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海量藏品

网址:www.chinagbwang.com
网站邮箱:
wbh@chinagbwang.com

公益捐赠
文宝推荐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文库专栏藏家专栏陈辉专栏 > 不作为,让我们的国宝命如草芥
公益捐赠

不作为,让我们的国宝命如草芥

作者:陈辉日期:2017年1月10日 15:23

  关于柴窑、关于汝窑、关于中国古代陶瓷我们认识有多深,虽然描述古代陶瓷的各类书籍层出不穷,但是都有一个共病,就是论点相似,实物片面,结论武断。

  放到三十年前,大家的认知都是围绕着这几个国家级的博物馆的馆藏最为参照物,思想上形成了一个共识,古代的艺术品就是这个样子,放之四海而皆准。

  放到今天我们为什么反而开始模糊了,因为开放,我们可以在海外看到更多的艺术精品,让我们改变的一个观点,好多的真、精、稀的宝贝都让别人抢去了,好东西都在国外。

  其实更好的、更古老的宝贝还在国内,一百多年的被侵略,拿走的大多是明清两代的宝物,估计能有几百万件之多,但都是远比两岸故宫还要精美的宝物。那是历史的悲伤,我们也只能发愤一下,但是我们看到了他们的真容了,虽然还在国外当成了“宝”,也比在国内当“草”好,典型的汉奸言论,非典型就是存下了。

  据报道改革开放以后的流失的文物远远高于战争年代的流失,多达一千多万件,可是一个惊人的数字,而且都是更加古老的艺术品,这就说明一个非常现实的问题,地下的文物远比地上的文物更加丰富。民间的收藏远比馆藏的更丰富,相信吗?

  我们许多藏家,包括许多专业人员都是以馆藏作为参照物进行自己的收藏体验,这没有不对,恰是这些馆藏成为了造假、制假、贩假的集团的参照目标,所以出现和馆藏大体一致的藏品,反而要更加小心,更要防止踩到地雷。

  明清离我们并不远,历史的真情,都让我们已经手忙脚乱。元代的青花我们还要看人脸色,不用谈更历史一点的瓷器了。

  谈到柴窑,呼啦我们出来这些多,多到让人怀疑,到底有多少?没调查,但是看到了几千件是有,中国拥有几十万件才正常,没有才不正常。

  馆藏一件整器都没有,为什么民间有。这就对了!没有流传有序的柴窑,民间才有可能持有,如果有流传有序了,早就到了西方列强手中了。这是我们的真理,中国大地自然的资源快枯竭了,只有人力创造的文物资源永远取之不尽、用之不竭。屁股决定脑子永远想不明白,只有智慧才能懂得这个道理。

  柴窑的菩萨,是世界之宝,哪个馆藏会有,如果不是大兴土木,它也许永远安静等待我们的一窥真容,如今要等待震惊世界的那一刻。

  我们后人对历史的记载大多并不全面,偶有皇家御用的记载,也随着历史的变迁而成为秘密,特别北宋的靖康之耻,连皇帝都被虏走,皇家的艺术品都上那里了?只能进入地下,地上片甲不留非常正常,我们非要乾隆皇帝也去开发房地产,也许他就有了大量北宋几大名窑的收藏,只可惜了,没有大兴土木,他也就无缘相识这些顶级的宋瓷了,一点都不奇怪,他这么喜欢,也得不到,不是能力问题,是历史问题。

  我们为什么有,还要感谢那些不识珍宝的愚夫们,都想日本人那点心思,好东西早就拿走了。今天随着这些文物的大量面世,我们的知识一定要进行大的修改,甚至是颠覆性的修改,能够接受这些新实物吗?看起来容易,执行起来其实很难,当不断有新的艺术品出现,我们依然没有权威的机构做任何调查,造成了今天的文物大量流失。

  感谢群友大胆的支持,看看这些描金的宋瓷,我们还要归到景德镇的仿品之列吗?藏友一再告知我们是国家文物保护的功臣,时刻等待为了国家利益而奉献。现在还是戴上口罩好,不说话好,谁叫我们的雾霾这么大。

  再看看日本人怎么对待一件疑似的柴窑。

  一件有着天空般青色的青百合花瓶,在日本武雄市阳光美术馆展出,它被怀疑很可能是中国已经失传千年的官窑“柴窑”。而这次展览也是其首次公开。“柴窑”被视为中国“诸窑之冠”。

  青百合花瓶目前归“在日中国历史文物保护协会”所有,该协会会长对中如云12年前开始对其展开研究。对中说,把酒注入到花瓶中部再倒酒,花瓶会发出“康——康——”声,这让他很吃惊。对中说,他后来研究发现,这与中国历史文献中对柴窑的描述———“青如天、明如镜、薄如纸、声如磬”相吻合。

  至于此“宝瓶”如何流入日本,美术馆馆长关口胜利称,根据记载,大约600年前,中国明朝皇帝将这件花瓶赠给日本幕府将军足利义满,后由日本著名的古笔家族世代相传。主办方透露,日方计划在国内外巡展此“宝瓶”。

  一个日本的柴窑天青色犹如国宝般的视如至宝,由于他们的积极的研究,恨不得几十辈祖宗的历史都要掏出来,这就是探索精神,也许他们的历史发展很平稳,2600年皇室都是一家的传承,历史的记载也许清晰明了。

  我们的整个历史,就是一部战争史、斗争史,不是外部的侵略,就是内部的造反,充满了尔虞我诈。所以,我们的思维比任何种族都充满了活力,我相信脑细胞也比别人多,花花肠子也比别人长,已经证明了,属实。

  要不然我们能够搞出这么神奇的艺术品来,看到了艺术品,那些吃肉的人直竖大拇指,中国人太神奇了,太智慧了。任何尖端的东西也难不倒中国人,这不是软实力发挥作用力了。

  所以说,我们不缺真东西,同样也不缺仿品,我们缺少真正爱惜国宝的,放弃私念,潜心学习,走出肤浅的灯红酒绿,而放眼世界的文物管理者。我们有着太多的认不了国宝,就一棍子打死的不明真相的人。

  看来普及文物知识远比一个普及文物保护法更迫切。我们如果连文物都分不清,如何谈文物保护。我们需要太多的复合型人才来参与文物的鉴赏和鉴定,连医生都认为全科医生最重要,文物的医生更需要掌握全面的知识,片面、无知和固执的文物管理,才是文物保护的大敌。

所属类别: 陈辉专栏

该资讯的关键词为: