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海量藏品

网址:www.chinagbwang.com
网站邮箱:
wbh@chinagbwang.com

公益捐赠
文宝推荐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文库专栏藏家专栏葛世雄专栏 > 给“文物”正确定义是修改《文物保护法》的前提
公益捐赠

给“文物”正确定义是修改《文物保护法》的前提

作者:草佳日期:2017年1月10日 14:17

  “文物”与“古董”、“古玩”“古物”不能混为一谈

  由于我国的特殊国情,改革开放后,各行各业私有化至今已三十余年,古玩行应社会民众的需求,其复苏也是必然趋势。可是,由于《文物保护法》中“文物”隐含着“古董(古玩)”的概念,故而国家工商局没有发放过一张名为“XX古玩城”的营业执照。遍布全国各地的“古玩城”都处在名不正言不顺的境地,所以人们看到的所有“古玩城”的招牌都是不合法的,在打“擦边球”。我曾在拙文《“地下文物应不应该合法化”是伪命题》中写下这样一段话:“幸亏国家工商局审时度势,没有在‘地下文物属于全体国民’、‘文物私生子是非法收藏’、‘地下文物应不应该合法化’等这一类争论中裹足不前,而是在法与非法之间、法制与情治之间进行权衡,使得各地的古玩市场在夹缝中艰难地生存着,并发展着”。

  笔者还曾在拙文《“文物”就是“古董”吗?》一文中专门将《文物保护法》“第五章-第五十条-文物收藏单位以外的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可以收藏通过下列方式取得的文物”的条文列出来加以辨析,并尝试着将具有人文属性的“文物”做了新的定义,用以区别纯粹具商品性质的“古董”。现在好了,《文物保护法(送审稿)》索性将这些有关民间收藏的条文全部取消。该怎样解读这份送审稿?是“法无禁止即可为”还是全面取缔?本人愿意相信有关方面看到了拙文,将民间收藏古玩与文物分离开来,即法无禁止即可为,解放民藏。但从网民的留言看,有正面的,也有反面的,各种解读都有,又令人堕入云里雾里。

  罗明瑞先生在姚政先生《是进步还是退步》一文的留言具有代表性:“文保法写入‘民间收藏文物’是表明国家法律承认民间收藏文物的事实存在与合法性,而草案约两万字文稿对民间收藏文物问题,回避使用民间收藏、民营、民办博物馆等词汇,或以国有以外的其它单位、公民等词语表述社会存在的民间收藏,草案用意明显不是改变或规范用语,而是突出表明文物保护的国家意志,即在国家境内地下、内水和领海中遗存的一切文物,属于国家所有,民间有属于国家所有的可移动文物的所有权不因其保管、收藏单位的终止或者变更而改变文物所有权的定性。如果法律承认民间文物收藏,显然与以上定性相悖。因此草案对于民间收藏行为与文物保护是否具有合法性的法律问题,草案有意不作明确或界定,故此删除“民间收藏文物”章节与避用民间收藏、民营民办等词语就不难理解了。”

  国家制定一部大法,其最基本要求就是有关定义要准确,概念要清晰,便于操作执行。难道要将具有人文属性的“文物”与具有商品属性的“古董”加以区别就这么难么?

  目前,不少民间颇有成就的收藏家认定自己收藏的是“文物”,甚至一些普通的收藏爱好者也以为自己收藏的每件古物都是国家的文物而自作多情地大声疾呼要抢救文物。对于这批热血藏友,请原谅我作个不敬的比喻——这是在拿屎盆子往自己头上扣。或许有藏友很生气:“我的某类藏品不论数量还是质量远超故宫,举世罕见!”“我的藏品原本就是清宫康雍乾三代之物!”那么请问:“文物”一词是由您来界定的吗?海关会请您去把关吗?冀宝斋的藏品是国宝还是赝品由您说了算吗?公安局会以您鉴定文物的等级来做出判决么?连您自己倾尽心力收藏的“文物”是不是合法都由不得您自己做主,这皆拜一部概念不清的《文物法》所赐!

  我们不应否认这样一个事实,即所谓八千万收藏大军中的绝大多数藏友并没有为了避免国家的文物不外流而倾尽家财这么高的觉悟,他们心里没有“文物”的概念,仅仅是为了爱好古董而收藏。长此以往入不敷出不仅影响生计,甚或影响家庭和睦,对他们来说,有条件的话莫过以藏养藏。收藏大军中还有一大群人纯粹为生计投身这个行业,对他们来说手中之物都是商品,至于是仿品还是真品、是古物还是文物,谁掏钱谁说了算,能换回钱养家糊口就行。而这八千万人不管您认不认“文物”,比其他的中国公民更多了一部《文物保护法》如同悬在头上的达摩克里斯之剑,时时处在惊恐之中,不知什么时候就会落下来挨上一刀。

  还有元庆先生在姚政先生文后附“浅析香港文物法”一文。难得元先生一片善心,但那是香港的《古物及古迹条例》,文中通篇没有“文物”一词。我反复强调“文物”是我国公有制的特殊产物,赋予了它特殊的意义。但我们的藏友们就是不愿改变这一观念,将其与“古董”、“古玩”、“古物”混为一谈。而《文物保护法》恰好就是管控文物的,其玄机就在这里。

  综上所述,世界首屈一指的泱泱古物大国,亦是文物大国,却导致古玩行业处于没有一张正规的营业执照的尴尬境地;还导致一部《文物保护法》屡遭诟病,一而再、再而三地反复修改。笔者以为其病根就在于将“文物”与“古董”、“古玩”、“古物”混为一谈,没有将“文物”一词剥离出来加以正确的界定。

  让国有和民间博物馆比翼双飞为振兴中华服务

  姚政先生在《是进步还是退步》一文中说:“国家应大力支持公民、企业、社团组织创办博物馆、艺术馆。文物保护的最佳状态是文物进入博物馆、登记造册、供人观赏、供人研究。”诚如斯言!很为民间有如此大志的藏家点赞。从长远来看,这是必然趋势,但不是现在。为什么冀宝斋会因为一篇网络文章而应声倒下?盖因《文物保护法》中“文物”与“古董”、“古玩”、“古物”之间存在着模糊地带。姚先生能做到将《文物保护法》结合宪法作精辟的论述与讲解,但多数收藏爱好者就不见得有这样的辨析能力,一旦遇到实际事件就茫然无助了。所以,越模糊的法律条文越利于权利寻租。

  莫把博物馆看得那么神圣,高不可攀。想当初改革开放初期,“公司”二字也被看得高不可攀。国家规定成立私人公司的注册资金需要50万元,那时国内民间有几人能拿出50万元人民币的,各地政府为了吸引投资增加税收,于是联合当地银行代为注资,只要多缴数千元人民币就能办下公司的营业执照。而今已全面放开,无需注册资金就能成立公司。

  “博物馆”与“公司”一样,需要的是我们头脑中观念的更新。博物馆里可以有文物,也可以有古物。英国的大维德基金会,只收藏了区区1671件中国古陶瓷,全世界无人敢小觑这家博物馆,一对元青花龙纹象耳瓶被公认为元代青花瓷研究的标准器,也被英国广播公司和大英博物馆联合评选为代表世界历史的100件物品之一。显然,到目前为止,这对元青花龙纹象耳瓶是世界上最为珍贵的瓷器。

  但愿新的《文物保护法》出台后,从此,中国人的标准器仍在中国,中国人的历史不再由外国人来书写了。

  故而本人以为国家完全可以象公司一样放手让民间的力量自行发展民营博物馆,国家的文博单位要做的是依据切实可行的《文物保护法》的条例对民营博物馆加以必要的管控。

  下面提出一个不成熟的思路供大家参考。

  我国现行的文物评定分为三级九等。即一、二、三级,每个级别又分为甲、乙、丙等,共有九个等级。此一等级制已经使用了半个多世纪,面对民间数不胜数的历朝历代珍美古物,此一等级制似乎也该与时俱进了罢,有必要在保持原有的等级制的前提下新增等级制。故而笔者建议在一级之上再新增特级,特级中也分“特甲”、“特乙”、“特丙”三等,共十二个等级。

  于是,管控散落在民间(包括民营博物馆)中的珍稀文物就迎刃而解了。民藏中的珍稀古物一旦被评定为国家的特级或一级文物,即被登记在册,只能在国内交易,国家拥有优先收购权,严禁外流。民间转手后,旧主需到有关部门注销,新主则需去当地主管部门重新注册备案。(请参阅拙文《“文物”就是“古董”吗?》)

  只有被国家权威部门认定,并登记注册后的民间古物才有资格被称之为“文物”。

  再次呼吁:给“文物”正确定义是修改《文物保护法》的前提。

所属类别: 葛世雄专栏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