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海量藏品

网址:www.chinagbwang.com
网站邮箱:
wbh@chinagbwang.com

公益捐赠
文宝推荐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文库专栏藏家专栏范勇专栏 > 破解三星堆之谜的文化意义
公益捐赠

破解三星堆之谜的文化意义

作者:范 勇日期:2017年1月10日 13:41

  三星堆文化有许多之谜。

  这些谜一直困扰着学术界:受限于考古出土的三星堆文物,使得考古文博界的相关研究常遇到瓶颈。

  同样,收藏界也面临着困惑:为什么民间流传的那些具有三星堆文化风格的器物却不受待见,不仅受到社会的冷落,而且还被学界拒之门外?

  2014年6月21日,李克强总理访问希腊。

  在地中海文明的发祥地—希腊克里特岛上,伊拉克里翁博物馆刚刚重新开馆。

  李克强总理与希腊总理萨拉马斯共同出席了开馆仪式,并亲手向博物馆赠送了一件礼物。

  来自中国的礼物引起了世界的瞩目——那是一件三星堆青铜人像面具的复制品。

  李克强总理以此强调,中国和希腊,都是具有悠久历史的文明古国。

  总理的话,再次将我们的思绪引回悠远而又深邃的中华历史。

  (注 2015年5月23日,正在秘鲁访问的李克强总理在利马考古、人类学和历史博物馆出席了中国-拉丁美洲文明互鉴系列活动,同样向秘鲁博物馆赠送一件三星堆青铜人面像复制品)

  希腊克里特岛是地中海文明的发祥地,也是欧洲文明的源头。

  三星堆是中华文明之源吗?

  这个问题,也许很难令人回答,即便是中国的考古学家。至少目前,大家还没有这种思想准备。

  那我们换个话题:你知道四川广汉三星堆吗?

  也许部分人会耸耸肩膀说到:中国有名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没有必要什么地方都知道吧。

  如果你真的是这样认为,那你就是大错特错了。

  的确,中国有许多风景名胜,单单四川一省而言,就多不胜数。.历史上四川就有“剑门天下雄,峨眉天下秀,青城天下幽,夔门天下险”之说; 如今有四大世界自然文化遗产:“童话世界九寨沟”,“人间仙景黄龙”,乐山大佛---峨眉山,都江堰---青城山,还有国家级风景区蜀南竹海,西岭雪山,龙池,卧龙沟等;此外,还有堪与九寨沟相比美的牟尼沟,人间氧吧碧峰峡,东方阿尔卑斯——四姑娘山,最后的香格里拉稻城、亚丁,等等。

  总之, 众多的名山大川,繁多的古迹名胜,四川真可谓旅游资源大省。但是就是这个旅游资源大省面向世界进行旅游招商的时候,却是只提九寨沟、大熊猫、三星堆来吸引各国人士的眼球。

  为何四川独独以九寨沟、大熊猫、三星堆为吸引世界的诉求点呢?

  大熊猫是国宝,自不待言。九寨沟是绮丽无比的人间难觅的美景,也无需多言。那么三星堆又为什么能从众多的风景名胜中脱颖而出呢?

  三星堆之所以能够被作为四川旅游的诉求点,自有它的理由:

  它是中国20世纪最重大的考古发现之一 。

  还不仅仅如此。

  就世界青铜文明而言,三星堆无疑是最具魅力的文明之一。

  因为,任何到三星堆博物馆参观的游客都会被眼前的奇特而又精美的青铜文物所震撼,无论是视觉上还是内心深处,都会受到一种强大的冲击力,任何人的大脑 都感到不够用:这是什么形象啊,是怪兽还是人面?是千里眼还是顺风耳?这是什么东西啊,是车轮还是眼睛 ?是盾牌还是挂饰?

  ……

  任何人都会被无数的疑问所缠绕,而且是百思不得其解。

  人们是带着好奇和探询的心情来参观的,结果却带着一脸的困惑和惊讶离去。

  这样的地方难道还缺乏吸引力吗?这样的地方难道还不够让人留恋忘返?!

  现在,你明白了吧,九寨沟,大熊猫,三星堆,在中国在全世界它们都是独一无二的,它们都是顶级旅游品牌,具有独特的、不可替代的魅力。

  所以,陈列着三星堆出土文物的三星堆博物馆便成为中国和世界的文化学者的学术圣地。

  在国外,知道三星堆文明的人渐渐地多了起来——随着三星堆文物的频繁出国展览,许多外国朋友特别是日本、美国、欧洲等国的文化艺术界人士对于三星堆文明逐步有了了解:初始时是大吃一惊,他们被来自东方的这个异域文明所强烈震撼。既而迷上了它,深深地被它所吸引。无论是在东京、纽约、巴黎,还是中国台北,三星堆文物的展览,参观者众多,展厅爆满,盛况空前。

  三星堆文明的魅力,不仅让国外学者、文化艺术人士倾倒,就连一般民众也不能置之度外,他们同样被迷住了。2003年的法国巴黎的《三星堆文物展》就有这样一段小小的插曲。

  巴黎塞纳河畔的巴黎市政府展厅,有许多法国人多次来到观看这些具有神秘梦幻色彩的文化遗产。一位中国记者在三星堆文物展厅遇到一个有趣的场景:一对老年夫妇正站在三星堆青铜大立人像前面,他们仰望着这个青铜大立人像,伫立良久。后来,他们开始争论青铜大立人像弯曲在胸前的手中应该拿着什么东西。老人尚布尔认为应该是手持兵器,尚布尔太太认为应该是手持麦捆之类。二人争执不下,便请中国记者来评判。中国记者对他们的看法表示了异议,说自己虽然不清楚大铜人手中拿的是什么东西,但他衣带华贵,显然是贵族,因此他不可能在田间劳作和上阵临敌。两位老人同意中国记者的观点,表示回家以后还会继续猜下去。离别是还给中国记者留下地址,希望以后有了答案别忘了告诉他们。

  但是在中国,遗憾的是像尚布尔夫妇这样的人并不多,还有很多的人不知道或者不了解三星堆。毕竟这是一个遥远历史的遗迹,充满了无数的秘密——它让许多人瞠目结舌,但却仿佛云里雾里。

  阻碍人们了解三星堆文明的根本原因,就在于宣传乏力;而宣传乏力的原因又在于研究难于深入;至今,这个文明的独特价值究竟是什么?谁也说不清楚。

  因为对三星堆文化做研究,困难实在太多。

  在国内,这个独一无二的青铜文明,没有可以完全比对的对象。

  相关的历史文献记载稀缺,唯有邈远的远古传说片断可用。

  它仿佛是上苍给我们开了一个玩笑——一个在远古时代突然降临,千年之后又突然消失的文明。

  自20世纪80年代三星堆祭祀坑发现之后,中国考古学家像发现金矿一般,争先恐后地对三星堆文化进行研究。

  20世纪90年代,有关三星堆的研究达到鼎盛,许多国外学者也加入到三星堆研究的行列之中,美国、英国、法国、澳大利亚、日本等国的学者以及海外的港台学者都对研究三星堆抱有极大的热情。

  有关三星堆研究的国际学术讨论会不断地在四川各地召开。北京上海等全国学者以及国外学者纷至沓来。

  相关三星堆文化研究的论文和书籍,也大量涌现,可以用汗牛充栋一词来形容。

  这些论文和著作中充斥着各种各样的论点,各种各样的说法,各种各样的推测。

  这种现象,在中国学术史上,可谓是空前绝后。

  在暴风骤雨般的三星堆研究热潮过后,进入21世纪,三星堆研究逐渐复归于平静。

  昔日喧闹的场景不再出现。原来人们发现,三星堆的研究,有太多的瓶颈,有太多的困惑。好像眼前一团乱麻,想解开却找不到线头。

  面对困境,国内除了少许民间收藏家还在不懈地努力探索之外,学界对三星堆文化的研究急剧减速甚至停顿下来,并且正在逐渐淡出人们的视野。

  然而,学术是天下公器。

  三星堆文化并非只是国内学界研究课题,它是世界性的研究课题。

  人们不知道的是,围绕三星堆文明,国外的学者正在另辟蹊径。一场相关学术危机正全面地向我们逼近:

  据传英国剑桥大学东方学系、考古学和人类学系的众多学者,除了关注考古出土的三星堆文物之外,还密切关注中国民间所收藏的疑似三星堆文物(之所以称之为疑似三星堆文物,是因为这些民间收藏的文物之中,既有三星堆文物,也包含有后三星堆文物,即那些流寓成都平原山前地带的三星堆人后裔所制作的器物)。

  剑桥大学的学者们正对中国民间收藏的疑似三星堆文物特别是玉器、青铜器、金器作各种科学检测,并且悉心地研究它们,同时也在关注一些器物上的古老文字。一旦他们的研究成果出来,而我们的研究却依然停滞不前,那后果是相当的严重。到那时,当年“敦煌学在国外”之类的宭境就会重演!

  果如此,国内的学者就只能慨叹:三星堆研究在国外!

  目前的困局,不仅国内对三星堆文化的研究停滞不前,甚至对三星堆文化的研究意义,还缺乏足够的认识。

  三星堆文化的来龙去脉,自然是研究的首要问题。

  但仅此还远远不够。

  必须要将三星堆这种独特的文化放到中华文明的大背景之中,才能更深刻地认识中华文明,才能解开中华文明的许多疑问。正如著名历史学家李学勤先生所说:“中国文明研究中的不少问题,恐怕必须由巴蜀文化求得解决。”(《略论巴蜀考古新发现及其学术地位》,《中华文化论坛》2002年第3期)

  或许现在还难说三星堆文化是中华文明之源,但完全可以说,三星堆文化对于了解中华文明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

  很清楚,如果对三星堆文明缺乏全面和深入的了解,将会让我们将其视为一个地域性文化,从而与华夏密码失之交臂。而我们将难以从三星堆文明中寻求到解开华夏文明的钥匙,也就难以对华夏密码进行解码。

  因此,要研究三星堆,必须尽可能地掌握相关的全面资料,尽可能扩大视野,而不是作茧自缚。

  除了考古出土文物之外,那些在民间流传和留存的类似三星堆文物以及各代古蜀文物,必须要给予足够的重视。

  大量流散在中国民间的疑似三星堆文物,正亟待国家的甄别和承认。

  主要收藏于中国北京、沈阳、厦门、南宁、重庆、成都等地收藏家手里的疑似三星堆文物,如果公开展示,一定会令大众大跌眼镜:数以万计的、奇诡壮观的流散文物,将会让我们震撼、目瞪口呆!而这部分与三星堆文化有关的文物,一旦得到社会公认,将会给中国文博界、考古界带来巨大的冲击!

  同时,它们也将给三星堆研究提供新的研究契机和充足的活力。

  华夏历史、古蜀历史,、西南历史,都将会有重大研究发现。

  中华文明,也将会谱写全新的篇章!

  无论如何,这些重新被人发现的疑似三星堆文明遗物,再不能成为国内文博研究和历史研究的弃儿!再不能被无视或者被漠视!

  我们必须要直面这些疑似三星堆文物,并且还要加以重视,因为它们将会大大地丰富我们对三星堆文明的认识。

  要知道,希腊克里特岛上的青铜文明被发现,就是源于考古学家发现了岛上居民之中留存和流传的古代小石雕和小陶塑,由此而展开的考古调查和发掘。

  地中海文明的发祥地,欧洲文明的源头——克里特文化的考古发现之旅,为我们破解三星堆文化之谜,提供了参照样本。

  解谜三星堆,就是要告诉大家三星堆青铜文明的奥秘,三星堆文明在中华文明之中的地位和作用,以及大家最为关心的三星堆文明的来龙去脉。它们看似彼此独立,实际上是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三星堆文明研究的重要性由此可见一斑。

  书中基于学术研究基础上的逻辑推理和判断,将会为你提供一个全新视角内的三星堆文明,同时打开一幅清晰的中华文明之旅地图。

  阅读完本书,你就会明白,为什么李克强总理出访希腊,要将三星堆青铜器的复制品作为礼物,赠送给希腊伊拉克里翁博物馆。

  因为,将三星堆文明与古希腊克里特文明相提并论,实在是一个聪明而又贴切的做法——三星堆文明是能与欧洲克里特文明媲美的文明,它们都是人类最伟大的文化艺术结晶。

  (本文系作者新著《解谜三星堆:开启中华文明之门》一书的前言,略有修改。该书将在天地出版社出版)

所属类别: 范勇专栏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