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海量藏品

网址:www.chinagbwang.com
网站邮箱:
wbh@chinagbwang.com

公益捐赠
文宝推荐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文库专栏藏家专栏母智德专栏 > “正西风落叶下长安,飞鸣镝”——对季涛先生《捐赠北师大的陶瓷品遭到质疑》的质疑
公益捐赠

“正西风落叶下长安,飞鸣镝”——对季涛先生《捐赠北师大的陶瓷品遭到质疑》的质疑

作者:母智德日期:2017年1月10日 14:14

  拜读了季涛先生《捐赠北师大的陶瓷品遭到质疑》一文,本不想劳心费时说点什么,因为这是意料之中、必然发生的事情。据传闻,当习近平总书记对文物工作发出一系列重要指示、国务院《关于进一步加强文物工作的指导意见》以“国发2016(17号)”文件颁布之后,有体制内的专家公然叫嚣:“要‘鼓励民间文物合法收藏’、要‘支持非国有博物馆发展’,我就跳楼!”在党中央、国务院号召深化文博体制改革的大潮面前,出现几只“碰壁的苍蝇”、几条“挡车的螳臂”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我对季涛先生并不了解,于是查了一下,方知他是一个头上戴了几顶“桂冠”,身上穿了“注册拍卖师”、“拍卖术语起草小组组长”、“天向国际拍卖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等几件“马甲”的“大人物”。一切都明白了:像他这种“心术不正、无利不起早”的人,不反对民间文物的合法收藏、不嫉恨民间古陶瓷的无偿捐赠,除非太阳从西边升起。因为民间古陶瓷的无偿捐赠,必将触碰他们那沾满“虎尿蝇屎”的饭碗、有损他们的既得利益。令我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作为头顶那么多炫目的光环、身穿那么几件“金铸银饰马甲”的“大人物”,对“捐赠北师大陶瓷品”质疑的理由,却是那样的荒谬、浅薄、无知和愚蠢。我不得不冒犯这位“大人物”,对他的“质疑”针锋相对地提出我的几点质疑。

  季涛先生说:“一些业内的瓷器专家首先质疑了捐赠瓷器的真实性,数量如此之大,覆盖陶瓷史如此全面的品类,却好像从地里冒出来的一般,没人知道是从哪儿搜集来的!据了解,内地、香港多家知名拍卖行的瓷器专家并不了解邱先生。”邱季端先生无偿捐赠给北师大6000件、仅仅才6000件古陶瓷,就把业内某些瓷器专家和季涛先生吓得目瞪口呆、差点尿裤子。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们,邱季端先生收藏、保护的古陶瓷有二十多万件,区区六千件只能算是零头,这在民间收藏界并不是什么稀奇事。你们背祖忘宗,完全摒弃中华民族陶器烧制两万年、瓷器烧造几千年的辉煌历史,在遍布华夏大地的窑址、遗址、窖藏、田野山林、私人宅基之下以及江河湖海之中,我们的先人给我们留下了无尽的古陶瓷遗物,当这些无以数计的古陶瓷在改革开放几十年大规模的基本建设中面世以后,你们良心泯灭、装疯卖傻、视而不见、听而不闻,不仅不抢救、保护,反而丧心病狂地予以否定和毁灭。仅仅用数量的多寡来判断事物的真实性,这是彻头彻尾的唯心主义思想方法;季涛先生仅凭在拍卖行见过的古陶瓷的数量来诋毁民间保护的海量古陶瓷实物,充分表现出季涛先生只不过是一个闭目塞听、孤陋寡闻、白喝了洋墨水的、一文不值的书呆子。至于季涛先生说“据了解,内地、香港多家知名拍卖行的瓷器专家并不了解邱先生”,则更表现出季涛其人的低能而狂妄、无知则无畏。邱季端先生花费几十年的心血、投入巨额资金收藏古陶瓷的唯一目的只是为了抢救、保护中华民族的文明成果,为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默默奉献,没有丝毫牟利的初衷,因而绝不会与“利令智昏的既得利益集者”同流合污,也不可能把自己的藏品拿到“假拍、拍假”的拍卖公司去赚取不义之财;他压根儿就不屑内地和香港的任何拍卖公司了解他,“道不同不相为谋,志不同不相为友”嘛!季涛先生竟然用拍卖行的瓷器“专家”了不了解某位收藏家,来判断其藏品的多少与真贋,真是荒唐之至、狂妄之极。拍卖行的瓷器“专家”是山中老虎?是天王老子?非也!他们当中的不少人只不过是一群被既得利益集团利用的、既无法定的鉴定资质而又寡廉鲜耻的跛脚“走卒”。我可以负责任地告诉季涛先生:任何富有爱国之心、民族之情的真正收藏家,绝不会把自己的藏品送到目前而今眼目下的拍卖公司去上拍,因为他们不愿意上当受骗、见利忘义;民间收藏家无需也憎恶拍卖行的陶瓷“专家”了解他们。

  季涛先生又说:“没有拍卖行的交易经历,如何将品类搜集齐全的?瓷器品质又如何能步入高端?”言下之意就是说,无论任何个人或机构,要想搜集品类齐全、品质高端的瓷器,只有通过拍卖行的购买才能达到目的。拜读了季先生的这番“高论”,从个人私下的心情讲,如果我是季涛的父亲,真应该打他几个大耳光,辛辛苦苦把你送到国外去留洋,书读到狗肚子里去了?你怎么可以说出如此没有水平、丢人现眼的大胡话?从国家利益、国际惯例上讲,我实在惊叹中国拍卖行人才奇缺之怪现状——“猴子戴顶帽子也成了精”!作为“理学硕士,留英学者,注册拍卖师。目前任中国拍卖行业协会法律咨询与理论研究委员会委员,中国拍卖标准化技术委员会委员,拍卖术语标准化起草小组组长,中央财经大学拍卖研究中心研究员,天问国际拍卖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的季涛,竟然能够说出上面那一番屁话,不得不令人忧心如焚:中国拍卖行的法律制定、理论研究、拍卖标准的制定、拍卖术语的规范,将被引向何方?中国的拍卖事业将如何步入法制化的正轨?中国拍卖行将如何为实现“中国梦”提供强大的正能量?三岁大的小孩都能够悟出季涛先生这番话的无知与荒唐。“英国大英博物馆”、“法国卢浮宫博物馆”、“纽约大都会博物馆”、“俄罗斯艾尔米塔什博物馆”这四大世界著名的博物馆,它们收藏的陶瓷器难道都有“拍卖行的交易经历”吗?肯定没有!按照季先生的“伟大理论”,这四家世界著名博物馆收藏的就一定是品类不全、品质低劣的陶瓷器物了?!以此类推,北京故宫博物院收藏的38万件古陶瓷,基本是清宫旧藏、建国后民间的捐赠以及国家调拨的考古出土之物,绝不可能是从拍卖行购买得来的。按照“季氏理论”,国人完全有理由质疑:北京故宫博物院的古陶瓷“没有拍卖行的交易经历,如何将品类搜集齐全的?瓷器品质又如何能步入高端?”于是我们就可以肯定,北京故宫博物院不可能搜集品类齐全、品质高端的古陶瓷,它只不过是一个“山寨博物馆”、“劣质博物馆”而已;推而广之,全世界所有收藏古陶瓷的博物馆都将在“季氏理论”的指导下受到质疑、遭到诋毁。试问:没有文物鉴定资格、而且对任何拍品都不保真的中国拍卖行,能够推出真正的高端古陶瓷吗?只有那些钱多而又弱智的糊涂蛋才会在上当受骗之后,还自鸣得意、执迷不悟。需要特别指出的是,我国的现行法律明确规定,高古瓷和一些具有较高文物价值的明清瓷器是不能上拍的。但是作为“拍卖法律”的“专家”、拍卖公司的掌门人——季涛先生却公然同国家的法律法规相对抗,明目张胆地鼓吹、引领拍卖公司交易“品类齐全”的古陶瓷;自己知法犯法,还要带领所有的拍卖公司悖法违规,进行非法交易。由此可见,季涛先生不愧是一个身居要职而不学无术的“蠢才”。重用、纵容如此孽障,必将把中国的拍卖事业引入歧途。

  为了达到诋毁、中伤邱季端先生6000件古陶瓷无偿捐赠北师大的卑劣目的,季涛先生竟然无事生非、造谣惑众,说什么“北师大的捐赠现场没有文博界、陶瓷界的学者与专家出场”。幸好,新华社、《人民日报》、《中国青年报》、《法制晚报》、《中国文化报》、《新京报》等数十家媒体对这一盛事既有文字报道,又有图片展示。事实上,亲临捐赠仪式现场的不仅有北京师笵大学相关院系的数百名专家、教授、本科学生、硕博研究生,还有原中国文物学会会长、厦门大学人类学系主任、古陶瓷专家叶文程教授,原国家博物馆研究员、中国文物交流中心主任雷从云,蜚声海内外的著名古陶瓷专家、《中央电视台·综合频道》古陶瓷鉴定专家丘小君等。季涛啊季涛,我真为你造谣不打底稿、诬陷不择手段的拙劣行径感到无比的羞愧!正中了那句老话:“君子坦荡荡,小人常戚戚”。

  “鼓励民间合法收藏”、“支持非国有博物馆发展”,全面深化文博体制、机制的改革,是国家的顶层设计,是党的大政方针。人民的意志不可亵渎,历史的潮流不可阻挡。

  是出以公心,捍卫国家利益、维护民族尊严?还是私欲膨胀、丧失人格、维护既得利益?人在做,天在看;多行不义必自毙!

  谨录毛主席《满江红·和郭沫若同志》,供季涛先生一类反省、鉴戒:

  “小小寰球,有几个苍蝇碰壁。嗡嗡叫,几声凄厉,几声抽泣。蚂蚁缘槐夸大国,蚍蜉撼树谈何易。正西风落叶下长安,飞鸣镝。

  多少事,从来急;天地转,光阴迫。一万年太久,只争朝夕。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要扫除一切害人虫,全无敌。 ”

 

  二0一六年七月十七日

所属类别: 母智德专栏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