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海量藏品

网址:www.chinagbwang.com
网站邮箱:
wbh@chinagbwang.com

公益捐赠
文宝推荐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学术研究学术研究 > 南宋官窑——纯汉文明的绝唱
公益捐赠

南宋官窑——纯汉文明的绝唱

作者:草 佳日期:2017年1月3日 14:40

  公元前221年,秦始皇统一了中国,宰相李斯将原来的大篆籀文进行简化,首创小篆,同时废除其余列国的文字,中国从此开始了“书同文”的文明进程。到了西汉末年小篆被隶书取代,至此,真正意义上的“汉字”诞生了,同时确立了以汉民族为代表的中国传统文化的文明进程。

  中华文明的社会政治经济发展轨迹,以及包含其中的哲学理念、审美意向,从夏商一直到汉、到宋朝都是一脉相承的。汉代以前的玉与青铜文化,是象征着统治阶层皇族的最高权力和身份地位,也是历朝历代最高的审美趋向,那些遗传下来的精美玉器和青铜器是中华先民——即纯粹汉民族文化开创的伟大艺术与智慧的结晶。

  到了宋代,统治阶层重文轻武的政治取向,使整个宋朝特别注重汉民族中优秀历史文化的传承,学术思想与文化艺术等各领域取得了空前的繁荣与发展。宋官窑的诞生,是宋王朝(首创是后周柴窑,另著文阐述)用瓷器取代资源极其稀有难得,而且必须动用极大的人力物力来进行加工制造的玉器和青铜器,这也是一种社会的进步历程。宋官窑简约洗练的造型,沉稳含蓄的釉色,无不是玉器和青铜器的遗韵,其审美情趣是一脉相承的,追慕着夏商以来的玉魂和青铜魄,代表当时皇室的审美情趣,也代表当时最高的艺术造诣。

  说到这里,就不能不先说说宋代的汝窑。

  南宋人叶寘的《垣斋笔衡》中记载:“本朝以定州白瓷有芒,不堪用,遂命汝州造青瓷器,故河北唐、邓、耀州悉有之,汝窑为魁。”这段文字明明白白叙述着一个事实:原来供应朝庭用的定瓷因为碗边有“芒口”,使用不便,于是命人去民间另选替代用品。结果发现河北唐、邓、耀州各州民窑烧造的青瓷中,汝州烧造的青瓷最好——“汝窑为魁”,于是汝州的民窑接受替朝廷烧造实用器的任务。

  这段记载说的是地方上的民窑中汝窑烧得最好,竟然被后人误理解为“宋代五大名窑中汝窑为首”。我不知道这是从哪个朝代、哪位人士开始推崇宋瓷中的“汝窑为魁”,并在整个陶瓷史里把汝瓷推崇到了至高无上的地位而谬传至今。

  我无意贬低汝瓷。可以想见的是,由于汝窑得到了朝廷的重用与资助,在今后的发展中,与其它州的同类青瓷产品间的品质优劣差异更明显了。品种从纯粹实用器进一步发展到陈列器、观赏器等百花齐放,而且创造出了新品种。

  南宋周辉的《清波杂志》中记载:“汝窑宫中禁烧,内有玛瑙末为油(釉),唯供御拣退方许出卖,近尤难得”。这段记载使我们知道:当时(北宋)民间汝窑这类瓷器,皇帝是禁止在官窑里烧制的。不过汝窑中玛瑙入釉的创新产品朝廷也非常喜欢,于是规定,必须由朝廷派来的人挑剩下才许对外销售。由于产量稀少,所以到了南宋时期就很难得到了。

  见下图北宋汝冰瓷双耳炉:

  

 

 

  玛瑙入釉是汝瓷的釉料中加入了玛瑙、石英等矿物原料烧制而成。釉面呈极为独特的冰裂状纹饰。这就是与柴瓷一样,在历史上只闻其名,不见其形的冰瓷!

  需要进一步澄清的是,南北两宋时期的人们都很喜欢当时汝窑的创新产品——釉水中加入了玛瑙等成分的冰瓷,切莫误认为所有的汝瓷都是“近尤难得”,更没有将汝瓷推崇为各种瓷器中“汝窑为魁”。

  汝窑的创新发展反过来却推动了官窑的发展。“玛瑙入釉”是汝窑首创,不是官窑,胜过官窑,于是官窑汲取其精华,取来我用,在官窑中直接烧造有汝瓷玛瑙入釉特征的新品种。见下图北宋官窑冰瓷钵(来源:元明居士的博客):

  

 

 

  此冰瓷底款有“汴京官窑”字样,证明此物是设置在北宋都城汴京官窑中烧造的有汝瓷特征的官窑新品种。

  以上两件瓷器的釉面、色泽、冰裂纹几近相同。其不同处有两点。以上面两件瓷器举例说明:

  其一、冰瓷钵圈足露胎工艺,冰瓷炉满釉支钉工艺;

  其二、冰瓷钵底款有“汴京官窑”字样,冰瓷炉没有底款。

  由此我们可以得出结论:冰瓷钵圈足露胎是宋代官窑的烧造工艺。“汴京官窑”之底款更是冰瓷钵是官窑的铁证。正确的名称是“北宋官窑冰瓷钵”。是北宋官窑将民间汝窑中的精品取来我用的经典之作。

  冰瓷双耳炉底足满釉支钉工艺,是汝窑的典型烧制工艺,又无底款。所以定性为“北宋汝冰瓷双耳炉”是恰如其分的。是北宋民间汝窑中的顶级藏品。

  目前民间收藏者中有“官汝窑”、“汝官窑”之说,并为之争论不休。我的理解:“官汝窑”就是官窑中烧造的具有汝瓷特征的瓷器,它的认证条件就是上述两条:1、官窑的圈足露胎工艺;2、有各种底款:“大宋官窑”、“汴京官窑”、“奉华”等字的底款。此外,笔者还发现底款有“蔡”字款的冰瓷。如前所述,如果圈足也是官窑的露胎烧制工艺,应该认定是权相蔡京在官窑中烧造的私物;如果底足满釉支钉工艺,也有“蔡”字款,则是汝州民窑接受蔡京定制的汝瓷。前者是官窑瓷,后者是民窑瓷。读者不可不辩。

  现在,我们可以给“官汝窑”作出结论:汝窑的优秀工艺被官窑吸收利用,烧制成新的官用瓷器,事实上已经脱胎换骨,没有必要在命名中再出现“汝”字了。“官汝窑”的正确称谓应定为“北宋官窑冰瓷”。

  目前藏界还有一个称谓,即“汝官窑”。从字面理解应该是:汝州民窑中烧造具有官窑特征的瓷器。

  其实,这是一个比较混乱的概念。如前所述,官窑将民间汝窑创新的工艺拿来我用,烧制出官窑冰瓷,那么,所谓“汝官窑”,即官窑的制作工艺特征会出现在民间汝窑的烧制过程中吗?

  我们知道,北宋官窑的显著特征是:一、“紫口铁足”;二、釉面大开片;三、圈底足露胎垫烧工艺。这种象征着皇室特权的烧制工艺,民间绝无人敢冒杀头风险仿制的。也就是说,民间汝窑中不可能烧制有上述官窑特征的瓷器,即使烧制了也无人敢购买的。至于汝州窑烧造的青瓷(即汝瓷)“唯宫中拣退方许出卖(宋《清波杂志》)”,其性质是官搭民烧,并没有改变其民窑的属性。所以,藏界平添一个“汝官窑”的称谓没有意义。

  官窑到了南宋,北宋时期的汝瓷工艺也随之南移。在修内司和郊坛下这两个官窑窑场里,取用了当地优质的紫金土,又揉进了南方已相当成熟的越窑和龙泉窑的制瓷工艺,更有了南方工匠细腻的思维方式和精巧的技艺,将劳动人民的聪明才智和各种窑口优秀的制瓷技术统统拿来为皇室所用,致使官窑臻于完美的境界。藏家所谓的“官哥不分”、“官汝不分”之谓,实是官窑已入化境,将民窑中汝窑、龙泉窑之精华取来我用融为一体。下面请欣赏几件南宋官窑作品:

  

 

  

 

  

南宋官窑螭龙耳鹅颈瓶

 

  此南宋官窑螭龙耳鹅颈瓶的双螭龙耳装饰,来源于商、周、秦、汉历朝玉器和青铜器上的螭龙纹饰,浓绿而又沉稳的釉色,是吸收了龙泉窑的上釉工艺。成器内敛沉稳,端庄典雅至极。古人高超的技艺和审美情趣令人由衷地为之折服。

  

南宋汝瓷粉青釉匜

 

  匜是舀水的器具,器形源于青铜匜。此粉青釉色淡雅隽秀之极,釉面肥润滑爽,手感极佳。依稀可见北宋汝瓷青釉的特征而又远远全面超越之。如此釉色在南宋官窑中也不多见。后世更无再现,犹如昙花一现。

  

南宋官窑月白釉温碗

 

  温碗状如莲瓣,取“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之意,喻高洁。这是一。其二,佛教传到我国,唐宋两朝特别兴盛,莲花在佛教中有特殊的含义,象征着修为有成,在莲中化生极乐世界。所以温碗也就是在唐宋两朝特别盛行,后世不多见。此月白釉温碗釉面特别肥厚,从碗上凹进去的缩釉点处可明显看出釉面有多肥厚,这是南宋官窑施釉工艺的显著特征。这种月白釉色也是南宋首创,而后也成绝响。

  

南宋官窑双耳炉

 

  此双耳炉器形源于青铜簋之变体。上釉的工艺融合了龙泉窑的特征。

  南宋官窑在华夏民族数千年传统文化的熏染下,带着汉民族典型的审美取向,终于攀登上了后人难以企及的巅峰。

  百余年后,元军南下灭宋,宋皇室一路南逃,最后在广东崖山一战彻底溃败。末代小皇帝赵昺随宰相陆秀夫跳海自尽,赵宋皇室成员八百余人亦追随皇帝跳海自尽。更有十余万——也有说二十余万军民投海自尽以身殉国。

  汉民族中如文天祥、陆秀夫等仁人志士精英们皆跟随南宋小皇帝赵昺去矣。故史称“崖山之后无中国”。

  “崖山之后无中国”。言下之意是汉民族的精英都死光了,没有了精忠报国、为民请命的忠义之士,没有了富贵不能淫,威武不能屈的高洁之士。

  汉民族的精英都以身殉国了,自然也就没有了优秀的文化传承。反映在制瓷业上也不可避免的失去了数千年的文化传承。所以从流传下来的元代瓷器来看,官窑、民窑都是实用器,器形粗犷雄浑,融入了草原民族和阿拉伯民族的风格特征。明代汉人再掌国柄,永宣两朝汉风渐浓,成化之巅后世仰视。满清入主中原,雍正才艺佛理诸帝难及,惜如昙花不能久长。

  呜呼,大汉民族。吾今睹物长慨叹:

  中华文明一脉承,夏商周魂秦汉魄。

  抚瓶我哭绝宋祚,崖山之后无中国!

所属类别: 学术研究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