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海量藏品

网址:www.chinagbwang.com
网站邮箱:
wbh@chinagbwang.com

公益捐赠
文宝推荐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文库专栏藏家专栏母智德专栏 > 向李辉炳老师致敬兼议其他——读《一个坚持真理的古陶瓷专家李辉炳》有感
公益捐赠

向李辉炳老师致敬兼议其他——读《一个坚持真理的古陶瓷专家李辉炳》有感

作者:母智德日期:2017年1月10日 14:13

  有媒体朋友告诉我,他采访了李辉炳先生,说李先生对自己以前的一些学术观点进行了修正,有了新的认识,使他非常感动,云云。我当即回答我的朋友说:这是中国古陶瓷研究界的福音,是“科学发展观”的又一胜利!在朋友的指点下,我拜读了“小半丁”女士所撰写的采访李辉炳老师的文章,倍感欣慰,同时更觉压抑。

  我在《赠李辉炳老师》的诗中,已经表达了自己对李老师的仰慕与崇敬之意。在这里,我要再次向李辉炳老师致敬!虔诚地祈祝他老人家平安健康、寿比龟鹤,老骥伏枥、再创辉煌!

  古人云:“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过而改之,善莫大焉。”但是,象李辉炳老师这样业绩卓著、蜚声中外的古陶瓷专家,能够在他长期所处的那个混沌、封闭、保守、愚昧,形而上学猖獗的环境里,目光敏锐、头脑清醒、尊重事实、崇尚科学、冲破樊篱、独善其身,尤其显得难能可贵,意义重大。

  我想就“小半丁”先生在采访李辉炳老师的文章中,所涉及到的几件事谈谈个人的看法,并展开议论。此举的目的,在于尽自己所能维护国家和民族的利益,从道义和舆论上给李老师以声援。我认为,这是每一个公民、特别是古陶瓷收藏爱好者义不容辞的责任。因为李老师是站在正义的一边,站在真理的一边。我们理应团结同心,为李辉炳老师“鼓与呼”,为正义和真理“鼓与呼”。

  《一个坚持真理的古陶瓷专家李辉炳》一文中写道:“当李辉炳老师在南方某工地亲眼目睹从明代墓葬中出土了大批永乐、宣德时期款识的瓷器和元青花以后,经过对实物的研究、出土墓志铭的考证,使他对元青花和明代瓷器的鉴定有了新的认识。对此,李辉炳老师颇有感触地说:‘这件事给我的震动很大。在此之前元明清瓷器的出土很少,这麽大量新出土的情况体制内的人都不知道,我认为这是个大事。回来后写了两篇文章:《明宣德五彩与青花釉里红瓷器--兼谈明代瓷器在鉴定中应注意的几个问题》、《元青花瓷器研究点滴》。在前一篇文章中我把自己观念的改变、对鉴定界目前存在的问题都谈了自己的看法儿,但这与大多数体制内专家的看法儿不一致,我的稿子被《文物》和我们的院刊都退了回来,这是前所未有的。’”读到这里,我感到欲哭无泪、心肺具裂!在改革开放已经走过三十年辉煌历程的今天,在“以人为本”、“依法治国”、“与时俱进”、“科学发展”的社会主义中国,在中国文博界最高殿堂的北京故宫和国家级刊物的《文物》杂志的身上,竟然发生如此严重的践踏人权、蔑视宪法,公然抗拒和抵制“科学发展”的恶劣事件,岂非咄咄怪事?!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新中国,历来坚持学术领域“百花齐放,百家争鸣”的基本方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宪法充分保证每个公民言论、出版的自由。普通老百姓的稿件,也许他们认为没有水平,可以任意“枪毙”,而李辉炳先生的文章被他们“前所未有”的退回,难道也是因为没有水平或档次不高吗?问题的症结何在?明眼人一看便知就里。我不得不问:故宫博物院、《文物》杂志社有没有党的组织,如果有,为什麽拒不执行党中央的方针、政策?你们究竟代表谁的利益?为什麽对两篇持有不同学术观点的文章恨得要死、怕得要命?我要奉劝那些屁股坐歪了的官僚们,你们不要忘乎所以、目空一切,你们可以绝对控制和把持《故宫博物院院刊》、《文物》杂志,但你们却控制不了我们党、我们国家的所有报刊杂志和其他舆论工具,更封不住十三亿中国人民和七千万收藏大军的口。遗憾的是,名义上有“七千万”之众的文物艺术品收藏大军,对如此严重的反常事件,在保护、传承抑或破坏、损毁中国历史文物的大是大非面前,却三缄其口,无动于衷。时下,一些人用“人肉搜索”的办法,使不少不作为、乱作为的政府官员受到处分;让不少贪官污吏、腐败分子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受到党纪国法的严厉制裁。“人肉搜索”合不合法,尚未定论,但我们完全可以而且应该通过合法的途径、正当的手段,呼吁《故宫博物院院刊》和《文物》杂志社的决策者,面对七千万收藏大军,说明他们“前所未有”退回李辉炳老师两篇文章的居心与理由。

  当“小半丁”问:“听说您想给故宫低价收购一些好东西,但是没有做成”时,李老师回答说:“新出土的这批东西,有一些已经当工艺品出去了。我在广州海关亲眼看到集装箱装着出去的,我告诉他们这是好东西不是新的,但他们不相信我,我流着泪差一点给他们下跪,可还是出去了。我用自己的力量发动了6、7个收藏家......我希望他们能捐给国家、捐给故宫博物院;我想给故宫买些好东西,现在看来不行,他们认为是假的。我好心,但是办不成。”李老师还说:“有些收藏家,写信给国家,要捐献。大连有个收藏家,给文物局写信,要捐赠三十件元青花,文物局很重视。派了一个副局长,把我也喊去了,我去看,三十件都是好的。我当着文物局领导说,都是好的。但是鉴定委员会认为是假的,最终没有办成,目前还在收藏家手里。”读着李老师这些话,我眼里是热泪盈眶,内心却是阵阵酸痛,复杂之情难以言表。

  我给大家摘录一段媒体的报道:“据联合国科教文组织统计,流失到中国境外的中国文物约164万件,分散在全世界47个国家的博物馆,海外民间收藏预计是馆藏的10倍,其总数至少在1700万件以上,远远超过我国本土博物馆藏品的总量。”另有资料显示,改革开放的二十多年里,中国文物流到境外的数量,比建国前200年流失的总量还要多。为什麽中国文物如此大量地流入国外?除了一些文物贩子通过非法途径偷运出境外,更多的则是凭借“合法手续”,冠冕堂皇地从海关流走。所谓“合法手续”,就是某些“专家”收了钱给别人出具的“仿品”、“赝品”的鉴定证书,以及文物商店开具的“现代工艺品”的发票。在当今的中国,凡是“专家”没有见过的,或与他们主观臆断不相符的物件,都被他们斥之为“假的”、“新仿的”、“现代工艺品”而被“枪毙”。其实,这些被中国专家判定为“假的”、“新仿的”、“现代工艺品”的中国文物,一旦到了国外,其中不少就成了别的国家的宝贝。多年来,不少有良知、有正义感的收藏家无数次地向政府主管部门的领导大声疾呼,要求制止并扭转中国文物所面临的前所未有劫难,但丝毫没有得到回应,真个是“不是自己的孩子不心疼”!因为,中国的收藏家在文物鉴定上是没有任何话语权的,而政府主管部门的领导只听信某些“专家”的谗言。常言道:“妖言惑众”,在我看来,中国七千万收藏大军中,绝大多数是不会被某些“专家”的“妖言”所迷惑的;相反,我们政府主管部门的某些领导却长期被“妖言”所蛊惑,至今没能醒悟。如果李辉炳老师不是在广州海关亲眼目睹,也许他也不会相信,中国文物正是凭借那一张张“赝品”、“仿品”、“工艺品”的纸条,大量地、源源不断地流出境外。

  古诗云:“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而对于大多数古陶瓷收藏爱好者来说,则更是“谁知收藏苦,件件浸血泪”!不少人为了抢救、收藏、保护中国古代文物艺术品,节衣缩食,过着“苦行僧”般的窘迫日子,有的甚至倾家荡产、妻离子散。然而,确有一些收藏家愿意无偿地将自己价值连城的藏品捐献给国家。这些人的精神境界、道德情操与抗洪救灾、抗震救灾的英雄们,与其他各行各业的先进人物有什麽区别?后者受到了党和政府的褒奖、人民群众的爱戴、新闻媒体的推崇;而前者,却几乎毫无例外的被体制内的某些“专家”斥之为“动机不纯”、“为了炒作自己”,甚至沆瀣一气,对捐赠者进行恶毒的人身攻击和污蔑、诽谤。所以,我要劝慰李老师:您知道,作为中国文博界泰斗级人物的史树青老先生,退休以后要向国家捐赠自己的藏品,都遭到体制内一些“专家”的冷嘲热讽,说他捐赠的东西是赝品,最后也不了了之,以至于落得个死不瞑目。其原因也正是史老先生在岗时,与许多“专家”的学术观点有分歧,对他们恣意践踏历史文物的恶劣行径又异议。我们应当坚信,在“依法治国”、“科学发展”的社会主义中国,这种现象是暂时的,中国古陶瓷鉴定领域无法无天的日子绝不可能长久永存!

  “小半丁”在文章里说:“在古陶瓷鉴定界,他(指李辉炳老师)曾经是身披黄袍马褂的大内高手,拥有绝对的话语权。......而如今业内有些人说他中了邪、是神经病。”“小半丁”所说的“业内某些人”,其实李辉炳老师在前面所讲的话里,便一语道破,天机尽泄。当他想为故宫博物院购买一些价钱便宜的好东西时,故宫的其他“专家”说是假的;当李老师受文物局领导委托,鉴定了大连藏家要捐给国家的三十件元青花都是真品后,“鉴定委员会”却通不过,认为全是假的。由此可见,这个已经变质变味的学术团体的人数之多、势力之大。其实,凡是有一点资历的古陶瓷收藏者,或许都有过这样的经历:当你带着汝窑器或元青花,找故宫的“专家”、或者北京其他博物馆的“专家"鉴定时,他们都会得出毫无二致的结论:“不可能”、“假的”、“新仿的”;如果再把这些东西拿到全国任何地方,只要是体制内的“专家”,他们也都会说出与北京的“专家”一字不差的话来。口径惊人的统一,步调惊人的一致,好像正规军走正步、喊口令一样。你说怪也不怪?其实并不奇怪。任何“帮派”组织,都有它的“帮规”,只要是“帮"里的人,谁要违反了“帮规”,轻者逐出帮门,重者砍手剁脚、或格杀勿论,叫你在这个圈子里无立足之地,没有生存的空间。哪个不虚,谁个不怕?任何一个正常的科研机构、学术团体,除了有一整套科学、严谨的管理方法,健全、有效的规章制度外,还必须不折不扣地贯彻执行“百花齐放,百家争鸣”基本方针,都应具有浓厚的学术氛围和自由的学术空气。然而,在中国古陶瓷研究界,象里辉炳老师这样的人物,仅仅写了两篇文章,说了几个新的观点,就被那帮人扫地出门,甚至污之为“中了邪”、“神经病”。这还能算是“科研单位”、“学术机构”吗?这与“帮派组织”有什麽区别?任何正常的人都不会认为李辉炳老师是中了邪,相反,他已经摆脱了曾经使他迷迷糊糊的那个“邪气”冲天的怪圈;李老师也没有神经病,他的神智空前清醒,他那正常的神经,正在支配他坚持实事求是、坚持科学发展,为捍卫古陶瓷研究的纯洁性、可持续性;为保护中华民族的优秀文化遗产而竭忠尽智、鞠躬尽瘁。李辉炳老师相信群众、走出深宅大院,冒风险、摸黑路、走田埂、掉水沟,深入考古发掘的第一线,以科学的态度、实事求是的精神,获得了元、明瓷器的宝贵实物资料;在严谨考证的基础上,得出了对元、明瓷器认识的新观点。这样的、符合“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思想”和“科学发展观”的光明磊落的行为,却被那帮人看做是“中了邪”。这恰恰暴露出那帮人阴暗的内心和扭曲的灵魂。

  为了负责任,我想,我应该直率的对体制内的某些“专家”说几句大实话:你们总以为头上有了一顶“专家”的帽子,似乎就比谁都要聪明、比谁都有学问。其实,在许多收藏家眼里,你们不过是一具具不学无术、孤陋寡闻、形而上学化了的“肉木偶”。每当你们出现在古陶瓷收藏爱好者、甚或有真知灼见的收藏家面前时,总是装模作样、不苟言笑,摆出一副自命不凡、居高临下、盛气凌人、唯我独尊的架势。其实你们在收藏家的心目中,只不过是一群活脱脱的拖着长辫子、头戴瓜皮帽、身着长马褂,比慈禧太后还要封建、保守、愚昧、迂腐的行尸走肉。请你们记住:人,贵有自知之明!

  君子为国家大义,小人争一己私利。诚恳希望体制内的某些“专家”,不要再为了个人的既得利益,维护个人的所谓“权威地位”,而置国家、民族的利益于不顾;也不要再被“巫婆”、“神爷 ”的迷魂汤灌得神魂颠倒、执迷不悟;更不能拿着人民的血汗钱,去干那些祸国殃民的不齿勾当:心甘情愿地充当中国文物的“汉奸”,麻木不仁地扮演中国文物大量外流的“掮客”。

  相信群众、依法治国、与时俱进、科学发展,是放之各行各业而皆准的大政方针。在这些重大原则问题上,古陶瓷研究领域以及整个文博界,没有任何“特殊性”可言。

  历史是公正的,国家和民族的利益是神圣不可侵犯的!

 

二00九年四月十四日

所属类别: 母智德专栏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