雕,千姿百态,大的有高150公分,小的3-4公分,最重的有300-400斤。其造型有写实的,有抽象的,有复合式的,但几乎没有一样的。黑皮玉雕吸引了众多民间收藏家的眼球,不见则已,一见钟情。
1989年1月5日,中国大收藏家朱震先生在北京购得一件10公分高的鸮型黑皮玉雕,当时以为是墨玉,但又觉得不把握,于是拿到地矿部找其弟,经专家研究,此玉应出自寒带地区,玉表面上的黑色沉积物主要成分是锰。凭着多年收藏之经验,朱震感到黑皮玉器与传统的红山玉器有所不同,年代可能更久远。后来20年中,朱震13次去内蒙考察,追踪黑皮玉的来龙去脉,想给黑皮玉弄个合法的“出生证”。有一次,离开摩托车进入了沙漠纵深地带,返回时车子已被流沙掩埋,他差点跟黑皮玉作伴去了。朱震所收藏的黑皮玉最多时达到2109件,在他的影响下,一批收藏爱好者与黑皮玉结缘了。
1991年,一位名叫金喜镛的韩国人,在内蒙的巴林左旗购得一尊女神造型的黑皮玉雕,高28公分。从此一个考证黑皮玉雕出处的“精神病”出现了。十多年来,金先生往返中国400多次,考察了内蒙几百处地点。有人说黑皮玉是造假之物,金先生嗤之以鼻。金说:“锦州,朝阳,赤峰等地的红山玉器高仿基地我都走遍了,仿黑皮玉的人还没出生。”金先生生于1948年,父亲是韩共党员,死于1950年的朝鲜战争。在发现探索黑皮玉的过程中,金先生越来越坚信:中国民间已收藏的黑皮玉不下1万件,这是人类最早的文明,中国是人类文明的摇篮。2006年6月22日,金先生在向导的带领下,来到了内蒙乌兰察布盟化德县北面的一座山上,在一个古祭坛中,发现了31件黑皮玉。他欣喜若狂,仿佛看见了人类文明最早的曙光。在后来的日子里,他上书胡锦涛总书记,上书温家宝总理;2007年11月23日,他在韩国首尔大学做了黑皮的碳14测试,得出黑皮玉距今已有14300年(正负不超过60年)的结论(结论是否正确另当别论)。2009年1月31日,他在韩国《朝鲜日报》上,向全世界披露了中国的黑皮玉。三年来,金先生由衷地希望中国政府能组织大规模的考古队伍,并邀请全世界的考古专家一起来挖掘黑皮玉,他说,一个泱泱大国,要大度,在考古上也要改革开放。他大概陶醉过,幻想过:在考古挖掘现场,一个外国人,站在中国的土地上,面对无数地摄像机,照相机,向全世界的新闻记者宣布:在此出土的几千件黑皮玉雕,是世界第一大奇迹。它将人类的文明向前推进1万年,3万年,或10万年。它将改变……历史。这是中国的骄傲,也是人类的骄傲。他多么希望这一天早点到来。但是事情的发展并非像金先生想象的那么顺利,如果不是在2008年2月遇上北京的张一平先生,金先生可能还在黑暗中徘徊。
张一平1999年介入黑皮玉的收藏,并以片状的黑皮玉为主要的收藏对象。2009年3月13日,北京日报发表了《黑皮玉:远古的呼唤》,张一平在文中倾诉了10年中对黑皮玉的认识。2008年2月,金喜镛与张一平在北京偶遇,猩猩惜猩猩,2008年5月,张一平又将金先生介绍给柏岳先生。柏岳曾任全国政协委员,酷爱收藏,关注黑皮玉多年。2001年9月12日在《中国文物报》上发表了《圆雕黑皮玉器真伪及年代初探》一文,文中公布了2000年6月26日,国家地质实验测试中心用等离子质谱分析法对玉器上的黑色皮壳测试的结果,从科学的角度证明了黑皮壳绝非当代作伪者所为。当柏岳得知一个外国人在中国的大地上为黑皮玉奔波了17年,甚为感动。2008年9月,85岁的柏岳先生上书国家文物局局长单霁翔局长,反映了金先生所说的黑皮玉出土情况。经过漫长的2个月等待,国家文物局终于回函:“柏岳先生:您致我局单霁翔局长的来信收悉。关于出土黑皮玉器一事,我局多方征求了有关专家意见,专家一致认为,迄今为止在考古发掘品中尚未发现过黑皮玉器。为慎重起见,如金喜镛先生能够提供出土黑皮玉器的准确地点,我局可请内蒙古自治区文物局组织有关专家赴现场考察,以便认定黑皮玉器出土的具体情况。感谢您对我国文化遗产保护事业的热情关注/专此函达。国家文物局办公室公章,2008年11月4日”。
球瞬间踢到了金先生的脚下。2008年12月8日,金先生在呼和浩特见到了内蒙古考古所的王大方,此时此刻,王大方第一次见到了传说中的黑皮玉,而在中国已10多年的金先生也第一次见到中国文物界的官方代表,但只有金先生有相见恨晚的感觉。第二天,乌兰察布盟博物馆的副馆长胡小农到呼市,像听天书似的听完了金先生的黑皮玉故事。接下来又是几个月的寂静,有点像黎明前的寂静。6月12日,胡小农到京与金先生见面,并明确告诉金,根据你提供的地点,我们找不到黑皮玉,能不能提供更准确的地点。金立即拿出地图告之,并表示可亲自带考古队去现场。胡馆长当即谢绝:那里是军事禁区,外国人不能去。胡馆长狐惑,一个外国人在中国搞了近20年黑皮玉,就这样拱手交给政府,想想陕西的周老虎事件,他会不会是“金老虎”……金先生也困惑了:你们为什么不相信我,为了黑皮玉我已经抛弃了所有的生意,老婆不理解我,2002年得了癌,气死了。你们也不理解我,我不是为我自己,是为全人类。望着窗外的巨幅广告:“同一个世界,同一个梦想”,金先生的眼睛湿润了。
球踢到此时,被扔在了中场,似乎已踢不下去了。金先生想带胡馆长去现场,胡馆长不领情,不让去;胡馆长想找到现场,金先生不去,犹如大海捞针,哪一个山包都有几万平米,全挖一遍?两层皮,慢慢扯吧,油与水,溶不到一起。但夏季很快会过去,野外作业的最好时机会错过,而且随着时间的推移,地下能说明真相的实物可能会越来越少。此时有一群人着急了,正应了中国一句古话::“皇帝不急,急了太监”。
在中国民间,被黑皮玉所迷倒的收藏爱好者不下几百人。在东北以黄康泰、李祥云等为代表;在北京以柏岳、朱震、张一平、张夏德武等为代表;在上海以陈逸民、应伟达、钱益中、韩连国\张帆等为代表。这些人的特点是:都有大量的藏品,独特的藏品,或出版过专著,或在电视上与观众见过面,大都有科研精神。他们填补了专家的空白,他们干了本属于国家干的事。2009年6月21日下午2点, 各路“诸侯”汇集北京京瑞大厦,有韩国的金先生,东北的黄康泰,上海的应伟达,北京的张一平、夏德武,中央电视台费导、张导,贵州电视台的冯晶,以及内蒙通高小明,共同协商如何打破僵局。当时的局面是这样的:政府方出于某种原因,不希望韩国金先生参与;而金先生不到现场,政府方就找不到黑皮玉。时间一久,一切可能不了了之。如果金先生能带民间的“太监”去,确认地点后,金先生回避,“太监”去报告“皇帝”,也许球又会转动起来。会上金先生慷慨激昂,表示不辱使命。2009年6月26日中午11点45分,一支11人的“民间寻找黑皮玉出土地点先遣队”,在总指挥应伟达(中国收藏家协会玉器收藏委员会副主任)的指挥下,分坐3辆越野车,从北京亮马河饭店出发了。出发前,红山文化大师、中国龙根传人黄康泰摆盛宴为大家也为他自己饯行。黄大师1976年开始收藏研究红山玉器,对中国龙文化,龙的传人,以及中国象形文字的产生有独到的见解。2004年凤凰卫视对他进行了专题采访,他让世界了解了中国龙。现今正在北京筹办龙坛博物馆。15点16分,小小车队进入内蒙境内,突然乌云压顶,电闪雷鸣,久旱的内蒙大地迎来了第一场雨,龙根传人显灵了。
经过阵雨的洗礼,16点16分,车队离开了高速公路,金先生有点迷路了,毕竟3年没来了。雇个老乡领路,继续向目的地进发。突然,一个村落映入眼帘,它多么像楼兰古城,土屋,断垣,鸡不飞,狗不跳,一切都是灰蒙蒙的,它宁静地镶嵌在内蒙荒凉的大地上。“有人,”中央美院夏德武教授夫妇俩跳下车,客气地向中年村民打招呼,然后从兜里掏出一件小黑皮玉雕,“老乡,这儿有这东西吗?”老乡看了看,肯定地说:“有,没那么黑,前面山上就有,去年还有人在挖。”哇,真理是那样的朴素。
17点17分,我们站在了金先生3年前来过的祭祀坑前。太平常了,如果没有挖掘的痕迹,谁能想到这地下两米深处有黑皮玉。看着大家迷茫的神态,金先生开口了:我刚到这里时,也不相信这下面有祭坛,后来他们教会我怎样看地形。这,这,这,金先生一连指了几个地方,说,下面都有。此时此刻,至少证明了四件事,1,金先生确实来过;2,如没人指认地点,国家考古队50年内都找不到地方;3,如挖出东西,民间收藏家功不可没;4,这里不是军事禁区。此时此刻,黄康泰拿着望远镜在察看周边地貌,夏德武夫妇正在研究一块朽木,高小明在观察土层,费导张导正在坑里坑外的摄像,而身为人大代表的应伟达,胸中装着祖国,他拿出一面国旗,说:我们为国家该做的事都做了,不管结局如何,今天是有历史意义的一天,大家一起合个影吧。
18点16分,车队离开了山沟,大家将夜宿化德县。就在快到化德县的城边时,天空中出现了一道绚丽的彩虹。这是一座天桥,桥的那一头是国家文物部门,而这一头是痴呆呆、眼巴巴、傻乎乎的民间收藏家。
27日下午3时,车队回到亮马河饭店。在金先生的住处,我们见到了4尊大型的黑皮玉雕。金说,如果国家能到现场挖掘,我这4尊玉雕,以及18年中我收藏到的所有的黑皮玉,全部献给中国国家博物馆,我就是要证
明一点:中国是世界古代文明的中心,中国是人类文明的摇篮。这不禁使人想起伟大领袖毛主席的光辉著作《纪念白求恩》,也许若干年后有人会写一篇《纪念金喜镛》。
6月29日,应伟达先生在上海与乌兰察布盟的胡小农副馆长通了电话,汇报了所有情况,并表示随时愿意带国家考古队去现场,雇民工挖掘的费用,民间都可以出。胡说:7月10日等电话。(待续)
 
 

所属类别: 姚政专栏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