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海量藏品

网址:www.chinagbwang.com
网站邮箱:
wbh@chinagbwang.com

公益捐赠
文宝推荐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文库专栏藏家专栏母智德专栏 > “法家梁剑兵”,不要再助纣为虐了!
公益捐赠

“法家梁剑兵”,不要再助纣为虐了!

作者:母智德日期:2017年1月10日 14:08

  很多天以前,我在“雅昌艺术论坛”的显著位置,看到了一篇题为《对汶川县政府在“国宝献汶川”风波中的法律责任分析》的文章,文章的作者署名为“法家梁剑兵”。我窃思,敢用“法家”冠名的人,绝非等闲之辈,引起了我的关注。查了一下,此君乃辽宁某大学的法学教授。

  认真拜读了《法律责任分析》一文,我认为,梁剑兵教授对“国宝献汶川”这一事件的立场、观点太过偏颇。于是,回了一个很简单的帖子:“梁先生:你的《分析》,漏洞百出,好像不是专门研究法律的人所写的文章,希望你再仔细琢磨琢磨。法学家不等于‘书呆子’。”此后,因为忙于别的事,无暇过问梁先生后来的反应。今晚得空,又去了“雅昌艺术论坛”。发现跟我帖子的不是梁先生,而是我刚刚写好并发表出去的《致“观书为乐”先生》一文里的“观书为乐”先生。真是“冤家路窄”啊!尽管“观书为乐”先生在“雅昌艺术论坛”里所发的帖子,毫无例外都是用最肮脏的语言、最下流的言词对“国宝献汶川”的捐献者进行恶毒的攻击、诽谤与辱骂,不过他给我的回帖,倒是少了许多狂妄、嚣张的气焰。他写道:“整个一个SB、大法盲!”(什么是“SB”?,我不懂,确实不懂。但我知道一定不是好话,因为“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来”。)

  法家梁剑兵的《法律责任分析》一开头就写道:“按照法律的明文规定:首先,我国可移动文物的珍贵等级分为四级,分别是一般文物、国家珍贵三级文物、国家二级珍贵文物、国家一级珍贵文物。其中,最高级别的一级珍贵文物又分为甲、乙两个等次,而只有一级甲等文物才可以称为‘国宝’。汶川县政府没有经过严格的、合乎程序的、由我国最高文物管理机关国家文物局正式组织和实施的鉴定活动,并对捐献品确定法定等级的情况下,毫无根据地谎称某些捐献品是‘古代文物’和‘国宝等级文物’,显然是确凿无疑的超越了职权的非法行为,同时也是无凭无据、公然欺骗社会公众的违法行为。”

  “非法行为”、“欺骗公众的违法行为”,这些出自法家、法学教授之口的言词,乍听起来,确实能把人吓得冷汗直冒、屁滚尿流。不过,梁先生似乎太少了一点城府,太多了一些自视清高。首先,他忘却了在关注“国宝献汶川”事件的亿万人士之中,有的是学法学、懂法律,甚至比梁先生高明得多的专家、学者,即使在文物捐献者中,也不乏其人。更重要的是,梁先生在其《法律责任分析》中,犯了一个他本不应该犯、而通常只是那些骗子、诡辩家容易犯的根本性错误,那就是形式逻辑中所说的“偷换概念”的错误。所谓偷换概念,“就是将一些貌似一样的概念进行偷换,实际上改变了概念的修饰语、适用范围、所指对象等具体内涵”。

  所有词典对“国宝”一词的定义都是:“国宝,就是国家的宝物”。它既包括稀有的动物、名贵的植物、古代建筑、珠宝艺术品;古代文物,也包括成就卓著的科学家、文学大师、艺术家等等。而对文物的定义则是:文物是文化的产物,是人类社会发展过程中的珍贵历史遗存物。它从不同领域和侧面反映出历史上人们改造世界的状况,是研究人类社会历史形象的载体,这一点是任何东西都无法取代的,因此,它是不能再生产的物品。文物具有的认识作用、教育作用和公证作用构成了文物特性的表现形式。既然,文物是“任何东西都无法取代的”、“是不能再生产的物品”,对于一个国家来说,每一件文物都应当是国家的宝物,即所谓“国宝”也。

  在人民大会堂的捐赠仪式上,会场中央的会标上赫然醒目地写着:“国宝献汶川捐赠仪式”。在这里,捐赠者用“国宝”二字,其目的不外乎强调所捐文物的珍贵性。然而,梁先生却硬把“国宝”二字偷换成了“国宝级文物”。“国宝文物”与“国宝级文物”从字面上看,似乎没有多大差别,但后一个概念由于修饰语发生的改变,导致其适用范围和所指具体对象也随之发生了改变。按照“国宝,就是国家宝物”的定义,“国宝文物”是泛指文物中的国家宝物,而“国宝级文物”则是专指文物中的国家一级甲等珍贵文物。捐赠者在捐赠仪式上,并没有宣称他们向汶川县政府所捐赠的文物是“国宝级文物”;汶川县政府更没有、也不可能向任何人宣布他们接收的捐赠品都是“国宝级文物”。梁先生正是企图利用“级”这一字之差,置“国宝献汶川”的富有仁者之心、爱国之情的文物捐赠者于死地;置地处偏远山区、经济文化相对落后,而又诚心诚意、千方百计筹集资金,以尽快拯救灾民于危难之中的汶川县政府于接受法律审判的困境之中。其用心是险恶的、其手段是卑劣的!

  办任何事,都要讲个程序。司法实践中,更要讲究程序。一切不按司法程序的司法行为都是违法的、无效的。作为“法家”的梁剑兵先生应该比任何人都明白。“国宝献汶川”的文物捐赠的组织者们,事前对捐赠者的收藏资历、特别是所捐文物,都是按照程序进行了严格地审查、鉴定和科学检测的,这一点是任何人都否认不了的。梁先生说:“汶川县政府没有经过严格的、合乎程序的、由我国最高文物管理机关国家文物局正式组织和实施的鉴定活动,并对捐献品确定法定等级的情况下,毫无根据地谎称某些捐献品是‘古代文物’和‘国宝级文物’,显然是确凿无疑的超越了职权的非法行为,同时也是无凭无据、公然欺骗社会公众的违法行为。”梁先生,你的结论下得太早了吧!帽子也扣得太大了吧!不讲程序的正是你,而绝不是汶川县政府。请问,汶川县政府是否已经将所接受的捐赠品纳入了拍卖程序?不是!他们下一步的安排是,对所有的捐赠品在内地与香港进行巡展。巡展的目的,一方面是扩大影响,为下一步的拍卖做准备;同时也是让这些捐赠品在公开的、更加透明的情况下接收海内外专家、学者以及各界人世的鉴定与检验。请问梁先生,你是先脱裤子后拉屎呢,还是先拉屎后脱裤子呢?这是生活常识;拍卖前,须对拍品进行鉴定、评级、估价,这也是拍卖的常识。文物捐赠者捐赠文物的目的是什么?汶川县政府接收这些文物的目的又是什么?不就是尽可能卖个好价钱,筹集尽可能多的资金用于灾后重建吗?没有按照法定程序对这些文物进行严格的鉴定、评级、估价,谈得上进行拍卖吗?如果真的这样,有哪一个买家又能放心大胆地去购买这些拍品呢?难道汶川县政府那么多的人都是笨蛋、傻瓜吗?我看你这个“法家”在这件事情上的用心是非常值得怀疑的,汶川县政府尚未对这些捐赠文物纳入拍卖程序,你就事先断定他们不会实施鉴定活动、“是确凿无疑的非法行为”、“是无凭无据、公然欺骗社会公众的违法行为”,更为严重的是,你作为一个“法家”、教授、高级知识分子,你对“雅昌艺术论坛”里那几个用极其污秽、极端下流的语言谩骂、攻击、诽谤文物捐赠者,甚至狂妄叫嚣要“判国宝帮死刑”的人,不但不加以制止、给以正确地引导,反而给他们撑腰壮胆,公然承诺要给这帮人充当诉诸法律的代理人。你的良心到哪里去了?你对汶川灾区人民还有丝毫的同情心吗?

  梁先生,我揣摩你的心思,是想通过与政府的较量,达到“出名图利”的目的。我认为汶川县政府的级别似乎太低了一点,要较量就同级别更高、知名度更大的机构干,也许你就可能同演艺圈的某些人一样,一夜成名。中央电视台4频道,不是有个栏目叫《国宝档案》吗?你认为“国宝就是专指国家一级甲等珍贵文物”,这个栏目,不仅打着“国宝”,而且还有“档案”的旗号,但是他们经年累月讲述、介绍的文物中,有许多就不是“国家一级甲等珍贵文物”,甚至有一些竟然是民间的收藏品。按你的观点,这个栏目竟敢以党和国家喉舌的名义,公然欺骗十三亿中国人民和全世界无以数计的观众,其“非法行为”之烈、其“公然欺骗社会公众的违法行为”之重,远非“国宝献汶川”事件所能比。我还可给你提供一条线索,如果你打赢了这场官司,岂止在国内扬名,那简直可以跻身世界法家的行列,从而蜚声寰宇。叙利亚国家博物馆珍藏了一件公元9世纪出自中国的唐三彩俑,而且被叙利亚政府评定为国宝级文物。此俑右手握剑,左手执盾,一身蒙古骑兵装束。叙利亚有关部门还把这件国宝印成邮票、制成明信片并拍成彩色照片大量发售。唐三彩俑,在中国到处都是。不说国内高古陶瓷收藏大家,就连我这个尚不入流的收藏爱好者的手中也有不少,而且肯定是到代的真货。然而叙利亚政府却把这样的东西视为国宝,供奉在国家博物馆内,并凭借它利用各种方式“骗取钱财”。所以,这个国际官司很值得梁先生去打,无论如何也比为“雅昌艺术论坛”里那几个一句道理都不讲、只会骂人的“跳梁小丑”出谋划策、摇旗呐喊、提供法律援助、帮他们打官司要强得多。

  梁先生,我真心诚意地奉劝你,如果你对“国宝献汶川”这件事真的感兴趣,最好能深入到国内真正的收藏家、特别是那些文物捐赠者和参与此次捐赠工作的组织者、鉴定专家之中,听听他们的想法和意见,“兼听则明”嘛,不要再助纣为虐了!

 

  二00九年十月十三日

  【后记:我的这篇文章发表在《社科报·中国收藏家论坛》和《雅昌艺术论坛》后,梁剑兵教授在《社科报·中国收藏家论坛》专门发表了一篇文章,承认自己《对汶川县政府在“国宝献汶川”风波中的法律责任分析》一文的不当,并慎重宣布放弃为“毁宝帮”无偿提供法律援助、充当其起诉汶川县政府的诉讼代理人。我十分敬佩梁教授的雅量!古人云:“人非圣贤,孰能无过?过而能改,善莫大焉!”

  没有想到的是,此后不久,汶川县政府从四川老家一直找到北京,终于找到了我,并派了一个四人组成的小组赴京当面向我表示感谢,还赠送了颇有意义的“纪念品”。】

所属类别: 母智德专栏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