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海量藏品

网址:www.chinagbwang.com
网站邮箱:
wbh@chinagbwang.com

公益捐赠
文宝推荐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文库专栏藏家专栏陈辉专栏 > 文物管理一定要融到“文化强国”的大局
公益捐赠

文物管理一定要融到“文化强国”的大局

作者:陈辉日期:2017年1月10日 15:50

  昨天的文章一个跟帖,让我有点欲哭无泪的感觉,看来真正的爱国志士,还在我们的民藏之中,有了这些志士,我们的收藏一定会重见天日。

  “葬物于地下三尺兮,望我祖先;祖先不可见兮,永不能忘。 葬物于地下三尺兮,望我中央;中央不可见兮,只有痛哭。天苍苍,野茫茫,物出土,国有殇!”

  写着写着,快把我这个远离了政治二十多年的边缘者,都有了斗志,为了我们祖先的荣耀,一定不能把这些国家的“宝物”葬送在我们这一代手中。

  这些天来,我总在被文化立国、文化强国的信念鼓舞着,另外又被藏家反馈的意见包围着,藏家们总在担心一件事,国家文物局总在发出这样的信息,要收缴民间的违法收藏。一方面全部“否定”,一方面全部“收缴”,就成了我们中国文物管理的独有的大特色。

  “出土、出水”的古代艺术品是文物吗?按照《文物保护法》的定义,被“认定”了就是文物!“不被认定”就不是文物!被“谁”认定,当然是指国家的鉴定机构了。

  我们民间的收藏有几个被国家的鉴定机构“认定”了,基本全无。就是捐给国家,没有一个机构给予鉴定,那么民间的收藏都不是“文物”,就不受《文物保护法》的约束了,这是我们文物保护的一个巨大的漏洞。

  国家层面要尽快想办法堵住这个漏洞。让民间的收藏都有一个尺度,哪些是可以收藏,哪些可以进行交易,哪些必须上缴国家,不要总做事后诸葛亮,亡羊补牢,为时未晚。

  文物是文化的一部分,而且是重要的文化软实力的一部分,文物管理一定要服从文化软实力的大局。

  正如一位学者所言:“人类文明史上,可能再没有哪个国家像近代的中国一样,经历如此巨大的心灵冲击与精神变革;也再没有哪个民族像中华民族一样,在不断的挫折和磨砺中,锻造属于自己的价值理念与精神图景。”

  习近平为首的领导核心为什么一而再、再而三提到文化软实力的问题,在他的治国理政思想体系中,有关提高国家文化软实力的战略思考是一个重要组成部分。

  他非常明确地阐释文化的价值与力量,异常坚定地推动文化的创新与进步,直白晓畅地表达对于文化的信心与信仰。习近平主持中央工作伊始,中国正面临着国际国内一系列新的矛盾、新的问题、新的挑战。在内政外交国防、治党治国治军任务艰巨、繁重的情况下,习近平依然非常重视文化软实力。

  从2013年末开始,第12、13、18次中央政治局集体学习都涉及文化软实力问题,习近平本人也在多种场合论及提高国家文化软实力的重要意义与策略,形成了文化软实力战略发展的大思路。

  “体现一个国家综合实力最核心的、最高层的,还是文化软实力,这事关一个民族精气神的凝聚”。他特别指出:提高国家文化软实力,关系“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和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的实现。一个国家的文化软实力与其道路命运休戚相关。一个国家如果硬实力不行,可能一打就败;而如果软实力不行,可能不打自败。

  “软实力”概念的提出者、美国学者约瑟夫·奈认为,习近平强调要提升中国的软实力,这是一个“相当明智的战略”。“中国的军事和经济硬实力在增长,如果不强调发展软实力,一些邻国会因为担心中国崛起对他们构成威胁,进而结成平衡中国力量的联盟。

  如果中国在崛起的同时提高软实力,就能‘安抚’这些国家,‘软化’他们结盟的冲动。在过去十几年里,中国的软实力外交通常被称为‘中国的魅力攻势’。

  真是“智者见智,仁者见仁”,中国文物是世界文明的最重要的文化遗存,能够诉说世界文明发展最全面的物证,中国的文物也是最耀眼的一颗明珠,我们的文物的管理也就责任巨大。

  放到二十年前,也许没有这些矛盾,那时民藏还是小众,如今成为一个巨人,文物管理就需要一个大智慧了。

  就像国家文物局顾问、中国文物学会名誉会长谢辰生说过:“鉴于目前难以辨别民间持有‘文物私生子’的收藏者是否直接参与犯罪,在问题没有搞清楚之前究竟怎么办,需要慎重考虑。总之,要有灵活性,但这是坚持原则性之下的灵活性,原则性是绝对不能放弃的。”

  国家文物局的专家说了,“文物私生子”按法理当属“赃物”,如果允许其公开交易,就等于承认收藏国有文物合法,如此,相当于支持和鼓励“三盗”行为。“绝对不能开‘允许交易’的口子,罪就是罪,过就是过。”

  中国的收藏家竟然要面对这样的压力,是世界独有,我们中国人习惯了这种两面三刀的乱作为,似乎所有的问题都有这种片面的管理,我们的文物管理需要务实,而不是一个赵括纸上谈兵,大有将全世界的文物尽收囊中的意淫。

  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文物研究所博士彭蕾在其《文物返还法制考》一书中说,对于流失到海外的文物,国家或企业主要通过购买或竞拍等市场手段回购,但是代价高昂,若用钱买回来等于变非法为合法,会间接助长非法转移文物;

  若通过国际公约组织按照法律程序追索,又会因国际公约自身的缺陷,如加入公约前的流失文物不能依法解决、约束力仅限于缔约国、善意持有补偿制度规定模糊等,导致公约效力不足,追索文物变得阻力重重。

  文物管理要务实,目前民间收藏被疯狂打假,愚昧打假,都是利益唆使。要看清他们打假的目的,如果管理者们能够放下身段,走向真实的民间,才能领略中华文化的博大精深,才能让人耳聪目明,才能让文物保护落在实处。

  原来就是世界的宝物,到了我们这一代,我们不思进取的管理疏忽,未能得到合法的身份,而成为流浪在外的弃儿。我们如果给予他应有的身份,就可以成为令人羡慕的财富。

  今天的民藏已经成为历史的巨人了,不管认可也要,否认也罢,已经扬帆起航,整装待发,为了国家利益、为了民族利益不惜一战。苦寒艰辛十数载,一举扬名天下知。

  今天我们重新树立中华文明的伟大精神,就要治一治文化上的崇洋媚外,文物保护的弱不禁风的疾病。也要从历经千难万苦的发展中找到民族强大的力量;更要从这些文化的遗存中找到民族的自信;在这快速发展的新经济时代,让中华文化的民族之魂,用长征的精神力量,护佑我们继续向前,永不停步。

所属类别: 陈辉专栏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