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海量藏品

网址:www.chinagbwang.com
网站邮箱:
wbh@chinagbwang.com

公益捐赠
文宝推荐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文库专栏藏家专栏姚政专栏 > 民间收藏家看“金缕玉衣”事件
公益捐赠

民间收藏家看“金缕玉衣”事件

作者:姚政日期:2017年1月8日 12:29
 
自从央视2011年“3.15”晚会披露文博“专家”鉴定黑幕后,文博界常年披在“专家”身上的“金缕玉衣”被剥去。故宫“十重门”事件波涛未平,又发生骇人听闻的估价24亿的“金缕玉衣”骗贷事件。
 
一、用于骗贷的金缕玉衣是真?是假?
 
所有披露的信息都说金缕玉衣是假的,因为它是牛福忠用谢根荣给的零散玉片穿出来的。那么玉衣真假的核心是什么?是玉片。如果玉片是新做的,玉衣则是假的或叫仿品,反之就是真的。牛福忠重穿玉衣的过程只能算修复,而不是造假。如卖假玉衣给谢根荣的人,既然已做出几千玉片,工程量已完成95%,还差穿起来的功夫吗?穿起来的好认,还是新做的散玉片好卖?反而是穿成品出售较符合逻辑,而全套玉衣的散片如不是先前精心设计,是绝对穿不起人形来的。新东西看不出人形,谁都不会买。
 
二、民间出现的玉衣真的也不值钱
 
玉衣为汉代皇帝和贵族死后所用殓服。玉衣的起源,可以追溯到周代,到三国时曹丕下诏禁用玉衣,完整的玉衣是西汉文景时期才出现的。到目前为止,国家考古发掘共发现玉衣20余件,金缕玉衣8件。国家正式出土的两汉王侯墓中出土有玉衣(包括玉衣片)的墓葬有60多座。除金缕玉衣外,还有银缕玉衣、铜缕玉衣和丝缕玉衣,编缀玉衣材料的不同,代表着身份的不同。据汉代文献记载,汉代皇帝死后使用金缕玉衣,诸侯王、列侯、皇帝的宠姬、皇帝的女儿用银缕玉衣,前一代皇帝的姬妾和皇帝的姐妹用铜缕玉衣。两汉历经410年,西汉(含王莽新政和更始帝)15位,东汉 12位,共27位帝王,另加地方诸侯王以及皇亲国戚,完全可以推测玉衣量不小。另外皇家厚葬,民间跟风,汉桓帝时,冀州官吏赵忠在埋葬他的父亲时,私自使用仿造的玉衣,被人上告。那么到底有多少件玉衣,且国家考古发掘的古墓不足历史的千分之一,基本上都是无意挖到的,近年来的基础建设和房地产热造成大量古墓被盗掘,新华网2006年就公布了统计数字,全国20万座古墓被挖!流失民间的玉衣上千件不止。
玉衣由于是包裹死尸身上,多数人对其忌讳,怕不吉利,且体积庞大,也不像玉佩等有装饰和把玩观赏的作用,一般藏家不会去购买,即使真品也是属于市场不好出手的“古董”,买方少需求弱,价格自然不会高,甚至花几千元就可以在旧货市场购买一套,且一旦沦落市场,就存在各种争议。
 
三、杨伯达等鉴定费应追缴国库
 
“金缕玉衣”事件东窗事发,该抓的抓了,该判的判了,“法网恢恢,疏而不漏”。但笔者总觉得有“漏”。杨伯达等人对 这件玉衣所进行的24亿的价格评估所导致国家财产蒙受巨大损失是不是因该负一定责任呢?我国《刑法》第229条明确规定:“承担资产评估、验资、验证、会计、审计、法律服务等职责的中介组织及其人员,故意提供虚假证明文件、情节严重的可处五年以下有期徒刑或拘役,并处罚金。”不管杨伯达等人应承担何种法律责任,非法所得的鉴定费追缴国库是最起码的,罚款也是应该的。被骗的中国人民建设银行应立即行动,尽可能的减少人民的损失。都说杨伯达等人胆大,一评估就给出24亿,这只是证明了马克思在《资本论》中的一段名言:“资本家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就会铤而走险,有百分之一百的利润就会践踏人间一切法律,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就敢犯任何罪行,甚至不惜上绞刑架。”围着玻璃罩转一圈就收入几十万鉴定费,何止是暴利,老百姓得干一辈子。
2004年通过的“国际博物馆协会博物馆职业道德准则”(新版)规定,“对其他物品进行估值,只能是应其他博物馆、法律赔偿、政府或其他主管公共权力组织的正式要求”。据了解,台北故宫的研究人员每周都会在固定时间为民间人士所携带的“宝贝”提供咨询服务,但前提是:免费。
而在国内鉴定界,多数有这样的做法:先口头告诉你,你的玩意儿是真的,价值连城,之后再向你伸手要“鉴定费”,数额相当于他说出来的评估价的一定比例。你只有给够了钱,鉴定师才给你开书面的评估报告。鉴定专家李劲松证实:按照惯例,评估费是评估价值的1%到5%。“比如,你的东西可能只值几百块钱,但他告诉你值20万。然后要求你按5%交鉴定费,也就是1万。有些心眼活的人就交了。”2000年,杨伯达等专家给赤峰王某鉴定一颗8.6克重的夜明珠,评估价值2500万美元,拿了王某60万人民币。这些黑心的专家,因为头上有故宫的光环,常常给民间收藏家开一张证书就要30万人民币,“3.15”晚会上曝光的几位专家,与他们相比简直是小巫见大巫。  
 
四、金缕玉衣骗贷事件被披露谁最高兴?
 
从表面上看民间收藏家最高兴,文博界终于挤出一个大脓包。对收藏鉴定界的乱象,收藏家心里最清楚。但高兴之余,颇感痛心。由于部分专家的不负责任、私利,用纳税人的钱,高价帮国营博物馆收购了多少文物,吃了多少回扣;由于他们的胡说八道,多少珍贵文物流失海外。民间藏家原以为专家都很神圣,后来发现他们只是披着皇帝的“新装”,该走下神坛了。
文博界水混,是因为有一批浑水摸鱼的人。“我们过去的经验证明,凡是拥有鉴定证书送来拍卖的艺术品,一般都是赝品。”某拍卖总经理高兴地说。
笔者认为此话存在严重误导,代表拍卖行说一般有鉴定证书都是赝品的总经理,语气绝对,难免有落井下石、趁火打劫之嫌,拍卖行的代表者显然想借金缕玉衣事件抢夺鉴定文物真伪的话语权。试问:贵公司拍卖的东西是什么资质的人在鉴定?你们在某电视台表演的去伪存真节目,出的证书一般是否也是赝品?你们开证书的人也是专家?拍卖公司是商业机构,不能既当运动员,又当教练员。既然拍卖公司对拍品不保真,就应该由保真的机构来鉴定。
 
 
五、大多数鉴定证书是真实的
 
民间收藏家请文博界专家鉴定古董很普遍,证书是真是假收藏家心里都有一本账。谁敢说老一代专家中,周南泉、孙学海、雷从云、赵青云、熊传薪等开出的鉴定证书都是假的?尽管他们也有走眼的时候,我们民间藏家还是觉得这些老专家的人品、学识是值得尊敬的。
例如曾被人陷害、一度成负面新闻的孙学海老先生,在文革中,同清查组一起,从通县铜厂、宋庄炼铜厂、鸭子嘴金属提炼厂、广安门外铸造厂等抢救出114吨珍贵的青铜器,还从造纸厂抢救出大批即将化为纸张的古籍善本。这些真正的专家有丰富的鉴定古董的经验,而且他们和民间藏家一样,非常推崇用仪器科学检测。
客观地说,民间收藏家的藏品,大部分是真东西。因为勤劳智慧的中华民族,数以亿计的劳动者,在5000年中,创造了无数的财富,无数的艺术品,这是一个巨大的天文数字,这是任何一个有良知的中国人都不会否认的事实,因为各种原因,其中已现世的大部分古董被民间收藏了;反之,改革开放30年来,偷偷摸摸做假古董的人有几人,能做多少?难道收藏家专收假古董去让专家去鉴定,出证书?收藏家有这么笨吗?而拼命打压民间藏品、鉴定证书的拍卖公司老总其用意是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
总之,民间收藏家都希望业内专家能从金缕玉衣事件中汲取教训,可最近又有一位故宫瓷器专家隔着玻璃点评了浙江博物馆的“壶王”,认为壶王是假的证据是“大”。真不知隔着玻璃鉴定是不是故宫的传统?请不要再玷污故宫的名声了。
 
 
 
 
 

所属类别: 姚政专栏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